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大金服借贷端突遭清盘监管指令还是自身问题?(独家)

于凡

2019年08月19日08:59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原标题:证大金服借贷端突遭清盘监管指令还是自身问题?(独家)

从地产到金融,凭借微金融一路高歌的证大金服突然急刹车,于近日宣布清盘借贷端,证大咨询、捞财宝相继“停止新增业务”。

证大咨询将“停止新增业务”归咎于“政府监管要求”,捞财宝则称“因存管银行单方面终止存管合作”。那么,真是如此吗?《国际金融报》记者进行多方调查,探究真相。

1 突然清盘

故事的开端还要从两则通知说起,证大金服旗下上海证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证大咨询”)于8月12日向全体员工发邮件称,即日起暂停所有贷款新增业务,保留正常的贷款催收,并决定提前终止公司总部及全部分公司人员劳动合同。据悉,提前终止劳动合同涉及的员工有数千人。

随后,证大金服旗下网贷平台捞财宝公告称,因存管合作方华瑞银行自身业务调整,华瑞银行单方面决定在2019年8月13日起终止存管合作。新的存管合作开展需要时间,在无存管的情况下,基于合规要求,捞财宝平台停止新增业务。因支付通道同时关闭,即日起,平台停止充值服务与债权转让服务,但提现功能正常。

证大咨询、捞财宝同时突然宣布“停止新增业务”让投资人如坐针毡,上海本地投资人第一时间赶到浦东新区芳甸路的证大金服一探究竟。

8月13日上午,《国际金融报》记者赶到上海浦东新区芳甸路证大金服办公地时,楼外的路边停着五辆警车,其中三辆黑色依维柯标有“特警”字样。记者走近发现,车内坐着安保人员并非特警队员。

当记者准备进入证大金服办公楼时,记者听到证大金服工作人员在门口和投资人通话,告知当下情况并安抚投资人。该工作人员表示,“证大咨询所有人都离职了,贷款端已经都不需要了,催收部门还在的。贷款端清退和我们没关系,理财端还在上班,不用担心。”

记者进入证大金服办公室发现,现场已有近百位投资人,以中老年人为主,保安或站或坐地分布在办公室各区域,三五名佩戴执法仪的民警则聚集在一个小办公室内。

起初,投资人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听证大金服工作人员讲解公司目前的情况,总体情绪平稳,证大金服工作人员也引导投资人填写相应表格,收集投资人的诉求。

在沟通一段时间以后,投资人担忧、不满情绪逐步释放,引发多次小范围争吵,甚至投资人内部也因是否要报警而引发争吵。争吵发生后,在场民警出面协调,气氛才逐步缓和。8月13日当天,记者询问多位证大金服工作人员,皆表示没有高层领导在场。

有证大金服员工表示,“戴总(戴志康)怎么可能来这个地方,你想想他会来吗,他不可能会来这个地方的。”一旁的老年投资人称,“怕人把他吃了,他哪敢来啊。”

2 互相甩锅

证大金服借贷端清盘消息传出后,港股上市公司上海证大(00755)第一时间澄清: 本公司与证大咨询无任何业务往来。证大咨询实控人戴志康已于2015年2月13日完成其所持有的本公司控制性股权的全部转让,并已不再担任本公司任何职务。本公司与证大咨询无任何股权关联关系,亦无任何交叉持股现象。

官网显示,证大咨询是证大金服旗下控股子公司,作为证大金服微金融服务平台的借款咨询服务端,依托证大集团在金融领域二十多年运作经验,以创新的模式为中国众多小微企业主、工薪阶层等高成长性人群提供信用借款规划服务。

捞财宝是由上海证大爱特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运营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平台,公司成立于2014年1月,股东为已成立26年的证大集团(上海证大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具有近8年小额信贷领域专业经验。截至2019年7月,捞财宝借贷余额49.96亿元、借贷余额笔数93914笔,利息余额5.58亿元。

上海证大澄清之后,上海华瑞银行相继发声,称“关注到网络上关于我行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不实传言。未对尚在存管服务协议存续期内、双方未就终止合作达成一致意见的网贷平台单方面关闭或停止存管系统的功能。”

华瑞银行称,结合国家对网贷行业的相关政策要求,如网贷平台有良性退出计划,华瑞银行将依照相关法规,以充分保证投资者权益为基本原则,全力协助网贷平台稳妥处置相关事宜。对存管服务协议到期的网贷平台,存管协议终止不影响其存量用户还款、提现。

在办公现场,有证大金服员工仍对投资者表示,“因为存管银行不和我们合作了,我们没办法再做了,因为规定P2P要有第三方存管。”

对于这一说法,投资人表示可以找其他银行存管。对此,有证大金服员工干脆称,“所有商业银行都不允许做网贷资金存管业务。”

另有投资人提出质疑,银行不存管应该会提早通知,不会突然停止。该投资人直言不该让华瑞银行来“背锅”。证大金服员工辩解说,没有让银行背锅。此前银行有通知,存管合同是签到8月13日。

记者掌握的一份由华瑞银行出具给捞财宝运营公司的告知函显示,“因行业变化及政策调整,贵我双方签署的协议(资金存管协议)即日起终止。我行将在2019年8月13日起陆续停止对贵司的资金存管账户及系统服务。贵司应于我行函告日后30个自然日内,对投资人公示终止存管合作的信息。”

3 监管风暴?

