违法众筹成非法集资重灾区

2016年05月16日08:08  来源:北京商报
 

在“互联网+”的东风下,众筹通过大众筹资,帮助不少创业型企业解决了资金需求,一时间风生水起。但由于没有明确定义和法律约束,不少机构将众筹产品包装后披上“违法”的外衣,甚至走在了“非法集资”、“诈骗传销”的边缘。虽然监管层多次表态,众筹成为非法集资的重灾区,并查处一些违法筹资手段,但依旧禁而不止。

国宏众筹“因为所以”项目存疑

随着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进行,众筹行业也面临着整顿。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不少众筹平台并不可靠。日前,北京商报记者从一位投资者处获得了一份名为国宏众筹“因为所以”的入会协议,协议有甲乙丙三方,合同显示乙方为国宏金桥因为所以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因为所以餐饮”),丙方为众筹召集人,协议中的条款显示一次性购买4.5万元整数倍消费卡,即可成为“因为所以”众筹项目的集团会员。

同时,在收益方面,协议显示甲方以申报金额占全国所有会员购卡金额的比例,与全国会员共同获赠因为所以餐饮每年55%的纯利;同时还可以享有注册积分和拓腾基金投资的中科泰能未来权益;因为所以餐饮的企业投资资金的注册积分、增长积分与国宏金桥基金的分红积分享有同等的分红比例,甚至还可以享受因为所以餐饮的上市收益分配。

北京商报记者多方咨询律师及业内人士都认为,单从合同来看,就有诸多不合规的地方,一位众筹行业业内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这份合同的信息显示,从协议本身来说,这份协议的说明不清晰,权利无法保障,如企业积分、拓腾基金投资收益的概念不清晰,收益权的计算方式、企业倒闭后的债券转换的条款不明确等;同时,协议本身存在较大的风险,包括后续的消费能否得到保障,收益权能否得到实现,需要考量权利的保障措施。如收益权是针对企业利润及企业资本金的收益进行分配,但是作为一个会员参与到企业财务情况的监督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存在着极大的道德风险。“从本质上来说,这个协议并不是所谓的众筹,而是一个会员充值协议,只不过在权益上做了一些创新,包括附赠的可增长的收益权、转化为债权的权利。”该人士补充道。

值得注意的是,在合同中出现了因为所以餐饮、拓腾基金、国宏金桥基金等公司名称。在调查过程中,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显示,因为所以餐饮的法人股东为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财星”)。巧合的是,国宏众筹官网显示,其全名为北京国宏金桥财星创业投资中心,是一家有限合伙企业,而其合伙人同样有东方财星。如此看来,国宏众筹在为其法人股东控股的因为所以餐饮募集资金。“为存在关联关系的公司筹集资金,不免陷入自融嫌疑。”前述业内人士直言。

国宏众筹的官网自称,中国惟一具备社会公信力消费即返本分红奖励众筹。

成非法集资重灾区

在该项目的另一份宣传文件中,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国宏众筹表示该产品保本,退出机制中包括IPO(原始股权,可获得10-100倍的收益),并购和回购(可获得预期6倍以上的收益)以及清算(保本)。值得一提的是,通过搜索引擎输入国宏众筹,却有一些“国宏众筹非法集资、涉嫌传销、原始股”等字眼。

北京商报记者查阅相关资料注意到,此前一些通过出售原始股涉嫌违法案件中,其众筹方式多以众筹会员卡的形式。证监会曾表示,要严厉打击以原始股、股权众筹为名进行的非法集资活动。现行证券法对公开发行证券有明确规定。该法第十条明确:公开发行证券,必须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条件,报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或其授权的部门核准,未经核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公开发行证券。而且对于非公开发行证券,明确规定不得采用广告、公开劝诱和变相公开方式。

其实,合同不规范、退出机制不清晰、项目失败、违法违规,甚至陷入非法集资、传销的黑洞,在众筹行业都有发生。在经历了两年的快速发展之后,其累积和掩埋的风险也在不断暴露,监管缺失、商业模式不清晰、从业者人员水平参差不齐等风险因子都成为众筹行业发展的拦路石,与P2P行业一样,众筹行业也成为非法集资的重灾区。

