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风险“慢撒气” 金融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幕拉开

孙璐璐

2019年01月03日08:05  来源:证券时报·e公司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和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先后召开,为今后一段时间内经济金融政策走向指明了目标和方向。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提出,“要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优化经济结构”、“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等。在前不久结束的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也有涉及不少关于2019年金融政策目标的表述。可以看出,中央对金融领域的高度重视,已经早已不再局限于对货币政策目标的制定,而是对金融风险防范和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倾注更多关注和希冀。

  当今的中国,有着全球总资产最大的银行体系,保险业保费收入位居全球第二,同时还拥有世界第三大债券市常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金融业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我国金融业仍旧“大而不强”,资本市尝房地产、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等领域依旧风险暗涌,直接融资占比低、民企融资难融资贵的融资体系结构性矛盾突出待解,这些问题的存在,令金融体制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呼之欲出。

  正如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近日所说,当前的金融风险隐患,很多是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失衡、经济循环不畅、现代企业制度尚未建立、金融治理能力不高所造成的,或者是它们的反映。所以,防范金融风险,既要治标也要治本。有效遏制各类违规违法行为、整治各种金融乱象实际上都属于治标;而通过改革开放,用市朝、法治化手段,妥善解决当前体制机制存在的问题,才是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金融乱象的治本之策。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明确提出,要以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为重点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本次会议对金融体制改革目标的制定可谓非常具体,涉及城商行、农商行等区域性银行回归本源,完善金融基础设施、资本市场改革、财税体制改革、转变政府职能等多方面。可以预见,2019年金融领域将迎来更多体制机制变革的“大事件”。

  以总杠杆基本稳定

  为前提

  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金融政策所制定的目标,概括起来主要包括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在防范金融风险方面,会议指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要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思路,防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和共振,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做到坚定、可控、有序、适度”。

  尽管会议提出仍要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思路,但市场对此的解读却观点不同。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就认为,尽管会议仍然提到坚持“结构性去杠杆”,但由于去年稳增长是首要政策目标,今年去杠杆或进入休整期,整体非金融部门债务占GDP的比重可能会小幅上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道富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结构性去杠杆,是通过不同部门的杠杆水平有升有降来优化杠杆结构,不简单追求杠杆总水平的持续下降,宏观杠杆率趋于下降但在具体的不同时间段可以有所波动。2019年应以稳杠杆为主,最终实现宏观经济的可持续增长。目前比较明确的去杠杆领域是去僵尸企业;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去隐性债务杠杆,加地方债表现形式的显性杠杆;金融领域应是以稳杠杆为主,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打造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常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也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结构性去杠杆就是在保持总杠杆平稳的基础上实现内部结构优化,但考虑到2019年名义GDP增幅会下滑,所以稳杠杆的压力将比2018年还大。因此,可以通过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的方式,既实现社融增速的提高,又能控制债务规模。

  但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这一政策目标提了多年,仍不见明显成效。鲁政委则认为,不应都把显著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的重心都放在主板、创业板、甚至是科创板等,而是应多关注未上市公司的股权融资,股权不一定是标准股权,可以多鼓励市场主体自行约定股权交易形式,有关部门只要做到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即可。

  增强市场韧性

  提高容忍度

  2018年国内金融市场就经历过多轮异常波动和共振,股市、汇市、债市、大宗商品市场等受国内外事件的溢出效应影响,互相波及牵连。而到了2019年,分析普遍认为全球金融市场波动会加剧,不确定性将成为常态。对中国来说,究竟要特别防范哪些金融市场的异常波动和共振?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明年防范市场共振和交叉传染是金融市场的工作重点,当务之急是要保持房地产市惩汇率市场的平稳。未来我国要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我国金融市场与全球市场的联系进一步紧密,外部国际金融形势的变化也会冲击金融市场的稳定。保持金融市场的稳定不仅利于金融市场的安全,也为经济的平稳运行创造条件。

  “越是处于金融体系核心的金融市场,其波动引发其他市场共振的能量越大,如银行、股票和债券市尝外汇市场等;风险暴露越大,其波动对其他市场的影响也可能越大。”陈道富称。

  对于应该如何防范,鲁政委认为,金融市场波动很正常,一方面,要在机制设计上容纳波动,实现风险的“慢撒气”,以增强市场的韧性。另一方面,预期管理也很重要但有不可控性,所以要增强市场主体“随波逐流”的能力,即在金融市场的波动中提高自身容忍波动的能力,例如债市违约常态化、人民币汇率波幅增加就逐渐被市场所接受和习惯,下一步就是要完善制度建设。

