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转身 十万亿公募拥抱科技

 记者 夏悦超

2020年06月01日09:49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数字化转型”成为焦点话题之一。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大资管时代,包括公募在内的整个资管行业都将加快数字化转型,积极拥抱金融科技创新。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我国正不断引导和推进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为线下实体经济发展贡献科技力量。

  随着大众理财意识的加强,公募基金逐渐成为众多个人投资者的首选理财工具。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4月底,公募基金资产净值合计17.78万亿元。其中,债券基金和货币基金依旧是规模贡献的主力军,权益类基金规模环比也有较大增长。

  如此庞大的规模,让公募基金在整个资管行业举足轻重,投资者对基金公司的要求和期望也日益提升,如何更好地利用互联网提升投资者体验、提高自身投研水平、增强运营能力、做好风控成为整个公募行业的首要目标。

  2013年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的诞生,开启了公募行业互联网营销的篇章。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更是推进公募基金将营销主战场从线下搬到线上,依托互联网上的众多平台,在基金销售、基金投顾和投资者教育等方面取得显著成效。加快数字化转型,成为公募基金顺应金融科技创新的主流。

  数字化转型有何利好

  华夏基金首席数据官、董事总经理陈一昕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募基金作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重要的先行者和受益者,在对外开放中实现了自身快速健康的发展,为推动资本市场建设、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和满足居民理财需求做出重要贡献。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复杂严峻,全球化产业、贸易与金融体系经受巨大考验。在此背景下,公募基金行业更加需要坚持数字化转型,引导资金流向更有投资价值的上市企业,满足优质企业的直接融资需求,更为高效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陈一昕认为,公募数字化转型主要有两方面利好:一是通过科技赋能与数字化转型,强化价值投资和长期投资的机构行为;二是通过数字化转型提升投研能力,满足投资者日益增长的财富需求,支持提振居民消费和企业投融资能力。

  疫情之下,越来越多公募基金公司开始利用互联网平台加大营销力度。平安证券基金研究团队执行总经理贾志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看好基金公司的数字化转型。过去,基金公司过多依赖线下代销渠道,与持有人距离太远,数字化营销可以更高效地实现一对多,同时,数字化营销提供的资讯是立体的,超越过去的图文营销。未来,会强化这种交互方式,会有更多的公司加入。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影响公募基金数字化转型成功的因素主要有市场认可度、基金规模、基金持有人投资体验等。所以,不同的基金公司在推进数字化转型方面出现分化,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数字化转型有何要求

  对于有着20余年历史的公募行业而言,数字化转型是机遇也是挑战。近日,深圳证监局对公募基金等机构线上宣传提出了加强合规管控等要求。如何加强数字化转型建设,成为公募基金面临的重要课题。

  陈一昕认为,数字化转型是庞大且复杂的系统性工程,涉及到组织架构、工作方式、人才战略、考核机制、决策流程、财务预算等诸多方面,在任何行业都没有普适的最佳实践。

  关于公募做好数字化转型,陈一昕表示,积极拥抱金融科技是大家的普遍选择,这需要重点加强三个方面:“一是要加强基础能力及机制建设,持续投入、一以贯之,完善相关制度保障,加大专业化数字化人才储备;二是要强化科技系统及中台能力建设,实现客户服务、产品、风控、投研、运营、管理的全流程数字化支持;三是要形成技术生态建设,通过合作来拓宽能力边界,明确自身核心优势,找到最适合的合作伙伴,实现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某头部券商资产托管部基金分析经理李杰(化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公募数字化转型可大致分为三方面:运营、投研、营销。运营主要是通过上线各类中后台的系统优化内部运作,比如基金估值、资金划款、合同审核;投研主要是各类投资类信息的挖掘、处理和信用评价等;营销主要是利用各类互联网平台进行获客。运营和投研方面需要公司投入更多,长远看,这两处的优化对于解放人力有着极大助力。

  在公募推进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刘俊海认为,除了互联网技术手段,还应注重公司人文精神,包括基金公司的商业广告宣传能否做到实事求是、公平公正,能否根据包容普惠的核心价值观予以流程再造,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销售和投顾是转型关键

  互联网营销渠道是公募数字化转型的必经之路。过去,基金销售行业主要依靠线下渠道,销售模式存在一些弊端,无论是用户体验还是行业盈利都不太理想。近几年,逐渐崛起的第三方互联网代销机构,依靠线上平台流量等优势,在科技驱动下,实现基金销售数字化。

  盈米基金相关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数字化”变革时代,基金销售出路是构建数字化能力基础之上的买方投顾服务体系,需要从改善客户结构、调整渠道结构、改变销售模式、鼓励产业链协作四个方面,围绕数字化和买方投顾,重构公募行业销售服务体系。

  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对公募基金渠道销售保有量的统计,基金公司直销比例逐年上升,2018年以来,直销渠道占比已达约70%,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占比也逐年上升,投资者的投资习惯正在改变。

  虽然银行和券商的代销占比有所下降,但仍然是公募基金不可或缺的销售渠道,尤其是对销售渠道依赖性较强的货币型基金。从长远来看,陈一昕认为,互联网渠道对于公募基金未来销售的重要性日益提升,主要原因包括:一是新冠肺炎疫情推动基金公司互联网转型提速;二是长期来看,投顾服务将改变传统的线下基金销售生态;三是互联网销售平台成为投资者的首选。

  应对数字化转型,公募基金投顾业务与基金销售形成了较为重要的协同效应。2019年10月以来,5家公募、3家独立基金销售机构、3家银行和7家券商共18家金融机构先后获得公募基金投顾试点资格。盈米基金表示,一方面希望用买方投顾的方式帮助更多的基民实现可持续回报;另一方面,也希望推动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协同上游的产品供应商(资管公司)和下游的合作伙伴,一起为客户提供成本更低、效率更高的销售服务体系。

  嘉实基金相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基金投顾的解决方案基本覆盖了投资者在不同情况下的主要投资需求场景,它们通过提升组合风险收益性价比、实现特定理财目标、行为引导等不同方面来实现投顾的价值。

  有效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事实上,数字化转型不仅是公募基金的大胆创新,自资管新规颁布以来,大资管时代已经到来,整个资管行业都将加快数字化转型,积极拥抱金融科技创新。

  陈一昕分析称,数字化转型将推动整个资管行业呈现两大特点:一是头部效应更为显著。二是产业链更加专业化。各类新兴技术对于资管机构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但“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巨大价值尤为需要重视。作为最活跃的机构投资者,公募基金在推进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为推动资本市场有效服务实体经济起到示范作用。

  公募行业如何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刘俊海表示,公募基金要按照提高经济质量、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思路,来配置基金投资方向和领域,要和改善民生、经济复苏同频共振,不要自娱自乐,为了炒股而炒股。

  刘俊海认为,公募基金应当展示应有的温度和担当,不要唯利是图,见利忘义,忽悠消费者,更不能容忍过去发生的“老鼠仓”现象。作为专业机构投资者,公募基金要尊重广大基金持有人的知情权、选择权、公平投资权和隐私权,不要追涨杀跌,应当在稳定资本市场方面作出表率,展示专业精神和社会责任担当,来促进经济的发展。

  李杰认为,公募数字化转型应更好地利用信息技术,关注真正的价值股和成长股,尽可能规避题材股、概念股、垃圾股,真正代表投资者将资金投放到优质的企业中进行价值发现,引导社会资金投入一级市场,助力初创企业的发展。

(责编:杜燕飞、李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