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公募基金如何扭转“靠天吃饭”

苏长春 刘宇阳

2019年01月03日07:40  来源:北京商报
 

2018年收官,公募基金的年终“账单”也浮出水面。表面上看,公募基金业去年超万亿元的规模扩张以及超千亿元的分红成绩单可圈可点。但深入剖析后不难发现,公募基金多年来总体规模增长多为“靠天吃饭”,而非货基规模发展迟缓、风控能力缺失、高管变更人数居高不下等问题依然严峻。展望2019年,公募基金市场仍存多重挑战,新的一年,各大基金公司又该凭借什么突围,也打上了新的问号。

难改靠天吃饭

非货基发展滞涨

1月1日,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发布2018年公募基金规模榜单(以下简称“榜单”),榜单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共有131家公募基金管理人,合计管理基金数量5123只。其中130家已披露的管理基金资产净值12.94万亿元,份额规模12.8万亿份。对比同样由该机构发布的2017年数据来看,截至2017年底,共有122家公募基金管理人,合计管理基金数量4738只,管理基金资产净值总规模11.63万亿元,份额规模11.07万亿份。也就是说,2018年公募基金规模较2017年增长1.31万亿元,增幅约为11.26%。

除整体规模出现较大上涨外,在分红方面,弱市中的2018年,公募基金分红总量却同样出现增长。Wind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公募基金分红总额达1054.19亿元,累计分红次数2404次,较2017年的701.76亿元和1813次分别增加了352.43亿元和591次,同比增幅达50.22%和32.6%。其中,于2018年内分红仅一次的兴全趋势投资单次分红即达到36.81亿元,成为2018年分红冠军;而就分红次数来说,工银瑞信泰享三年、博时裕盈三个月和嘉实超短债以12次的分红成为2018年分红次数最多的基金。

表面上看,2018年公募基金虽然受到A股市场持续低迷影响偏股基金业绩不佳,但总体成绩仍可圈可点。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其规模的增长依旧难改“靠天吃饭”。榜单数据显示,2018年,债券型基金的资产规模直线暴涨,从2017年底的19255.07亿元增长到2018年底的30183.83亿元,资产规模增长56.76%。而货币基金的规模也从2017年底的63457.62亿元增长到75879.17亿元,全年增长19.57%,但2018年四季度出现了重要拐点,单季度缩水6568.08亿元,据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预计,货币基金流出的资金基本流入债券基金。

同期,榜单数据显示,股票基金2018年份额规模从2017年底的5587.39亿份增长到7558.65亿份,但主要是股票ETF基金等指数基金份额的增长,主动管理股票基金保持不变。此外,混合基金2018年资产净值与份额规模则双双下降。其中,份额规模从2017年底的17457.77亿份减少到2018年底的15476.53亿份,资产规模从20781.49亿元减少到2018年底的14874亿元。

沪上一位资深分析人士指出,受资管新规影响,2018年货基规模整体增速放缓,但流出的资金基本流入债基,仍处于固收类产品范围内,主动管理型的股基却几无增量。一方面与2018年A股的持续走低、投资者布局热情不高有所关联,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公募市场的主动管理能力普遍不足,弱市下抵御风险风险实力欠缺,导致只能“靠天吃饭”。

正如上述分析人士所说,据榜单统计,剔除货币市场基金和短期理财债券基金后的公募基金规模为4.78万亿元,占总规模的36.94%。较三季度末5.06万亿元下降了0.28万亿元。对比2017年底的4.48万亿元,2018年全年增长0.3万亿元,增幅仅为6.7%。而在Wind的2018年度基金公司规模排行榜中也注明,非货币理财规模在2015-2018年基本持平,增量主要来自货币基金。

23位总经理离职

高管出走居高不下

时值岁末年初,除业绩、规模等数据的总结外,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多家基金公司也于近日更换总经理人选。2018年12月29日,金鹰基金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总经理刘岩因个人原因于12月29日离任。同日,宝盈基金也发布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公告内容显示,总经理张啸川因个人原因于2019年1月1日离任,由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李文众代任。而德邦基金前总经理易强也于2018年12月28日离任,不过,其现新任公司副董事长一职,总经理将由陈星德接任。

值得一提的是,Wind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共有28家基金公司的总经理出现变动,其中,有23位总经理于去年离任。而就公告中显示的离职原因来看,部分总经理是由于升职变更,转任公司董事长及副董事长,如上述德邦基金的易强,还有中科沃土的杨绍基、建信基金的孙志晨等。也有人员由于任期届满而离任,如益民基金的黄桦以及华宸未来基金的许春华。而最多的还是因个人原因离职,约占全部离职原因的六成以上。

事实上,近年来基金公司高管人员变更的人数一直居高不下。Wind数据显示,2016-2018年间,年度高管变动人数分别为252人、244人和251人,变动家数分别为91家、89家和92家。有业内人士预计,公募基金公司作为市场化程度较高的资管机构,随着未来市场的震荡加剧、公募管理人数量的扩容以及公募人才市场化程度的不断提高,业内人事变动仍会呈现增长的趋势。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公募基金高管的变动,一般会对原基金公司的管理模式、产品布局、销售模式等产生较大影响,也由此引发对部分基金公司业务发展的担忧。在北京一家中型公募内部人士看来,目前基金公司高管频繁变更与行业内激励机制不足不无关系。“大部分高管当前仍属于职业经理人的角色,收入相对固定,和在股权等激励机制下工作的人才相比,积极性还是稍有不足。”该内部人士如是说。

偏股混合超四成跑输大盘

防御能力待加强

在业绩方面,2018年A股以2493.9点收官,全年跌幅达24.59%。但仍有超五成的普通股票型基金和超四成的偏股混合型基金业绩表现跑输大盘。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292只普通股票型基金(份额分开计算,下同)平均收益为-24.46%。而净值跌幅超过大盘指数的有149只,占到51.03%。

与普通股票型基金相比,股票仓位比例较低的偏股混合基金同样表现不佳,据Wind数据统计,583只偏股混合型基金也在2018年全年出现高达23.94%的亏损,且仅有银华消费A的收益为正,达到5.5%,其中567只产品的净值跌幅超过10%,261只产品业绩跑输大盘,占到总数的44.77%。

此外,受益于债市走牛,债券型基金2018年平均收益超4%,居2018年各类型基金平均业绩首位。但也有多只产品表现不佳,净值出现负增长。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数据可统计的1642只债券型基金(份额分开计算,下同)的平均收益为4.17%,其中,收益为负的有258只,占总体数量的15.71%。而华商基金旗下的华商双债丰利A/C领跌,跌幅高达32.86%和33.25%。

除了华商双债丰利A/C外,华商信用增强A/C、华商稳固添利A/C、华商可转债A/C的2018年净值跌幅均在10%以上,而华商基金旗下其余9只债基的收益则在-9.78%至-4.65%之间。也就是说,在债牛的行业趋势下,华商基金共17只债基在2018年的业绩悉数尽墨。究其原因,有业内人士表示,或与两度踩雷违约债相关,同时,该人士认为,机构投资者的集中赎回导致基金的正常运作受到影响也可能是原因之一。

南方一家公募投研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为防范债券踩雷,对于基金公司来说,一方面需要多策略防控信用风险,另一方面有必要完善信息披露,减轻投资者损失,避免非理性赎回造成的规模和净值的异常下降。而在投资者方面,也需要在产品选择时,关注基金经理过往的投研能力以及产品重仓的券种,增强风险防范意识,进行理性投资。

北京商报记者 苏长春 刘宇阳

(责编:李栋、朱一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