正当投资人与证大金服员工就存管银行事宜“争论不休”时,证大金服员工透露,在华瑞银行宣布不再进行资金存管后,戴总找了其他的银行存管,但是监管部门已经明确表态不让捞财宝继续运营了。

监管要求清退,是证大金服员工“统一说辞”。在记者进门时就听到证大金服员工对投资人表示,“上周末的时候戴总去金融监管局,说要增资5个亿备案,但金融监管局方面要求清退,如果不退后果自负。戴总还去找了北京的关系,被告知北京10月份以后也要清退。”

这一说法和证大金服工作人员于8月14日凌晨在沟通群里的说法基本一致。该工作人员称,上周戴总去金融监管局开会确实一开始是谈增资事项,去了以后发现除了对接证大的金融监管局领导在,还有经侦人员。“对接的金融监管局领导直言陆金所已经搬了,你们也不要做了,然后经侦直接问戴总相关数据”。

“戴总后来问金融监管局是不是可以给政策,金融监管局说是企业行为,自己处理,但是不能出乱子,做好维稳。只要出问题,经侦出面就没有回旋余地。从金融监管局出来以后,戴总联系了自己在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的同学问有没有可能将证大并入捷越,被告知没有可能。”上述工作人员表示。

随后,《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了网贷平台捷越联合的相关人士,该人士对记者表示,“虽然证大金服有捷越的股份,但是捷越是完全独立运营的公司,没有任何业务交叉,就算证大旗下其他子公司有调整,肯定不会对我们有影响。”

此外,有现场工作人员还透露,上海目前是“一刀切”,包括在美国上市的拍拍贷、你我贷,开会的时候明确说了,不退可以,但后果自负。

对此,记者第一时间联系拍拍贷及你我贷相关人士核实消息的准确性。拍拍贷相关人士在回复“我去问问我们GR(对接监管相关人士)”后再无回应。你我贷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我们不好做任何判断,烦请以监管的官方消息为准。”

8月13日下午,记者同两个投资人一起到浦东新区金融工作局求证这一消息。浦东新区金融工作局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国家宏观层面的政策是鼓励网贷良性退出,但是在这个时间节点上退出是企业自主的选择,目前为止,浦东新区金融工作局没有哪个部门可以下指令要平台关门。

“我们对它有指导意见,要求它‘三降’,只起指导作用,没有强制性要求。我和很多投资人解释了,我们这个单位一没办法停平台的业务,二没办法抓平台的人,三也没办法冻结平台的账户,没有监管权,只是贯彻国家的清理整顿工作。”浦东新区金融工作局工作人员称。

针对平台工作人员表示兑付方案需要金融监管局批示才能公布,浦东新区金融工作局工作人员表示,没有明确一定要报,企业自主选择是否向金融监管局报备兑付方案。

对于约谈拍拍贷、你我贷,浦东新区金融工作局工作人员直言“都要谈”,“这本身是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一部分,也鼓励企业‘能退则退’,市面上所有的P2P都在贯彻‘三降’要求。目前市面上的P2P基本达不到备案要求。”

4 自身问题?

除了监管指导因素,有投资人怀疑证大咨询、捞财宝突然清盘还有自身原因。天眼查显示,证大咨询自身风险有22条,周边风险有72条,预计风险有213条。

其中,有4条涉及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另外,证大咨询多家分公司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早在2018年12月4日,扬州市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第四批风险提示,10家企业被列入风险提示名单。证大咨询扬州祥云路分公司赫然在列。

此外,在21CN聚投诉平台,关于证大咨询高利贷、阴阳合同、暴力催收的投诉贴多达535篇。投诉人陆女士表示,于2018年3月在证大咨询借款49000元,实际到账45472元,分36期,每期偿还2184.31元。现已还16期,合计34944元。本人现主动要求结清该笔借款,结果提前结清证大财富却还需要我支付30688元。到账45752元,实际16期总共需还65632元。多次协商无果,协商无门,提前结清还需要这么多,提前结清金额已超出国家规定金额。

有投资人对记者表示,“证大金服原来是做线下理财起家的,后来发展线上(网贷平台),本来说线下全部清掉的,但是线下摊子没办法一下子收掉,后来又说有一部分债权可以通过线下购买。”

记者了解到,证大金服通过证大咨询和上海证大大拇指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向投资人开展线下理财业务。有投资人称,“线下基本上是大客户,金额更大。”

记者查询中国基金业协会网站,并没有查到证大咨询和证大大拇指财富管理有限公司的备案信息,通过以关键词“上海证大”检索,含“上海证大”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仅有上海证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证大大拇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证大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及上海证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四家,其中上海证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目前没有正在管理的私募基金。

投资人对记者表示,签订的是个人理财合同,就是线下理财,不是私募,不是基金合同。“现在线下只有两个产品,一个按月付息,一个按年付息,原来还有按季度付息的产品”。

如果不是私募,归为网贷一类的话,《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早已明文规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不得自行或委托、授权第三方在互联网、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等电子渠道以外的物理场所进行宣传或推介融资项目。

“是不规范,监管办法出台以后,证大理财经理也和我们讲,原来的线下业务要转到线上来,线下资产逐步在清,但结果还是保留了一部分债权,仍有一部分是线下做的,并没有清完。”投资人表示。

最新消息显示,捞财宝在8月16日发布公告称,平台成立良性退出专项工作小组,集团建立支持工作小组。戴志康在给捞财宝用户的一封信中表示,“平台还在,证大还在,我还在。我们有能力实现平台的良性退出。”

(责编:王仁宏、章斐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