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金融

2020,期货业担起“抗风险”大任

——专访方正中期期货研究院院长王骏

记者 何思
2021年01月04日08:07 |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小字号

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期货市场资金量和成交持仓量均创下历史新高,而且新增了12个新品种和32个期货期权做市品种。截至11月底,我国期货期权品种共有90个,其中国际化品种有7个,为我国实体经济和广大产业链企业提供了有效的避险工具。

同时,期货融入整体资本市场的程度更深,境内境外与场内场外市场互通的步伐也更快,构筑起期货市场发展新生态链。

这一年,方正中期期货研究院院长王骏已投身我国期货行业近十八年。在我国期货市场发展30周年的节点上,2020年期货业的发展呈现出怎样的特点?未来又将有怎样的变化?本期年终回顾,《国际金融报》记者邀请到王骏,来谈谈他这一年的感悟与思索。

1

震荡:危机下的警示

2020年2月3日,是春节后国内商品期货市场开盘交易的第一天,期货夜盘交易却被按下暂停键,一停便是3个月,直至5月6日,期货夜盘交易才全面恢复。

在夜盘交易“静悄悄”之时,国内外期货市场却经历了剧烈震荡。2月3日,多个工业品期货品种开盘即跌停,部分品种第二天依然大幅低开;3月,外盘原油开启暴跌模式,国内相关能化板块期货也大幅下跌……

2020年4月,美国WTI原油期货价格首次跌至负值,令不少投资者直呼“见证人类历史”。4月20日,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遭遇史上最疯狂的抛售,当日结算价收报-37.63美元/桶,跌幅超300%,创下自1983年纽约商品交易所开设轻质原油期货交易以来的最低价格和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的负价格。

由此,引发了与美国原油期货挂钩的中行“原油宝”产品暴跌“穿仓事件”。2020年5月初,中国银保监会对中国银行“原油宝”事件启动立案调查程序。直至2020年12月5日,中国银保监会在调查工作完成后,对中行“原油宝”产品风险事件所涉违法违规行为(产品管理不规范、风险管理不审慎、内控管理不健全、销售管理不合规等)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采取相应的监管措施,包括对中国银行及其分支机构合计罚款5050万元等。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也公布了2020年4月负油价调查结果:由基本面因素和技术问题在内的多种因素导致,包括油市供应过剩、病毒导致需求减少、供需不确定性等,WTI原油出现历史级价格波动。

“原油宝事件虽然发生在银行系统,但也提醒我国期货业要坚守合规经营这条红线不放松,全心全意服务广大客户和实体企业,将投资者权益保护永记心头。”王骏感慨道。

对于期货业的合规经营,王骏补充,我国期货业经历了三十年的发展,特别是1991年-2000年这十年的清理整顿,对之前期货业存在的不规范问题进行了有效持续纠正,特别是在建立健全我国期货行业法律法规、期货公司管理办法、期货从业人员规范等方面逐步完善了期货业的各项规章制度、行业管理办法和风险控制制度。“当前我国期货业发展已展现出健康的市场环境、完善的法规制度、规范的从业行为等行业特点”。

2

回暖:风险管理功能凸显

危中有机。疫情之下,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大放异彩,有效助力企业进行库存管理、成本控制、规避价格风险,为国民经济和实体经济服务。

2020年3月30日,我国首个“云上市”品种——液化石油气(LPG)期货和期权在大商所同步上市。作为国内首个气体能源衍生品,LPG期货及期权产品在助力企业应对价格波动风险、完善贸易定价机制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对于衍生品市场服务实体经济意义重大。

“2020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多种因素影响,国际大宗商品和金融市场剧烈波动,实体企业普遍面临库存高、销售难、产业链运转不畅、原料和现金流紧张等问题,宏观经济和企业经营风险陡然增大。”在液化石油气期货及期权上市仪式上,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指出,期货市场风险管理的功能凸显,作用发挥愈加显著,为抗击疫情推动复工复产,稳定企业生产经营贡献了“期货力量”,赢得了各方面的认可。

“年初在全球新冠疫情肆虐最严重时期,我国期货业响应政府号召正常开市交易、正常服务各类客户,通过线上会议提示重点客户交易风险,通过线上投资策略指导客户套期保值交易,疫情期间期货行业通过非常灵活的服务模式给所服务的广大实体企业带来了积极正面的影响,增强了广大实体企业复工复产的信心。”王骏表示。

王骏补充道,我国大中型企业利用期货期权市场的“两锁一降”功能有效规避价格“V”型巨震的冲击,保证了企业各项经营活动的正常开展,同时广大中小企业通过期货市场价格信号积极复工复产,对中央提出的“六保”和“六稳”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此外,广大期货公司和从业人员善用特有的“风险管理”业务和“风险管理”服务,让2020年期货行业“大放异彩”,实现金融服务业与实体经济双赢。

