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力普惠金融 纾困小微企业

◎ 记者 黄希

2019年06月17日08:26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中小企业对任何国家的经济都是至关重要的,他们是主要的创造就业的地方,占了60%的就业和40%的GDP。”6月13日,安盛集团董事长Denis DUVERNE在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第四场全体大会“支持民营企业与中小微企业发展——普惠金融主战场”开场时谈到。

  但在全球范围内,“融资难、融资贵”仍是困扰各国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发展的瓶颈,而解决这一问题更需要全世界集思广益。

  直面困境

  当前中小企业发展面临多重困境,融资难题是其中一只“拦路虎”。

  布达佩斯证券交易所首席执行官Richard VEGH在分享匈牙利的“普惠金融”经验时谈到,匈牙利共有1000万人口,大约有70万家中小企业。“我们对匈牙利的中小企业进行研究后发现,在中小企业面临的重大挑战中,融资只是排名第四的问题。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找到新客户,其次是如何找到好员工和人才,第三是如何应对工资上涨的问题。所以对于中小企业而言,他们要更具竞争力,要解决成本上升问题”。

  面对融资挑战,Richard VEGH表示,“虽然匈牙利是个小国,但我们具有创新性。除了对中小企业提供贷款外,我们还通过债券市场、股权市场来帮助他们融资。”

  淡马锡国际私人有限公司总裁Gregory CURL指出,很多小微、民营企业没有经历过一个完整的信用或信贷周期。对于他们来讲,流动性是非常重要的,如何解决小微、民营机构的资本金和贷款流程问题,是一个重要挑战。

  此外,Richard VEGH还从保险公司掌舵人的角度谈到,目前全球只有50%至80%的中小企业有保险,还有相当部分的中小企业都没有受保。如果小企业遇到意外事故,比如家庭事故或者火灾、洪水等,那么很快就会致贫。

  如何破题

  化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要抓准“普惠金融”突破口。

  在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理事会联席主席兼院长贝多广看来,发展普惠金融很重要的一点是建立一个普惠金融的生态系统。这个生态系统应该是大银行、中小银行、非银金融机构各有其位、各司其职。

  贝多广还谈到,科创板本质上也是普惠金融,因为它支持的大量科创企业,也是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科创板使得资本市场介入到普惠金融中来。普惠金融当中的很多信贷资产也可以通过证券化的模式,将资本市场和传统的银行信贷联系在一起。

  “独行快,众行远。对服务小微而言,每家机构不是自己要做单打冠军,拿到团体冠军才更重要。”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指出,现在中国小微企业非常多,只有共同合作,不同的公司比如说金融科技公司和金融机构之间深度合作,才能覆盖得更多更广。

  井贤栋强调,数字技术是包容性发展的最大红利,也是前所未有的机会,金融机构和科技平台可以建立一个合作共赢的生态,让金融服务变得更加普惠。他表示,现在随着服务市场的下沉,越是到最后一公里,用户的需求更加多元。如果要满足更多下沉客户的需求,就更加需要加大合作。

  政策红利

  监管部门又如何推动商业银行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呢?

  中国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在会上分享了几组数据:

  一是小微企业融资覆盖面扩大。现在有贷款的小微企业数量为660万户,大约占正常经营的小微企业户数的25%。

  二是针对小微企业信贷的投放量在大量增加。2018年至今,授信1000万元以下的普惠小额贷款增长了2.36万亿元,增长幅度达31%,比各项贷款增速高出12.5个百分点。

  三是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逐渐下降。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第一季度发放的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平均降了0.9个百分点。

  四是商业银行对小微企业服务的效率在提高。许多商业银行在大量运用数字技术,成贷、放贷效率非常高。

  五是推动小微企业发展也要可持续。2018年新发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低于整体贷款不良率,其中大型银行的不良率都控制在1%左右。

  李均锋还透露,监管部门将于近期释放一些政策红利:将提高商业银行对小微企业贷款的不良容忍度(从2%提至3%),增加商业银行对小微企业贷款享受风险的优惠额度(从500万元提至1000万元);推动商业银行机制改革,使商业银行基层形成“敢贷、愿贷、会贷”的机制。

(责编:李楠桦、刘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