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概股或现回归潮   券商投行分享盛宴

◎ 记者 朱灯花

2020年05月11日09:02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图虫创意 图

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不断发酵,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出现信任危机,其中30只股票近一个月跌幅超过10%。

近日,美国最大在线券商之一盈透证券称,计划对持有中概股低市值股票的客户实施新的保证金规定。市场专家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盈透证券提高保证金是防范风险、保护资者权益的应有之举,旨在减少投资者潜在的信用风险。这将不是第一家对中概股采取针对性行动的券商,可能会变成证券行业的集体行为。

某投行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直言,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对中概股有很大影响。“目前,我们服务的一家赴美IPO项目的估值打折扣了。”

近期网易、京东等中概股传出回归港股的消息,同时A股也敞开怀抱欢迎红筹企业回归,芯片龙头中芯国际已接受科创板上市辅导。分析人士指出,中概股回归可能会推动国内并购重组热潮,提振券商投行类业务,尤其利好储备大量壳资源的券商。

提高中概股保证金

盈透证券近日通知客户,通过压力测试发现,中小市值的中概股要缩水15亿美元,其中15亿美元市值以下的股票将跌到0。如果初始保证金要增加,投资者的投资组合保证金将增至最初要求保证金的90%左右。盈透证券计划在5月12日之前完成提高保证金。数据显示,有近200只中概股可能受到影响。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5月7日,211只美国中概股总市值在15亿美元以下。其中,30只中概股近一个月跌幅超过10%。

金恪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注册国际投资分析师(CIIA)张海亮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保证金要求是基于特定股票的波动和交易量变化,本身就处于一直变动的状态。盈透证券是根据新的压力测试规则调整保证金,考虑到中概股近期频繁出现爆雷事件,此举在于降低投资者潜在的信用风险。”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亚洲(香港)金融风险智库首席经济学家秦逸飞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证券公司的市场化行为应得到理解及支持,在已知特定范畴局部风险非常明确,并且有可能集中爆发的市场环境下,这是防范风险保护投资者权益的应有之举。”

在秦逸飞看来,对于不是“带病上市”的中概股而言,没有本质上影响,但是会根据新出台的法案从严审计和监管。对于真正健康的公司赴美上市,无需过多担忧,但一定要正视市场客观变化趋势,有效应对并提高自身的风险应对能力。

承珞资本合伙人徐泯穗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盈透证券提高中概股持仓客户保证金,显然是和近期瑞幸咖啡造假丑闻引起的中概股剧烈波动有关。作为券商自身风险控制,无可厚非。

回归A股还是港股?

信任危机将刺激中概股回归潮,选择回归A股还是港股,成为市场参与者关注的重点。

内地市场对于红筹企业的回归持欢迎态度。4月30日,证监会下调红筹企业回归的门槛。已境外上市红筹企业的市值要求调整为符合下列标准之一: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人民币;市值200亿元人民币以上,且拥有自主研发、国际领先技术,科技创新能力较强,同行业竞争中处于相对优势地位。

徐泯穗向记者表示,瑞幸咖啡造假丑闻对中概股整体形象无疑造成负面影响。长期来看,这将降低中概股的估值,影响公司后续融资和股东回报,从而刺激中概股选择回归港股或A股。

“A股的估值要显著高于港股,流动性也要好于港股,但A股IPO速度比港股要慢。从投资回报的角度出发,大多数能符合回A股的公司,只要不是退出压力太大,应该都会尽量考虑回A股。”徐泯穗补充道,但目前回归A股的门槛相对较高,而且对企业的核心技术能力有要求。港股在后续融资便利性、融资定价的灵活性上有很大优势。所以,回归港股还是A股,还是要综合考量。

“近年来,陆续有中概股进行私有化后回归A股,如分众传媒等。中概股海外上市的估值普遍较低,在国内可以获得更高的估值,因此中概股也是乐意回归的。”张海亮继续表示,“国内对于中概股回归一直持开放态度,科创板的设立、创业板注册制的推出以及降低红筹企业回归市值门槛等一系列改革也加速了中概股回归A股的进程。A股市场估值整体比港股高,应该是中概股回归的第一选择。但大多数中概股为VIE(可变利益实体)架构或同股不同权架构,在A股上市流程会比较繁琐复杂,不确定性较高,有些公司可能会选择在港股上市。”

秦逸飞也认为,针对回归的中概股不能一概而论,不排除有些是为了逃避越来越严格的美国市场监管。但像京东等企业为了业务协同战略布局,没有选择先退市再上市的模式,而选择二次上市,也说明其合理性。大多数中概股选择了港股而不是A股作为二次上市地,表明这种国际化布局的初衷,同时也分散了因为美国单一市场上市监管规则剧烈波动而对企业造成的短期冲击风险。而芯片等受贸易摩擦影响较大的企业可能会回归A股。

秦逸飞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红筹企业回归主要有三种方式:一是在A股发行CDR(中国存托凭证),二是二次上市,三是美股私有化退市再回A股上市。这三种方式从实践来看并非坦途,而且不同市场的监管逻辑、市场规则,以及利用市场融资条件上的巨大差异,也需要有意回归的中概股综合考量。

券商投行将获益

中概股IPO受阻对企业和背后的投资人影响重大。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行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目前,我们服务的一家赴美IPO项目的估值打折扣了,但也只能选择接受。”

张海亮认为,在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之后,海外对于中概股的监管将越来越严,投资者对于中概股的投资也越来越谨慎。这不仅让中概股股价承压,市场流动性下降,创投基金退出受阻,带来不小的损失。对于准备赴美上市的企业而言,或因为监管更严而充满不确定性。即使符合上市要求,估值也很大可能会被压低。

徐泯穗告诉记者,创投机构将更加审慎地投资“讲故事”的项目,更加关注考察创始团队经营理念和职业操守。尤其是对高估值而没有盈利的项目,投资人会更加慎重。

“中概股的回归将给券商带来投行业务增量。科创板和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框架下,均允许规模相对较小的创新型红筹企业上市。红筹企业如何选择回归路径,发行CDR还是直接登陆A股,或是先退市再上科创板或创业板,其周期的长短等优缺点都是券商需要帮助企业考量筹划的。”徐泯穗表示。

“中概股私有化退市后重新在A股IPO上市的时间周期较长,多数中概股会选择借壳上市,这可能会推动国内并购重组热潮,提振券商投行类业务,尤其利好有储备大量壳资源的券商。此外,大多数中概股都是互联网和信息科技类公司,国内投资者对于这类企业的投资热情较高,券商的经纪业务也会受益。”张海亮还指出,“随着中概股回归A股,券商的股权质押、ABS(资产证券化)、供应链等业务将随之增加。”

秦逸飞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目前头部中资券商基本都在香港设立了分支机构,经过多年发展已有充分的竞争力。帮助中概股回归A股或是港股,中资券商都有先天优势,能够充分享受这波中概股回归的红利。不过,外资券商也有望从中分一杯羹。随着外资控股券商的数量日益增多,各类券商竞争更加白热化,将在这波中概股回归潮中一决高下。

(责编:史雅乔、庄红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