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上市方案傳多個版本 專家稱A+H操作難度大

賈 麗

2018年03月05日08:12  來源:証券日報
 
原標題:小米上市方案傳多個版本 專家稱A+H操作難度大

小米還未正式對外公布上市計劃,但其上市方案已在業界流傳出多個版本。

近日有消息稱,小米或於下月在香港申請上市,最快會在6月份至7月份完成上市。而另有消息稱,小米的IPO最終也有可能會敲定A+H股兩地發行,擬募集資金或在100億美元。

對此,小米公司方面給出的回應仍是不予置評。

不過,業內人士認為:“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小米實現A+H上市的難度較大,其存在VIE架構、同股不同權等問題,同時財務指標也達不到A股上市的有關要求。不過,如若新股發行體制改革加快,小米上市也存在多種可能性。”

A+H是否具有可操作性?

據媒體報道,有消息人士稱小米IPO最終可能敲定A+H股兩地發行。此前,小米上市地點的選擇一直在美股和港股之間。但這一消息並未得到官方確認。

小米市場負責人魏來此前曾透露,小米採用的是VIE架構。業內人士認為,此類公司架構到了公開募股階段則與國內相關上市規則產生沖突。

所謂VIE結構,即可變利益實體,在國內被稱為“協議控制”。阿裡巴巴、百度都採用VIE架構上市。不過,VIE結構往往會成為高科技企業在A股上市的障礙。拆解這一結構的方式,需要將中間的層層環節打開,完全拆開重建代價太高。

不過,港交所逐步允許創新型公司採取“雙重股權”結構在港交所上市,或讓擁有VIE結構的小米有望順利登陸港交所。

值得注意的是,在小米被傳出可能在A+H股同時上市的消息后,小米產業鏈個股也在資本市場引來關注。其中普路通、共達電聲等上市公司漲停。而欣旺達、聞泰科技等多家公司表態與小米已建立密切合作關系,入局小米生態鏈。

為何選在此時上市?

此前,小米創始人雷軍曾對外表示:“我覺得我們會到業務比較舒服的時候再IPO。”今年,或許就是雷軍所說的“比較舒服的時候了。”

走出兩年的低谷期,小米重新走向正軌。去年11月份,雷軍宣布,小米手機銷量重回全球前五,提前兩個月完成千億元銷售目標,在印度市場取代三星居銷量排行榜第一名。隨后,雷軍在人事及業務上對小米進行了大幅調整,大力拓展線下,發展雲計算和AI等產業。

不過,此時中國智能終端市場已近飽和,手機市場的增長空間非常有限。同時,小米培育的新興業務難在短期內出現成效,消耗著大量的資金,這讓小米對資金的需求與日俱增。

一位接近小米人士表示:“從成立到現在,小米已經歷了多輪融資,但投資方是有需求的。上市可以把現有股東權益最大化,也可讓企業為下一步發展籌集大量資金。”

值得注意的是,自小米上市的消息傳出后,其估值就如同坐上了火箭,直線上升。

小米最近一次融資在2014年12月份,總融資額11億美元。彼時小米的估值為460億美元。

去年9月份,小米被傳可能會在港交所或紐交所上市,有分析機構稱其估值可達690億美元。然而僅半年時間,小米的估值已被業內機構提升到了2000億美元,是去年預估的3倍,4年前的4倍。

小米這一持續增長的高估值,也讓外界提出隱憂。產業經濟觀察家梁振鵬認為:“小米業績的高增長未必能夠持續,從而支撐其高估值。”

雖然雷軍此前曾宣布,2018年小米手機出貨量將達到1億台。但根據咨詢公司Gartner公布的數據現實,2017年中國智能手機市場整體出貨量達4.15億台,同比下滑8%。2018年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將繼續下滑5%,出貨量降至3.94億台。

業界普遍認為,今年智能手機市場仍將延續去年銷量下滑的態勢,原因是整個行業找不到明顯的增長點。在這一環境下,手機整體進入存量市場,小米要尋求業績上的進一步增長,必須從別的品牌手中搶市場,這對小米而言無疑是嚴峻的考驗。

同時,與三星、華為等眾多廠商不同,小米幾乎沒有自己的工廠,產品大多來自代工廠。這讓小米在手機的品質、成本把控以及產業鏈整合能力上都存在不穩定性。

梁振鵬表示:“小米是輕資產企業,如果沒有過硬的產品和高毛利支撐,其業績將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

互聯網分析師葛甲認為:“小米的手機業務正在與OPPO、VIVO展開激烈競爭,其身后魅族也緊追不舍,其所處的競爭環境並不樂觀。同時,小米布局的服務領域也沒有達到當初的預期。這些都讓小米的高估值需要再推敲。不過,目前小米已經開始注重實體,拓展線下,同時在多產業布局,彌補其輕資產的短板。多產業線同步鋪設需要巨量資金支撐,而上市可讓小米快速打開融資通道。”

(責編:朱一梵、李棟)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