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金融

谈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

易纲:管好货币总闸门 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

2020年12月01日10:43 | 来源:人民网-金融频道
小字号

人民网北京12月1日电 (记者罗知之)近日出版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辅导读本》,刊发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党委副书记易纲题为《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的署名文章。易纲表示,要通过夯实现代中央银行制度,为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提供战略支撑。

易纲从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的重要意义、内涵、重大举措三方面进行了详细阐释。

谈及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的重要意义,易纲认为,首先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大任务。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货币是金融的根基,中央银行负责调节货币总闸门。因此,现代中央银行制度是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次,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需要。当前我国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坚期,需要以现代中央银行制度作为重要支撑,既支持经济转型升级,又防止发生严重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以及系统性金融风险,确保我国现代化进程顺利推进,维护国家安全。

第三,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是应对国际中央银行制度演变挑战的必然要求。从国际中央银行制度演变历史看,最初中央银行的主要任务是向政府融资,后来转为专门管理货币,并逐步建立起通过调节货币和利率维护币值稳定的现代中央银行制度。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深刻背景下,为应对国际中央银行制度的演变,要立足中国国情,对国际中央银行的做法进行科学分析和借鉴,加快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

围绕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的内涵,易纲说,现代中央银行制度是现代货币政策框架、金融基础设施服务体系、系统性金融风险防控体系和国际金融协调合作治理机制的总和。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的目标是建立有助于实现币值稳定、充分就业、金融稳定、国际收支平衡四大任务的中央银行体制机制,管好货币总闸门,提供高质量金融基础设施服务,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管控外部溢出效应,促进形成公平合理的国际金融治理格局。

中央银行如何实现币值稳定的目标?易纲认为,需要以市场化方式对银行体系货币创造行为进行调控,前提是中央银行能够保持资产负债表的健康可持续,为此必须实行独立的中央银行财务预算管理制度,防止财政赤字货币化,在财政和中央银行两个“钱袋子”之间建起“防火墙”,同时要防止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承担企业信用风险,最终影响人民币信用。

“我们在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中积累了经验,行程了若干行之有效的处置风险模式,但金融监管和风险处置中的道德风险问题依然突出,市场纪律、破产威慑和惩戒机制尚未真正建立,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以社会稳定为由倒逼中央政府、中央银行承担高昂救助成本的问题仍未根本扭转。”易纲表示,中央银行作为金融体系的最后贷款人,必须在事前事中事后全过程切实履行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责任。从事前防范看,一是健全宏观审慎管理体系,应对金融机构顺周期行为和金融风险跨机构市场传染;二是完善审慎监管基本制度,强化金融监管协调机制,促使微观审慎监管不留空白;三是指导行为监管,保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从事中处置看,要压实股东、各类债权人、地方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责任。从事后问责看,要对重大金融风险的行成过程中金融机构、监管部门、地方政府的责任进行严肃追究和惩戒,有效防范道德风险。

针对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的重大举措,他说,一是完善货币供应调控机制,二是构建金融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体制机制,三是建立现代金融机构体系,四是推进金融双向开放,五是健全金融风险预防、预警、处置、问责制度体系。

如何构建金融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体制机制?易纲介绍,在宏观层面搞好跨周期政策设计,以现代化的货币管理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在微观层面引入激励相容机制,创新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优化信贷结构,支持国民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打通金融向实体经济的传导,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在健全金融风险防范、预警、处置、问责制度体系方面,易纲表示,要完善宏观审慎管理体系,加强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金融控股公司和金融基础设施统筹监管,逐步将主要金融活动、金融市场、金融机构和金融基础设施纳入宏观审慎管理,发挥宏观审慎压力测试在风险识别和监管校准中的积极作用。

(责编:罗知之、李彤)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