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国与世界经济怎么走?专家们这么看

2019年03月22日09:59  来源:人民网-金融频道
 

人民网北京3月21日电 (记者朱一梵)2019年中国与世界经济怎么走?3月21日,主题为“2019中国与世界经济展望”的首届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召开。多位来自国内外金融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与领军学者就中国与世界经济的发展趋势、政策走向分享观点和看法。

谈杠杆率,专家们这么说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紫光讲席教授周皓:只要不搞“大水漫灌” 不会出现杠杆率的恶性增长

周皓直言,“我的核心观点是,我觉得中国经济未来高质量的增长和发展,要取决于杠杆率的稳定和改善。”。中国债务总量不是问题,结构才是问题,如地方政府债务、部分国有企业债务,可能产生金融系统性风险。他认为,杠杆应该是稳定地改善,和结构上改善。如果现在这种温和的增长和温和的通胀的宏观经济环境能够延续下去,我们相信杠杆率结构性的自我改善是正逐渐发生的,这也是中国未来经济高质量、高素质增长和发展重要的条件。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控制杠杆率水平不如控增速

“最近这一两年总杠杆率似乎显出了稳定的迹象。”黄益平介绍了他目前从事的相关研究,并基于此提出两个建议:第一,控制总量不如控制部门,意味着一刀切的去杠杆可能还不如结构性的去杠杆;第二,控水平不如控增速,意味着稳杠杆可能比去杠杆更加合适。

——美银美林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乔虹:宏观基本面缓步回升 更要关注外部风险

乔虹对2019年做的三个主要的判断:第一,经济增速会起暖回升;第二,在中美贸易的方面,我们认为前途应该是光明的;第三,除了中美贸易之外,仍然还要警惕整个国际政治经济形势之中可能的风险点。

谈贸易,专家们这么说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紫光讲席教授、CIFER主任鞠建东:建立竞争而非垄断的技术市场更加重要

鞠建东分享了两个观点:第一,全球经济秩序里面的主要矛盾是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经济基础主要是指经济里面的三足鼎立结构;上层建筑是全球货币体系和制度——全球货币体系是美元主导,全球的治理体系是美国主导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这样的矛盾我认为会长期的存在。第二,从去年以来,我们所经历的全球国际贸易的冲突,可以看出一种新的趋势。这个新的趋势我认为是全球国际贸易的冲突,出现了不对称结构性的变化,这种变化集中表现在技术市场和产品市场的不对称。

——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全球流动性从不足变为适当宽松

姚余栋认为,世界经济发展面临全球货币体系多元化、贫富差距加大、民粹主义盛行,经济全球化再平衡等多个问题。总体来说,遇到的挑战是比较多的。但总体全球流动性不足到走向相对宽松,为新兴市场国家带来了难得的喘息时间,也给中国经济带来了更进一步的机遇,中国经济将继续乘风破浪,保持新常态繁荣。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大中华区经济研究主管朱海斌:全球经济有两个关键的主线

朱海斌认为,在2018年和2019年,全球经济有两个关键的主线:一是美国的贸易政策的变化对全球贸易体系所可能带来的冲击;二是全球货币政策重新进入相对宽松的状况。这两点都会对经济带来深层次和长期的影响。

谈2019年经济形势,专家们这么说

——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下半年经济增速会比上半年好

对于2019年的展望,沈光建认为,中国宏观经济将呈现出“前低后高”的势态,“我对今年经济的判断是上半年经济增速较低,下半年经济增速会比上半年好。”他认为,政策对经济的支持力度可能高于预期。同时,他也表示地方债务问题值得警惕。

——巴克莱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常健:触底反弹已经开始

常健认为, 中国经济在今年的一季度已经触底开始反弹。从周期角度,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但经济复苏形势还很严峻。在全球经济放缓,PPI通缩,房地产回落这三个拖累内外需下行压力下,我觉得中国利率还是有进一步下行的空间。

——野村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陆挺:经济下行压力还很大

陆挺分享了他的三个观点:第一,今年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还是非常大的;第二,传统的政策空间的确小了;第三,今年经济形势的好转,有赖于非传统政策的执行。

本届论坛由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CIFER)与京东数字科技联合主办,论坛以“2019中国与世界经济展望”为主题,来自国内外著名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与领军学者热议中国与世界经济的发展趋势、政策走向。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是CIFER举办的系列论坛,论坛定位高端、权威、前沿,将形势分析、政策解读、实践建言与学术研究融为一体。 

(责编:朱一梵、仝宗莉)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