  陈道富还认为,预期在市场传导和共振中发挥重要作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必须及时回应社会关切,有针对性引导市场预期”。预期管理是一个高水平的社会管理框架,是在承认市场自由表达观点的基础上引导市场预期,背后的根本是基于信任的合理信息沟通。

  值得注意的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专门提及了要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并用“坚定、可控、有序、适度”八字定调,足见中央对该领域所潜藏风险的重视。陈道富指出,“坚定”表明了处理地方政府债务的决心,规范地方政府债务责任的方向不变。“可控”是对地方债务处理的目标,保证总体规模可控和处理过程的风险可控。“有序”指的是处置过程应有所规划,注重处置措施的节奏和搭配。“适度”是对处置结果和过程的度的把握。

  “从目前来看,已开展了摸清地方隐性债务底数和模式,严格地方债务责任等方面的责任,规范政府举债融资机制,也准备转变政府职能,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和健全地方税体系,"堵邪门"的同时加大"开前门"来匹配地方政府的事权和资金能力。既从短期也从长期、既从地方政府行为也从体制机制层面来处理地方政府债。”陈道富称。

  供给侧改革

  驶入金融领域

  从近期高层的密集表态看,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将自今年开始成为我国金融业的“重头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将驶入金融领域。

  央行副行长陈雨露近日就公开表示,当前,我国在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方面,在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方面,再次面临着两大长久存在的融资体系结构性矛盾的阻碍。一方面,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占比较低。另一方面,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融资状况与其在国民经济当中的占比不尽匹配。面对这两大结构性矛盾,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提出了深化金融结构性改革的新使命。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以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为重点深化金融体制改革。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当前金融体系结构亟待优化的领域就是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这就需要重点发展资本市场,会议也对2019年如何“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潮有详细表述。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作为工作重点,强调资本市场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要吸引更多中长期资金进入,应是将直接和间接融资比重、资本市场中长期和短期资金结构作为金融体系的突出结构问题。”陈道富称。

  鲁政委则建议,资本市场发展的一大着力点是要吸引“有耐心”的钱进入。“国外股权市场发展得好是因为有众多长期投资人,所以,我国也要进一步加大养老金、保险资金等长期资金入市的力度;同时,借鉴国外经验,积极发展养老保险制度体系的第三支柱,以此积累更多长期资金”。

  城商行农商行

  回归本源有何用意?

  关于金融体制改革,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一个罕见的提法不应忽视,会议特别指出,要“推动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业务逐步回归本源”。单独提及改革这类区域性银行背后有何用意?

  陈道富对此认为,我国正规金融体系仍具有浓重的“国有”或者国有行为特征的体系,缺乏真正以客户为中心、有清晰和特色的市场定位的正规金融机构。中小企业和民营经济融资难融资贵充分暴露出我国金融体系这方面的不足。与此同时,部分城商行、农商行和农信社出现了高风险,也与其脱离市场定位有关。城商行、农商行和农信社是基于当地区域、当地居民或农民设计的金融机构,只有回到这个“本源”,才能安下心来去发现所服务区域和群体的价值,并开发出客户所需要的金融服务,这既是防范风险的根本,也是完善我国投融资体系的根本。

  鲁政委也认为,当前存在的民企、小微企业融资困境既有客观原因,也有银行自身的问题。总体看,目前银行体系中各类银行所做的业务模式没有本质区别,各类银行都有“垒大户”的倾向。当初监管部门设立城商行、农商行的初衷,是为了让这类银行扎根当地的小微、“三农”,但后来这些银行的业务都走了样,“垒大户”、做非标和委外业务等让不少城商行、农商行不良率高企,因此,预计下一步将有一系列专门的政策出台,约束和规范区域性银行的业务,倒逼这些银行回归本源,扎根当地业务。

  银保监会元旦节前发布的《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异地非持牌机构的指导意见》,就禁止银行在非分支机构地区设立经营性和非经营性机构,此举就被看作是限制区域性银行盲目跨区经营,强调立足当地发展业务。

  王兆星也强调,要构建普惠与高端相结合、大中喧构协调发展,公平竞争的金融机构和金融服务体系。各类金融机构应当结合自身禀赋条件,市场定位,差异化发展,不断增强自身竞争优势。大型金融机构可以充分发挥产品、渠道和客户优势,增强综合化和国际化功能,成为行业发展的旗舰。中小金融机构包括互联网民营银行可结合自身比较优势,深耕细分市场,在专业化、特色化、精细化上下足功夫,拥有各自的独门绝技进行优势互补。

(责编:李玥、李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