在此背景下,2020年,期货市场资金量和成交持仓量均创历史新高。截至2020年11月底,我国期货市场资金量突破8559.5亿元,同比增长55.2%;1-11月累计成交量、成交额分别达到53.8亿手和382.5万亿元,同比增长50.4%和45.5%。预计2020年全年期货市场成交量接近60亿手,成交额突破400万亿元。

3

飙升:大宗商品涨声此起彼伏

2020年,不少大宗商品价格屡创新高,涨势此起彼伏。

铁矿石期货便上演了一场“疯狂的石头”行情。2020年12月21日,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2101盘中最高触及1202元/吨,创出历史新高。而2020年以来,4月初最低时仅为511元/吨。

铁矿石期价的大幅波动引起了监管的注意。2020年6月2日,大商所发布市场风险提示函称,近期铁矿石市场面临的不确定性因素较多,市场价格波动较大,请各会员单位切实加强投资者教育和风险防范工作,提醒客户理性参与、合规交易。

此后,大商所多次对铁矿石期货合约交易限额进行调整。非期货公司会员或者客户在铁矿石期货合约上单日开仓量从不得超过30000手逐渐下调至不得超过2000手(2020年12月22日交易时起)。

同时,大商所还对铁矿石交割仓库出库费的最高限价进行下调,自2021年6月15日起生效。市场专家表示,此举措将有利于缩小交割基差,促进期现收敛,便利更多钢铁企业参与铁矿石期货交易和交割。

“市场对2020年来铁矿石价格波动根源在于基本面因素及失衡的产业格局已有共识,新的贸易价格形成机制需要多方共同努力。”大商所近日发文称,从市场分析看,基本面因素的变化是2020年铁矿石价格变动的主要原因,同时也深受铁矿石卖方集中和买方分散的产业格局影响,特别是在产业竞争格局中,买方尚未形成合力,议价能力弱。要改变现有市场格局和定价机制,需要期现行业相向而行,形成合力,完善市场平衡机制,通过期货市场建立新的贸易价格形成机制。

此外,部分农产品2020年的表现也较为亮眼,不少品种屡创历史新高,包括玉米、大豆等。以玉米为例,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12月28日,玉米期货2101主力合约盘中最高触及2647元/吨,创出年内新高,也创下历史新高,从年初以1800元/吨开盘至今,累计上涨47%。

以黄金为代表的贵金属品种也备受市场关注。2020年8月7日,COMEX黄金期货价格盘中触及年内最高价2089.2美元/盎司,目前在1880美元/盎司上下浮动。现货黄金价格也于8月7日盘中触及年内最高价2074.71美元/盎司,创下历史新高。若以3月16日年内最低价1451.1美元/盎司计算,2020年现货黄金价格最大单边涨幅约为43%。

“2020年以来,受全球超级宽松货币政策影响,大宗商品市场出现2007年以来难得的先抑后扬的‘V’型走势,老百姓熟悉的黄金、玉米、铁矿石现货和期货价格均创新高。此外,玻璃、动力煤、热轧卷板、尿素、焦煤、焦炭和大豆均创出新高。”王骏进一步指出,以美国、欧洲为代表的“直升机撒钱”式货币政策向全球市场注入流动性是根本原因。2020年全球肆虐仍未停歇的新冠疫情不定时地引起主要大宗商品供应中断或停产,助推了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王骏预计,2021年全球商品市场仍然会保持非常高的热度,板块轮动效应将持续下去,有色金属、贵金属、能源、农产品、化工和矿产品均有不错的投资机会。同时,在大类资产配置方面,股票、债券、基金三大投资工具和大宗商品构成四类资产投资标的,全球资金在四类资产中的投资轮动将提升全球大类资产配置热情。

4

延续:国际化趋势愈发明显

2020年,新品种的上市步伐加快。全年共上市12个新品种,包括液化石油气、低硫燃料油、短纤、国际铜等。其中,低硫燃料油和国际铜是2020年上市的两个国际化品种,也是国内第5个和第6个国际化期货品种。

2020年6月22日,低硫燃料油期货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上市,采用“国际平台、净价交易、保税交割、人民币计价”的模式,全面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相比之下,国际铜期货的创新力度更大。11月19日,国际铜期货合约在上期能源挂牌上市,是中国期货市场上首次以“双合约”模式实现国际化的期货品种。