在昨日举行的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活动上,北京经侦的相应风险提示指出,在商品众筹、股权众筹方面缺乏法律规范,决策权、信息权不对称;发起者在集齐资金后执行力差,网站无法约束发起者的行为;由于众筹网站的收入是靠成功募资的项目,导致投资门槛降低,从而在维权举证时困难。

发展于2011年的众筹行业,2014年得到突破,在2015年获得迅猛发展,但风险集中爆发也在近两年。网贷之家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倒闭众筹平台数就超过了去年全年,达43家。投壶网CEO赵妍昱表示,监管的缺失,使得在行业发展早期,从业者凭借创业激情一哄而上,而随着监管的一步步收紧,有些平台因经营不善,难以自立。对于众筹行业出现的违法乱象以及倒闭现象,网贷315首席信息官李子川也表示,由于监管上缺乏约束,平台主动性的欺诈违约操作成本低。

从商业模式上来讲,众筹行业面临着决策权、信息权等不对称的问题。在赵妍昱看来,有些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平台,通过帮助项目方融资收取中介费,这样的收费模式使得平台与项目方的利益高度一致,容易导致平台有过度包装项目的冲动。

草根众筹平台很难存活

对于风险事件的集中爆发,不少业内人士也在呼吁监管早日到来。一位众筹行业资深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虽然目前众筹行业创新不足,但市场总会找到合适的模式,创新不会停止。而且监管的介入是好事,让行业提前进入合规,减少消费者被骗事件的发生,政府应该不会介入太多,否则将抑制创新。

目前众筹行业处于洗牌阶段。赵妍昱表示,众筹平台倒闭加速其实在意料之中,预计这个情况在明年会更严重。因为很多平台的项目在明后年都会进入一个项目退出的阶段,而前期因为追求流量而上线的质量不佳项目,可能面临着难以退出的问题。

经过前期的发展,众筹的市场得到了初步教育,一些巨头的加入使得行业竞争更加激烈,因此目前众筹行业处于洗牌阶段,许多不适应或者不具备相应能力的平台会逐渐淘汰,这对行业会有阶段性的影响,但是从长远看,行业出现洗牌是正常现象。更有分析人士预测,未来众筹市场仍是寡头天下,草根平台很难存活。

根据零壹财经发布的《中国互联网众筹年度报告(2015)》,产品众筹累计筹款额超过30亿元,京东和淘宝双寡头合计占到70%-80%的市场份额。股权众筹年度规模在50亿-55亿元之间,约为去年的4-5倍,京东、36氪、阿里等机构加紧布局、跑马圈地。

赵妍昱表示,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是对于传统PE/VC商业模式的改进,需要平台累积大量的机构、投资人以及项目资源,并实现各方资源的优化匹配,而一般不具备行业基础的平台很难实现这一过程。

京北众筹总裁、上海交通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所所长罗明雄表示,股权众筹和P2P网贷最大的区别是,股权众筹几乎没有给草根平台任何长大的机会。P2P网贷绝大部分保本保收益,并且拥有较强的流动性,同时基本没有投资金额门槛,几十几百元即可参与投资。同时P2P网贷因为从事的是债权业务,资产端的地域性非常明显,无论哪个省的平台都可能拥有当地的优质资产,因此大部分省份都可以杀出规模性P2P网贷平台。而众筹,尤其是股权众筹投资门槛高,无保本收益,并且流动性相对较弱,没有较强资金实力,尤其是专业投资能力较弱的草根平台基本没有机会。

“在未来的股权众筹平台领域除了少数一线平台外,还应该有一批垂直的专业性平台会有独特的生存之道。至于能进入一线阵营的,除了BAT、京东、平安等巨头外,应该不会超过3家”, 罗明雄判断。

北京商报金融调查小组

(责编:李栋、李海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