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首富家族的中国生意

曾令俊

2016年05月20日08:03  来源:时代周报
 
原标题:澳大利亚首富家族的中国生意

[摘要] 跟着澳大利亚访问团,Peter Edwards(彼得·爱德华兹)也来到了中国。爱德华兹虽然自1998年就开始踏足中国国土,其间来往无数次,或许这次来华的意义远甚于过往。

跟着澳大利亚访问团,Peter Edwards(彼得·爱德华兹)也来到了中国。爱德华兹虽然自1998年就开始踏足中国国土,其间来往无数次,或许这次来华的意义远甚于过往。

他是家族集团、绿色食品巨头维克多·斯摩根家族集团(The Victor Smorgon Group,以下简称“VSG”)的执行董事。斯摩根家族可谓澳大利亚最富传奇色彩的家族,连续七年蝉联澳大利亚首富家族榜榜首。“这次来中国主要是为了一个叫做VSG学院的新项目,进一步开拓中国市场。”4月12日下午,在广州,彼得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的专访。

在一个小时的专访时间里,彼得多次谈到对中国市场的青睐:“中国是任何一个澳大利亚企业家梦寐以求的市场,愿意和中国的企业家坐下来谈两个小时。VSG在企业兼并收购、投资咨询等方面也都有着丰富的经验,期待和更多优秀的中国企业展开更高层面的深入合作。”

事实上,VSG对中国市场“觊觎”已久。去年9月28日,VSG中国代表处在广东中山揭牌,并选择中山作为开拓中国市场的总部。加之去年中澳自由贸易协定历经十年谈判终于正式签署,这个庞大家族在中国的商业版图也正徐徐展开。“VSG在中国的发展将更集中在水果蔬菜等农产品(行情000061,买入)领域。”彼得说道。

此次专访正值“澳大利亚周·中国2016”期间,这也是澳大利亚第二次在中国进行如此大规模的商贸活动。这次千人代表团多是中小企业主,主要行业包括农业、医疗、科技、教育、旅游等行业;代表团到访城市包括上海、北京、香港、成都、杭州、沈阳、深圳和广州等,超过百场活动。

VSG的生意经

VSG在澳大利亚可谓是传奇般的存在。

作为澳洲最大的犹太家族,斯摩根家族一直在全世界范围内久负盛名。斯摩根家族企业仅仅诞生于一间肉店,在维克多·斯摩根接手家族生意后开始涉及罐头出口、造纸、塑料、金属回收等领域。

后来集团进军钢铁产业,维克多·斯摩根集团也由当初的小小一间肉店一举壮大成为工业巨头,广泛涉足地产投资、再生资源、生物燃料、农业科技、海洋渔业、时尚零售、资产管理等诸多领域。

该家族也一直在澳大利亚富豪榜上排名领先。据澳洲权威商业期刊《商业评论周刊》最新公布的 2015 年度澳洲富豪家族排行榜,Smorgon 家族以 27.4 亿澳元的财富总额再此蝉联榜首。

数字或许更为直观。VSG在南澳大利亚州投资的南方蓝鳍金枪鱼项目,是澳洲第二大的吞拿鱼公司。VSG还斥资1.5亿澳元在南澳建成南半球最大的高科技玻璃温室,占地27公顷,年产10万吨有机蔬果,仅番茄品种就占据了澳洲市场40%的份额。

而目前,VSG也把目标投向了广阔的中国市场。“中国是任何一个澳大利亚企业家梦寐以求的市场。”彼得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很多澳大利亚银行已经在中国开了分行,投资基金方面也有开设针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成长基金。未来还有更多澳大利亚企业进入中国市场,比如说养老、医疗保健行业,其实在澳大利亚已经有很多成熟上规模的企业提供类似服务。

