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带货门槛并不低

2020年06月11日09:43  来源:证券时报网
 

直播带货其实一点也不新鲜了,疫情这个特殊时期刺激了网络购物,带货主播们带领消费者在商品海洋中冲浪,风口似乎就在指尖。

早在2014年,欢聚时代总裁李学凌发表了《互联网上的打赏文化》,里面就提到一群女主播有很强的带货能力,这群女主播本来是靠打赏赚钱,这也是欢聚时代的盈利模式,但是这些女主播会在直播时挂上淘宝店链接,从直播间导流给淘宝店,他称“这个力量超乎想象”,用户买瓜子一个月都能产生2亿元营业额,有一个主播一年纯利润就有2000多万元。

2014年以前一个女主播带货一年净利润2000万元真是超乎想象,能让用户打赏的女主播,带货能力自然非一般流量明星能比。这背后其实就是注意力经济,注意力经济一点都不新鲜,这就好比十字路口开店,在交通要道摆摊一样,走过路过的人多了,自然就会有生意,互联网时代一样,只要有流量,自然就有生意。不同时期流量的表现形式有所不同,以前人们还用邮件目录的方式带货,后来又用电视购物带货,电视购物频道和现在的直播间很相似,频繁出现的词句是产品便宜,买了不会亏。

直播带货这么赚钱,很多人都想试一下,但是直播带货的门槛并不低。

直播带货很火,商家为什么不直接在自己店里卖,而是交钱给李佳琪们,重要的原因是李佳琪们有流量,自己在店里吆喝没几个人能听得到。流量需要积累,看似没有门槛的行业门槛其实都不低,主播在千军万马中脱颖而出,需要天分、观众缘,也需要努力,普通店家没有办法持续不断吸引客户,就无法积累足够粉丝,无法有效激活粉丝。他们以前的做法就是到平台买流量,现在倒是愿意把买流量的钱用来做直播试一试。

有时候流量也可以靠平台赋能,比如像董明珠这样的商业明星要做直播,也要去抖音和快手,就是因为这些平台用户多,平台可以给董明珠导流,如果董明珠在格力官网做直播,技术上并不难,但吸引不了多少人。相同的道理,罗永浩做直播,也要去找热门平台。有些地方政府官员为本地知名或滞销产品站台,也会有网站去做配合,这样才会有社会影响。

现在基金销售等也在尝试做直播,有些创始人亲自到直播间跟观众互动卖产品,短期可能会有效果,有广告效应有新鲜度,但是这种事情很难持续,一方面是平台不可能永远赋能,另一方面跟直播公信力有关。

如果直播不是为了带货,消费者就可以轻松随意,如果是带货,就需要公信力方面的赋能。一开始品牌商是在公司网站上做电商,后来就放弃了,消费者不可能为了买某个产品专门登录一家公司网站,消费者也不可能为了买一件商品去该公司网站上看直播。公司直销的模式很少有做得通的。直播带货肯定会向第三方平台集中,直播带货肯定会向少数第三方主播集中。有些电商商家也会做直播,不过是促销手段。第三方平台会成为得利者,如果没有平台的支持,卖货声无法有效传送出来。

现在直播是风口,社会各界,还有电商平台都想抓住,以前唯品会模式火的时候,电商平台就推出尾货模式,后来拼多多模式火了,电商平台又推出拼单模式,只是害怕错失机会。

直播带货整体还停留在和地摊争抢市场的程度,适合价格低频次高的日用品、食品。直播带货看似热闹,但一定只能是少数人的游戏,跟主播一样,最后是少数人成功。

(责编:李彤、罗知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