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过冬”:积极转型提高合规性或是行业最佳出路

2019年11月07日08:29  来源:人民网-金融频道
 

人民网北京11月7日电 (申佳平)P2P迎来了最后一个冬天?P2P即将“团灭”?抑或是,P2P将“涅槃重生”?……近期,关于P2P行业命运走向的猜测充斥网络。

自今年年初“175号文”发布以来,为化解防范金融风险,监管层打出“史上最严”组合拳,在严格监管的同时积极引导网贷平台转型。

近日,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再次明确下一阶段要坚定持续推进行业风险出清,重点稳妥有序化解存量风险,多措并举支持和推动机构良性退出或平稳转型。

的确,监管政策已逐渐“水落石出”。10月16日,湖南金融监管局宣布取缔24家网贷机构。此后,宁夏、天津、山东、广州等地先后重拳出击,整治P2P网贷业务,网贷平台持续出清。

人民网记者采访多位互金领域专家及从业人员,他们均表示,监管层对于互金机构整治、清退的政策越来越明确,相关整治工作预计将于2020年上半年取得阶段性成果。对于市场主体而言,加速转型和增强合规性或是“求生”的最佳出路,同时,出清过程中,投资人的合法权益保护依然要予以重视。

化解存量风险 明年上旬将是互金整顿收尾节点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位居“三大攻坚战”之首,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一直以来都被看作是“首要战役”。

在央行2019年第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按照三年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统一安排,继续配合银保监会深入推进网络借贷领域专项整治,稳妥有序推进合规网贷机构纳入监管的工作,力争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网贷领域存量风险化解。

“对于P2P网贷‘加强监管、能退则退’的态度在目前来说是比较一致的。” 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深入推进,各地政府的整治措施或许有所区别,但是“强监管、去存量”的目标不会变。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10月末,全国纳入实时监测的在运营机构数量比2018年末下降59%,剩余427家;借贷余额比2018年末下降49%,出借人次比2018年末下降55%;行业机构数量、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已连续16个月下降。

中国银行法学会理事肖飒告诉记者,近期一些相关法律法规出台,如“套路贷”的相关法规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形式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尤其是最为重要的《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都“剑指”P2P网贷业务。

“持续性的清退整治,事实上就是要让大部分P2P退出历史舞台。目的是慢慢地缩小P2P市场主体的生存空间,让互金行业的市场‘自己主动出清’。”肖飒说。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认为,网贷集中整治可视作互联网金融行业清理整顿的收尾工作,结合目前进度,应该能于2020年上半年取得阶段性成果,至此互金整治也将告一段落。“风险隐患排除后,在合规经营、科技驱动及金融开放的大环境下,金融行业将迎来新的发展阶段。”薛洪言说。

“任何改革与整顿都不可能轻轻松松,‘发发烧、出出汗’,短期阵痛在所难免。但从长期看,本次整治对于整个行业未来的存续与良性发展具有重要价值,以短期阵痛博取长远利益。”中国人民大学未来法治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杨东表示。

“试点”加“转型” 保障多数P2P市场主体平稳退出

前一段时间,有消息称,包括北京、厦门在内的6个地方网贷监管试点相关工作已经启动。

记者从北京市互联网金融协会获悉,至今年年底,包括北京在内的6个地方网贷监管试点将上报本地区试点机构名单,并准备进入正式的试点阶段。

北京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副会长张羽透露,北京市网贷监管试点相关工作已经进入筛选阶段,相对于2018年颁布的“108条”,还将新增对于企业更多因素的严格考察。

张羽强调,“进入试点这个动作或许将持续很久,甚至有可能会延续到明年年底,而结果也将充满不确定性,因为就现在的P2P市场来说能够达到监管要求的企业少之又少。”他还透露,即使进入了试点,企业也需要经历较长时间的观察期,相关业务也会受到限制。”

不过,相较于把进入地方网贷试点作为“救命稻草”,多位专家则表示,积极投入转型并提升平台业务合规性显得更有必要。

“从近一年的情况看,监管层对于P2P监管试点的态度是动态变化的。”薛洪言表示,从目前情况看,P2P平台与其抱有“上岸”的心理准备,不如踏踏实实推进转型。当前的主流趋势是转型退出,包括一些龙头平台也走上了转型之路。

在转型路径方面,今年年初发布的“175号文”指出,应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近日召开的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则明确提到,支持机构平稳转型,引导无严重违法违规行为、有良好金融科技基础和一定股东实力的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对于极少数具有较强资本实力、满足监管要求的机构,可以申请改制为消费金融公司或其他持牌金融机构。并未提及一直以来被各大网贷机构视为重点转型方向的助贷。

有多家P2P网贷机构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已经在积极调整转型姿态。考虑到消费金融公司门槛远高于网络小贷公司,如非金融机构作为主要发起人时要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300亿元人民币等,大多数P2P网贷机构只能争取成功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

薛洪言坦言,行业最后终局如何,很大程度上要看届时未转型的平台还有哪些,实力如何等因素。从逻辑上看,转型退出的大平台越多,P2P未来作为独立行业存在的概率会越低。

牢抓平台合规转型 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

“在出清大潮中,P2P平台最紧要的任务仍是提升业务合规性。”肖飒认为,事实上,近期发布的法律法规就是对于P2P市场急需整治的问题的回应。

杨东谈到,P2P网贷行业目前存在四大主要问题。“包括P2P大额标的风险、网贷企业自融与网贷刚性兑付、校园贷与现金贷的违法风险以及‘数字地球’时代客户数据的滥用、盗用等(如不加限制地使用爬虫技术)带来的数据违法违规风险。”杨东说。

肖飒则特别提出,《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是对P2P领域的一次重击,P2P领域的刑事风险陡增,所以P2P市场急需暂停业务,进行业务合规,避免构成非法放贷。肖飒说,“企业不能抱有侥幸心理,更不要顶风作案,对于利率的设定,要控制在年化36%以下。”

与此同时,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和出清将过程中,消费者权益保护依然需要得到重视。此次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强调,在推进行业风险出清过程中要切实保护投资人合法权益,维护各地经济金融和社会稳定。

董希淼指出,无论是地方政府、监管部门还是网贷机构,一定要做好投资者权益保护。退出时,要做好退出计划,尽力做到平稳退出,把给投资者带来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我认为重中之重,就是保障集资参与人的知情权和参与权。整个出清规程,要让消费者参与其中,进行退款的协商,同时让消费者监督整个过程,避免出现跑路。”肖飒还表示,相关部门的参与也很重要,如何进行牵头,如何统领整个清退过程和设定大纲都需要相关部门参与。 

(责编:申佳平、刘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