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债市吸引外资表现抢眼 纳入国际指数寻更大突破

孙璐璐

2019年01月18日08:08  来源:证券时报·e公司
 

作为位列当今全球第三大的中国债券市场,正吸引着更多外资的流入。

2019年,中国债市有望在纳入国际主流债券指数中寻求更大实质性突破,这将为中国债市带来大规模被动配置型境外投资者的进入,进而也撬动主动配置型境外投资者的“跟风”。

与此同时,中国债市对外开放的进程并不会因为纳入国际主要指数就完工,今年中国债市有望在推出债券ETF指数型产品、全面放开回购交易、大力推进人民币衍生品使用等方面有更多改革突破,以回应境外机构投资者对于流动性、风险对冲等方面的诉求,进一步深化中国债市与国际市场的接轨。

外资加码布局中国债市

统计表明,截至2018年末,境外投资者持有中国国债占比已达8.1%,持有全部境内债券占比在2.3%左右。特别是“债券通”开通后,由于其交易机制更贴近境外投资者的操作习惯,去年成为境外机构涌入中国债券市场便捷而热门的主要渠道。2018年末,境外机构投资者数量1186家,持债规模1.73万亿元。其中,“债券通”下的境外机构投资者数量505家,持债规模1800.89亿元。

彭博中国总裁李冰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中国债市净流入资金规模的激增并不是最重要的,近年来,中国债市在对外开放方面所取得的最显著成果,是来自于境外参与机构类型、所属地区以及背景的日趋多元化。

“中国债市最早吸引的是主权基金、海外央行等境外机构等进入,但在过去3~5年的时间里,大型资产管理公司、对冲基金等各类境外机构都有参与进来,投资者结构的多元化才更为关键,这会对债市流动性带来根本性的改变。”李冰说。

尽管在过去三五年的时间中,外资持续“加码”布局中国债市,但2018年更是取得了飞跃式发展。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债券市场外资净流入规模约为1000亿美元,占新兴市场流入外资规模的80%。根据彭博的统计显示,2018年境外机构投资中国国债的总量甚至超过境内的国有大行。

更多外资在去年开始投资中国债市,除了有“债券通”的助力外,李冰认为,市场开放政策的实施、市场基础设施的丰富和完善、中国债市的投资价值、市场透明度、流动性提高等因素都是撬动国际投资者投资中国的主要力量。其中,在投资价值方面,中国国债收益率远高于美欧日等发达国家国债,也高于同一信用等级的其它主要国家债券。

更为重要的是,2019年,中国债市有望在纳入国际主流债券指数中寻求更大实质性突破,这也将为中国债市吸引来更多的境外投资者。

当前,国际上使用最广泛的三大旗舰债券指数分别为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 富时世界国债指数,以及JP摩根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债券指数。

去年9月,富士罗素宣布将中国列入其旗舰指数的观察国名单,现在正在进行一系列细节磋商,特别是与全球主要投资者进行交流,寻求与他们达成一致意见,并希望能在今年9月份之前实现中国债券纳入富时世界国债指数。

更为近在眼前的是,彭博公司有望于今年4月将中国债券市场纳入其旗舰指数“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完全纳入全球综合指数后,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债券将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之后的第四大计价货币债券。

彭博如期将中国债市

纳入旗舰指数存变数

尽管彭博和富时罗素都公布了将中国债券纳入旗舰指数的意向时间表,但最终能否如期纳入仍存变数。

彭博全球指数负责人Steve Berkley昨日在会上透露,全球投资者支持将中国债券纳入全球综合指数,但同时在运营层面有很大顾虑。此前彭博提出了纳入全球指数之前需要解决的三个问题,包括明确外资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的税收问题、实施券款对付结算(DVP)安排、交易分仓等,这三个问题中国都已经帮助解决了。但国际投资者又提出了另外的一些运营方面的顾虑,比如国际托管机构是否已准备好提供相关服务、爱尔兰央行对于“债券通”尚未批准,部分日本机构提出了更多关于税收的问题等,彭博也会继续与这些投资者进行讨论,寻求解决方案。

“但毫无疑问的是,中国一定会被纳入全球综合指数,只是存在纳入时间稍微推迟的可能性。”Steve Berkley称。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昨日对此则回应称,去年彭博董事长高逸雅与他会谈时曾提出上述三个纳入全球综合指数的前提条件,中国方面在2018年9月之前就把这三件事办完了。“不过,虽然制度建设已做好,但对市场参与者来说,你们准备好了吗?如果个别少数投资者因为没有准备好,就要求彭博延期了指数纳入中国债市的进程,对大部分投资者来说是不公平的,这种诉求也是不合理的”。

不过,从境外投资者所反映的投资诉求看,中国债券纳入全球指数只是债市对外开放过程中的一步,与国际市场相比,中国债券市场在流动性、风险对冲、产品类型等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具体来说,在流动性方面,中国债市二级市场的流动性依旧相对较低,有债券投资人士甚至表示,债券市场中,流动性最好的就是新发债券,但债券发行完2~3周后基本在二级市场就没什么交易了,现在提高流动性的关键在于如何激活老券的流动性,可以考虑加大国债续发次数、加大债券随买随卖力度等。

在产品类型方面,不少业内人士呼吁应进一步丰富“债券通”项下的债券交易品种,特别是债券回购品种和衍生品产品。农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胡艳就表示,随着中国债券市场纳入到全球主流指数后,更多的被动投资者会加入进来,他们的投资模式和投资诉求与原来很多主动管理型机构不一样,对指数化产品也有更多诉求。

潘功胜则透露,下一步,将继续完善债券市场相关安排,主要从以下三方面推动进一步的对外开放。一是债券市场互联互通,研究推出债券ETF等指数型产品发展;债券中央存管机构(CSD)互联互通。二是境外投资者关心的部分制度安排,包括有效支持境外投资者的特殊结算周期需求;外汇局正研究优化境外投资者参与外汇对冲交易相关安排;财政部计划增加2019年关键期限国债续发次数。三是回购和衍生产品,适时全面放开回购交易;大力推进人民币衍生品使用。

(责编:李玥、李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