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2019年年报“刷屏”在即 监管端口前移坚决打击粉饰财报行为

孟 珂

2020年01月21日09:03  来源:证券日报
 
原标题:上市公司2019年年报“刷屏”在即 监管端口前移坚决打击粉饰财报行为

上市公司2019年年报大考在即,记者了解到,每到年报披露季,就会有考生“作弊”粉饰财务报表,为了预防此现象,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今年监管部门已前移监管端口。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产业部副主任卞永祖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于粉饰财务报表等行为,突破了法律法规的底线,甚至有可能内外勾结来操控股价,这样的行为严重影响股市的健康发展,相关监管部门应坚决打击。

粉饰年报手段“花样”百出

《证券日报》记者梳理往年上市公司粉饰年报的行为发现,年报中上市公司经常使用粉饰年报的手段有几个形式,利用关联交易调节利润、利用股权投资调节利润、利用资产重组调节利润、利用多种方式构造不实或不公允交易调节利润、混淆收益性支出与资本性支出以及虚拟资产挂账等。

具体来看,上市公司利用构造不实或不公允交易调节利润的案例不少见,ST抚钢连续八年造假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去年年底ST抚钢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证监会查明,抚顺特钢2010年至2016年年度报告和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披露的期末存货余额存在虚假记载。2010年至2016年度、2017年1月份至9月份,抚顺特钢通过伪造、变造原始凭证及记账凭证、修改物供系统、成本核算系统、财务系统数据等方式调整存货中“返回钢”数量、金额,虚增涉案期间各定期报告期末存货。2010年至2016年度、2017年1月份至9月份,抚顺特钢累计虚增存货19.89亿元。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证监会官网不完全统计,2019年全年,因定期报告(含季报、半年报、年报)财务数据含有虚假记载,被证监会及各地证监局行政处罚案例共有19家公司。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突击交易粉饰财报的上市公司主要是因经营业绩不理想,或者出现亏损的情况下,通过在年末临时构造缺乏交易背景和商业实质的交易,实现账面利润的扭亏为盈或大幅增长,达到粉饰公司真实财报数据。然而,此举或将干扰整个资本市场,极大危害到了投资者的投资利益,有损我国资本市场资源配置优化的功能。另一方面,上市公司突击交易粉饰财务报表或将使得其自身财务状况陷入一种恶性循环模式,最终不仅扰乱资本市场又使得自身陷入危机。

多措并举前移监管端口

据了解,今年深交所多措并举,周密部署,全力做好2019年年报审查准备工作,重点关注以下内容:一是上市公司业绩真实性问题,重点打击虚构业务,虚增资产、收入和利润等违规行为;二是大股东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等违法违规行为;三是公司内部控制有效性、三会运作、董监高履职和上市公司独立性问题;四是并购整合和业绩承诺履行情况,紧盯商誉减值;五是信息披露情况,包括年报披露内容齐备性以及是否存在定期报告代替临时报告披露义务等情况;六是中介机构执业质量问题,包括审计机构和会计师执业经验、审计意见类别适当性等。

深交所还指出,将延续差异化的年报分类审查工作机制,对业绩稳健、运作规范、信息披露质量好的公司豁免审查;对高风险公司实施“双重审查+行业组加审”的多轮交叉审查模式,并建立会计、重组、公司治理等专业领域的专家复核机制,严把审查质量关。

同时,中注协也发布了关于做好上市公司2019年年报审计工作的通知。此次中注协重点关注审计风险较高的行业与公司,具体来看有金融行业相关上市公司、房地产行业相关上市公司、医药行业相关上市公司、债务违约风险较高的上市公司、境外业务占比较高的上市公司以及业绩大幅波动的上市公司。

对于年报审查工作,卞永祖表示,“会计师是上市公司的看门人,但是在以往的案例中,会计师对上市公司的粉饰报表行为往往视而不见。”他建议,监管首先要加大对会计师事务所的监管力度,对于出现不作为的会计师及其所在单位,要加大惩处力度。其次,需加大对企业造假行为的打击力度。对于明显违规违法粉饰报表行为,要加大惩罚力度,监管前置将更多问题消灭在初始状态,避免危害扩大化。

(责编:史雅乔、庄红韬)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