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新型学徒制2019年将在全国推开

本报记者  李  婕

2018年12月06日08:1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徐工集团作为企业新型学徒制试点,培育了大量企业急需的技能工人。图为徐工集团部分装备在江苏连云港港码头等待出口。
  王健民摄(人民视觉)

  在中国许多行当里,素来有“师傅带徒”的习俗,而今这一古老的沿袭正被注入新的活力。

  两年多前,徐工集团挖掘机械事业部的陈玉龙成为了一名企业新型学徒。既在岗又在校,企业学校双导师,一年多紧凑的培训经历,改变了他的职业轨迹。如今,他获得公司海外技术服务工作岗位,收入翻了大约两倍。

  “新型学徒制培训学习结束已经一年有余,而今回忆起那段学习时光,一些美好的回忆总是让我难忘。我很感恩,很珍惜这项培训学习。”陈玉龙这样说道。

  正在全国推开的企业新型学徒制是个啥制度?要解决什么问题?将怎样改变职业培训的现状?本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师傅徒弟配上对

  ——“招工即招生,入企即入校、企校双师联合培养”

  成为学徒前,陈玉龙一直琢磨的一件事儿是如何提升对公司产品的维修技能,同时更系统地接触其他的公司的产品与维修。

  跟年轻的陈玉龙不同,徐工集团矿山机械有限公司的迟英忠干了大半辈子矿山车电传系统,可是他发现“现场的装配工人、服务人员对矿山车特别陌生,基本原理都不懂”,正寻思着把自己的经验传授下去。

  一项试点,让他俩的愿望都落成了。

  2015、2016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会同财政部先后在22省区市开展企业新型学徒制试点工作,以新招用和转岗等人员为培训对象,实行“招工即招生,入企即入校、企校双师联合培养”。2016年3月,徐工集团成为江苏省首批试点单位,与下属徐工技师学院展开合作。

  专门开设工程机械技术服务、汽车技术服务与营销两个专业,从试点企业转岗工人中招收88名学徒,依培训内容和导师专长安排学校和企业导师,徐工集团关于企业新型学徒制的率先尝试就此开始。

  在一年多培训期,陈玉龙周末到徐工技师学院集中听课学习,除日常事务之外,工作日则更多到生产一线了解产品和工序流程,和师傅在生产线上讨论维修问题。迟英忠则主要承担矿机装配电气部分的安装、调试和故障排除培训。“基本都是手把手教他们,学徒外出服务期间通过电话、微信给予技术指导。”他说。

  学习氛围挺浓,陈玉龙印象最深的是在技师学院午餐时的特殊“餐点”。“说是餐点,其实是讨论上课的知识点和工作中遇到的维修问题。输的一方要请客给我们加餐,午餐气氛热烈而活泼,很多知识点与维修经验也被大家所掌握。”他说。

  为了保障学习效果,试点作了制度设计。徐工技师学院培训鉴定部负责人韩红芹告诉本报记者,学徒培训主要采取轮岗训练和企业典型工作任务驱动的方式进行,企业和学校各自开展培训考核。除此之外,还有激励。对学徒,带薪学习,培训期间平均支付学徒5000元/月的薪资,休息日集中学习还给予加班待遇;对导师,在年底业绩评价时给予绩效加分奖励,将带徒情况纳入评聘晋升条件。此外,相关部门对开展学徒培训的企业按规定给予职业培训补贴,学徒每人每年的补贴标准原则上不低于4000元。

  有活就有人,人人有活干

  ——“实操+理论”,适应岗位对劳动者素质更高要求

  第一次尝试,过程中难免有开展不顺的情况。

  徐工技师学院机电专业骨干教师余自俏是这次试点的学校导师,她在刚开始的时候发现,学徒在岗位急需学习的基础知识、技术问题与学校的教学进度计划有较大区别,所以需要和学徒以及企业导师沟通,重新配合企业生产实践的需要调整教学内容,保证学校培训和企业实践同步。

  “试点项目让我更深入了解企业对技术工人知识和操作技能的需求。”余自俏说,这种培养机制解决了学校教育与企业实践脱节的问题,同时,学徒在了解生产过程后再来学习相关理论知识,也避免了以往技工学徒重实操轻理论的倾向。

  而对企业导师徐工集团起重机械事业部李戈来说,“会干不会讲”是他最初的烦恼。“技能好是我的强项,但授课是我的弱项。我们徐工集团要求技能大师不仅自身强,还要能传授技能、培养队伍。”李戈说,借着试点,他提升了培训带徒能力,自己也取得了技能指导师资格。

  他们在实际中克服的问题,恰恰跟试点的初衷密切相关。

  “有人无活干,有活无人干。”人社部副部长汤涛说,在我国,劳动者技能水平与岗位需求不匹配的结构性就业矛盾依然突出。企业新型学徒制正是让职业培训主动适应经济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需求。

  而具体到职业培训,一直存在两个重点难点问题。一是培训的针对性、有效性不强,培训内容与岗位需求联系不够紧密、培训与就业脱节;二是企业主体作用发挥不够,一些企业开展职工培训的自觉意识、责任意识、投入意识不强。

  “全面推行企业新型学徒制,是支持企业发挥主体作用、提高培训针对性有效性的重大变革。”汤涛说。

  以徐工集团来看,试点期间,校企合作开发《工程车辆电气设备安装与调试》等11本培训系列教材,企业导师编制《轮式起重机装配》等14门培训课程标准,学徒培养的针对性大为提高。

  职工、企业、学校三方共赢

  ——从今年起到2020年底,力争培训50万以上企业新型学徒,2019年全面推开

  试点效果究竟怎么样?还是参与者说了算。

  现在,学徒陈玉龙已经远赴尼日利亚,担任徐工集团丹格特项目挖机产品服务项目负责人,收入翻了大约两倍。“经过一年多的学习,我对工程机械技术服务有了系统的认识,维修技术、服务管理和外语语言能力也得到了全面的发展。感谢国家给我们搭建的学习提升平台。”他说。

  韩红芹则告诉记者,徐工集团参与试点的88名学徒全部通过国家职业资格技能鉴定,全部与企业签订长期(五年)劳动合同,80%进入技术服务储备岗,薪资待遇普遍上涨30%。

  在各地试点中,都能找到因此获益的例子。首钢集团与首钢技师学院合作开展了试点。其中,集团下属京唐公司轧钢专业学徒通过培训,相应班组轧制成材率提高了1.13-1.65个百分点。

  学徒提高了技能水平,企业提高了经济效益,学校丰富了培训资源……首钢技师学院院长段宏韬说,“企业新型学徒制实现了职工个人、企业、学校的共赢。”

  “试点表明,新型学徒制在传统的企业师傅带徒这一模式基础上,引入职业教育培训机构协同开展培训,并由政府激励推动,给予政策支持和财政补贴,是政府推动校企合作、产教融合的行之有效的创新举措。”汤涛这样总结。

  不久前,人社部等部门召开全面推行企业新型学徒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向全国各地发起推开企业新型学徒制工作的动员令。汤涛在会上表示,会后,各地要马上启动企业新型学徒制工作,确保2019年全面推开。

  根据此前印发的《关于全面推行企业新型学徒制的意见》,从今年起到2020年底,力争培训50万以上企业新型学徒。2021年起,继续加大工作力度,力争年培训学徒50万人左右。

  这对迟英忠来说,或许又是一条好消息。因为他说,学徒以外的工友也非常想加入学徒队伍,有几位工人还要主动做他的“编外徒弟”。

(责编:李栋、朱一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