此外,2020年12月22日,大商所正式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棕榈油期货。由此,棕榈油期货成为国内期货市场第七个,也是已上市农产品期货中的首个境内特定品种。棕榈油期货于2007年在大商所上市,是我国首个全进口商品期货品种。经过10余年稳健运行发展,大商所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棕榈油期货市场,国际影响力日益提升。

期货市场国际化步伐加快。2020年1月1日起,国内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取消;6月18日,中国证监会核准通过摩根大通期货有限公司(下称“摩根大通期货”)变更股权的申请;7月21日,摩根大通期货股权及相关变更全部完成。这意味着国内首家由外资全资控股的期货公司正式诞生。

业内人士表示,外资期货公司进入国内期货市场带来“鲶鱼效应”是必然的,国内期货公司需提高危机感和紧迫感,在明确自身优势、立足本土的基础上,认清自身的差距并及时补足,还需更加重视国际业务的发展。

对于外资期货公司的入场,王骏认为,“外资系”期货公司要立足于我国并形成一定的气候还有待时日。“因为本土期货公司是以70多家券商系期货公司和30多家现货系期货公司占主体,其中前20强期货公司在七项财务指标上占比高达75%-90%。我国期货业迎来高质量发展,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进一步提升。当前,我国期货公司还存在业务单一、同质化竞争、人才流动频繁、小行业大市场、国际化程度低等短板,未来3-5年时间,我国期货公司将加快创新业务发展和差异化发展,并逐步构建适应商品金融、场内场外、期货现货、境内境外需求的发展新模式”。

“境外机构踊跃参与我国境内期货市场,参股、控股期货公司,将提升期货公司综合实力和竞争力。虽然短期看不会影响期货公司目前的竞争格局,但中长期来看,未来3-5年,期货公司的结构将会出现改变。”王骏表示,“支持境内符合条件的期货公司设立、收购、参股境外期货类经营机构,对于期货公司走出去将是利好。”

王骏表示,未来在国家配套政策支持下,期货公司“走出去”将更加便捷直接,通过参股和收购能够快速学习国外期货公司的商业模式,同时有利于我国期货市场更快地融入国际期货及衍生品市场。“但期货公司走出去需要注意,在不熟悉境外税收、劳工、环保等政策的情况下,不能盲目地去参股和收购”。

5

未来: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

王骏提到,我国期货市场开放进入新时代,期货行业要以全球化视野迎接高水平双向开放,引入更多境外成熟机构投资者的同时,期货公司要积极走出去,通过收购海外期货公司、新设海外分支机构、成为海外主要期交所会员等方式来摸索中国特色期货国际化道路,实现高水平双向开放推动期货行业的高质量发展,最终提升我国期货市场和期货公司跨境服务综合能力。

“我国期货市场和期货业经历了30年的发展,目前仍处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期货市场发展的初期。”王骏进一步表示,随着我国期货市场服务实体企业和金融机构能力不断提升,广大实体企业和金融机构将广泛参与具有避险、资产配置、期现结合等功能的期货衍生品市场,并有效规避类似2020年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对全球经济的冲击。

那么,未来期货业将有哪些发展方向?

王骏认为,2021年我国期货市场将进入100个品种的新时代,2020年我国还新设立一家期货公司,这是我国期货监管政策的一个变化,彰显我国期货行业“有进有退”的良性循环机制,让经营实力好、合规能力强的集团新设期货公司,让经营能力弱、合规管理差的期货公司退出。我国期货公司正在经历转型发展的重要阶段,未来期货行业将向着通过IPO进一步做大做强、更多外资独资公司获批、现货系公司新设和券商系公司继续主导行业这几个方向发展。

“2020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大事就是广州期货交易所正式筹备。”王骏指出,中国证监会10月9日宣布,经国务院批准,中国证监会决定成立广州期货交易所筹备组,开始广州期货交易所的筹建工作,这标志着广州期货交易所的创建工作进入实质阶段。

王骏强调,中央在华南地区和粤港澳大湾区正式批准设立我国第五家期货交易所,不仅将进一步完善我国资本市场体系的建设,也将助力粤港澳大湾区扩大金融商品和大宗商品的影响力,极大提升粤港澳大湾区大宗商品战略安全和聚集一批银行、证券、基金、期货公司等金融机构及总部企业,进一步增强粤港澳大湾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此外,王骏认为,未来3-5年我国期货行业人才的培养和能力提升也是非常重要的工程。随着期货期权品种越来越多、涉及产业链越来越广、服务机构客户类型多元化,期货经营机构需要与时俱进不断创新,努力尝试未来的市场潜在增长点和交易点。“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们的人才储备、培训,都要先行。这些建设需要金融机构走在前面,包括对于行业、产业布局了解和服务业的分析,特别是人才的选拔、培训、提升。

(责编:张文婷、孟哲)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