事实上,对于中国市场,VSG集团并不陌生。在Smorgon钢铁的鼎盛时期就曾经参与在中国投资设厂。“2000年,当时的管理层希望收购一家拥有进口废旧钢铁牌照的广州公司,不过这是当时的管理层决定的,家族不再涉足这类生意。目前VSG没有兴趣进入钢铁市场,更大兴趣是农产品市场。”彼得说道。

选择淡出钢铁行业后,VSG暂时退出了中国市场,但关注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尤其是随着近年来中国的国际影响力的持续提升、中国投资者的购买力不断增强以及中澳自贸协定经历十年的最终签署,Smorgon家族也已洞察到中国市场对澳洲高端农产品和健康食品的巨大消费需求和增长潜力。

去年9月28日,VSG中国代表处在中山揭牌,并选择中山作为开拓中国市场的总部。彼得表示,之所以这样选择是因为中山毗邻港澳、辐射珠三角,交通便利,投资环境极佳,有着很好的区位优势。另外,其合作伙伴也大都在中山,“VSG一个重要的家族生意理念就是通过伙伴关系发展商业模式”。

重点布局农产品

随着中国代表处的设立,VSG在中国的生意版图逐渐扩大。

此次来华,彼得主要是为了一个叫做VSG学院的新项目。VSG学院,就是为现有客户及其子女设立的一间非学术性的教育机构。Peter将充分整合身边的人脉与社交网络,广邀澳洲商界翘楚、金融家、行业精英等前来授课,讲述他们的工作奋斗历程,为VSG客户及其子女、乃至客户企业团队传播澳洲商业文化。

据统计,2015年进入澳洲的留学生数量为49.8155万人,比2014年上升10%,其中共有13.6万人来自中国,占国际招生总量的27%,呈现显著上涨趋势。然而,许多中国留学生都面临社交圈相对封闭,不能更好地融入当地社会,以及缺乏实践经验的普遍问题。

据彼得介绍,VSG学院只是“我家的生活在澳大利亚”的商业模式中的一环,就是说中国的消费者可以在中国享受到澳大利亚的各种产品。“我家的生活在澳大利亚”可以理解为社交平台,这个社交平台令中国消费者与VSG集团作多对一的沟通。“我家的生活在澳大利亚”未来希望变成B2C网络平台,提供精选澳大利亚农产品给中国,反过来也会筛选中国好的产品。

通过这个平台,VSG在中国的发展将更集中在水果蔬菜等农产品领域。而面对中国农产品市场已有成熟竞争者的现状,彼得表示,VSG的侧重点在于高附加值的农产品,并借此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是VSG拥有的独特的品种、技术和专利,而不是要和中国本土的企业在整个农业领域竞争。”

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首席研究科学家马克豪顿认为,中国国内种植有诸多限制,所以越来越放眼境外,寻找稳定开发农业的国家,尽管澳大利亚北部地区对中国来说有些严峻的挑战,澳大利亚仍是适宜之选。

彼得认为,中国市场对澳大利亚农产品的旺盛需求是推动澳大利亚农业发展和增加农业机会的重要因素。随着两国贸易的不断增加,澳中企业之间的合作将变得更加普遍。

由澳中商会发起、澳洲国民银行赞助的一份研究报告也显示,在过去5年中,澳洲出口到中国的农业产品和食品数量显著增加,中国成了澳洲该环节的最大市场,并且对澳洲高品质食品的需求仍在增长。

但困难也依然存在,个别项目刚落地的时候难免遭遇水土不服的情况。彼得告诉记者,以果汁为例,其糖分要求,由于中国各个地方口味存在差异,需要按地域进行调研、调整。

此外,中国在0-4℃的供应链管理上还存在“最后一公里”的决战。“生产、运输都顺利完成,产品通过了口岸,抵达区域性的仓库,只是最后一公里配送需要达到0-4℃的标准,目前物流配送还是存在一定问题,未来还具备发展空间。”彼得说道。

看来,VSG的中国生意依然面临一定的挑战。

(责编:薛白、李海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