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合分散资源,福建南平创新生态银行机制——

农户成储户 资源变资产

本报记者  钟自炜

2020年07月09日09:1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排排杉木、十里莲塘、陶土资源,近年来,福建南平市通过创新生态银行机制,整合碎片化、分散化的自然资源,将沉睡的生态资源有效盘活。

随着青山变“银行”、农户变“储户”,生态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南平也探索出了一条绿色发展之路。

森林覆盖率78.29%、耕地和林地占全省1/4、林木蓄积量占全省1/3——福建南平有着优越的生态环境,但由于自然资源管理碎片化、分散化,难以获得好的收益率。

近年来,南平市创新生态银行机制,将散落的杉木林、小水塘等自然资源进行整合、形成合力,探索出了一条绿色发展之路。

明晰水“账单”,优质水资源变现

“所谓生态银行机制,其实就是借鉴银行模式,将碎片化的自然资源集中整合‘收储’,并通过规模化整治将之提升成优质资产包,再委托专业运营商对接市场、对接项目,从而搭建起资源变资产、变资本的转化平台。”南平市自然资源局局长王冲介绍。

南平市光泽县位于闽江上游富屯溪源头,境内地表水总量达42.99亿立方米。“水资源量大质优,有很大潜力亟待开发。”光泽县水利局局长陈正文说。

优质水资源如何变现?得益于2018年探索建立的生态银行机制,光泽的水首次有了明晰“账单”。

“整合资源的前提是摸清生态资源家底,为绿水青山定身价。”陈正文说,通过生态银行机制,光泽绘制出全县水资源“一张图”,“在这张图上,除了河流水系,还明确了所有的水库和矿泉水点及其转化用途。”

精确查明资源后,产业发展的方向亦得以明晰。光泽县水利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水生态银行运营机构,梳理出一批与水资源密切相关、市场投资效益好、落地实施快的项目,搭建起由分散、零碎的生态资源资产向绿色产业转化的交易平台。“优质水资源为媒,水资源带来的经济效益也在逐步凸显。”陈正文告诉记者,县里引进了浙江一家体育产业公司,正谋划建设3个库钓基地、5条溪流钓线路基地,计划通过举办垂钓赛事等活动打造中国山水垂钓名城……

林地交托管,林农定期得收益

夏六华是南平市顺昌县水南村村民,丈夫残疾、儿女长期在外务工,家中虽有9亩杉木幼林却无力管护。

2018年12月,顺昌县森林生态银行开张,依托顺昌县国有林场成立了顺昌森林生态运营中心。夏六华作为首批“客户”拿到了“森林存折”——通过与运营中心签订经营托管协议,今后20年,夏六华每年可以领到3720元;托管期满后,根据林木价值,在扣除管护成本后,她还能拿到六成销售收益。

顺昌县拥有林地250万亩,占全县林地面积76%,但因长期以来管理碎片化、分散化,林农变现难、收益低。“借鉴商业银行模式,我们将分散的林业资源集中到森林生态银行,同时构建以林权交易平台、担保公司、产业基金为主的林业金融服务体系。”顺昌县国有林场场长赵刚源介绍。像夏六华这样,林农将手中的林地交给运营中心托管,中心则集中整合碎片化的森林资源,通过集约人工林栽培、现有林改造培育、发展林下经济等手段,亩均蓄积量较一般经营增长50%。

顺昌县富金农林竹木合作社负责人曹光华说,他所在的合作社拥有7000余亩杉树林,2019年通过森林生态银行牵线搭桥,合作社向商业银行抵押了800亩杉树林,贷款总额300多万元。

“以前想在商业银行办理林权抵押贷款非常困难。银行既没有专业团队评估,也看不懂图纸,还担心出现火情等意外情况,所以一般不受理。”曹光华说,如今,森林生态银行由绿昌经营有限公司、绿昌托管有限公司和林业金融服务公司对资源进行收储、托管、经营和提升,数据信息管理中心、资产评估中心提供数据和技术支撑。同时,还开辟了森林生态银行营业部,实行林权评估收储、抵押贷款、林权转让变更等手续一站式服务、一个窗口办理。

据统计,目前顺昌县森林生态银行已办理林权抵押贷款超过2亿元,抵押林地8万余亩。而生态产业化,更夯实了林业高质量发展基础:2019年顺昌县林业总产值45.72亿元,完成林业固定资产投资9320万元。

产业绿色化,将设生态修复资金

形如小碗、用作茶器——建盏是南平市建阳区特产,相关企业超过3200家,从业人员2.8万人。“产业迅猛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粗放发展后亟待转型升级的困境。”建阳区副区长柯红梅说,以前资源如同一盘散沙,“企业多,品牌少”“企业大,品牌小”,“尤其是烧制建盏的泥土原料,无序开采现象严重,影响了当地生态环境和产业的良性发展。”

2019年5月,建阳区建盏生态资源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以此为代表,建阳运用生态银行模式,将分散的建盏原料资源、工艺、文化、品牌等集中整合提升为优质资源包,为产业提质发展提供思路。

今年3月,建阳区建盏生态资源管理有限公司竞得建盏原料高岭土探矿权。“在依法取得探矿权后,一方面,相关企业根据生产需求以市场价向公司购买原料,大大降低了矿产资源的浪费;另一方面,探索以村民、村集体土地入股的方式,流转矿产资源红线区域内的土地,入股的村民或者村集体也可以获得收益。”该公司总经理丁文龙说。

“生态银行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它对优质资源和平台的整合转化,这是单个建盏企业难以做到的。”建盏生态银行项目入驻企业、建阳区贵稀堂陶瓷有限公司总经理詹桂溪说。2019年10月,首批70多家企业进驻建盏生态银行。

据介绍,在未来,建盏生态银行项目还将按照一定的运营收益比例设立生态修复资金,在矿土资源开采前,提前制定矿山生态环境修复方案,对废弃矿山进行生态修复和景观再生,实现生态反哺。

目前,南平多地结合自身资源特色进行发展探索:建阳区探索建盏生态银行,确定陶瓷土和高岭土储量总和,绘制出建盏原料资源“一张图”;顺昌县发展森林生态银行,目前已纳入林地林木超过6万亩;武夷山市五夫镇建立文化生态银行,首次对文化文物资源确权登记,摸清11个建制村生态资源家底……“生态资源家底明晰、绿水青山身价确定,也为绿色发展提供了决策依据。”王冲表示。

如今,绿色发展动能在南平加快形成。2019年,南平现代绿色农业、先进制造业产值和旅游收入均超600亿元,绿色产业对规上工业的贡献率达89.9%。

《 人民日报 》( 2020年07月09日 13 版)

(责编:杜燕飞、李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