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份险企被重罚近700万元 罚金最高一家达140万元

苏向杲

2018年12月05日08:15  来源:证券日报
 

今年以来,财险公司一直是监管处罚的重点。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显示,今年11月份单月,保险机构(人身险公司+财险公司+保险中介)合计被银保监会处罚696万元,其中,9家财险公司合计被罚330万元,占比近五成。

值得关注的是,有财险公司被处罚140万元,成为11月份被罚金额最高的险企,《证券日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该险企被罚的原因为财务数据造假,具体操作手法为虚列技术服务费,用于补贴车险市场手续费。

罚金前三财险公司

均涉车险手续费竞争

纵观今年11月份被罚的财险公司,虚列费用用于车险手续费竞争为最主要的处罚原因,财险公司被罚金额位列前三的险企被罚均与此有关。

从被罚金额最高的财险公司来看,据内蒙古银保监局筹备组11月15日下发的处罚函显示,某财险公司赤峰中心支公司存在编制虚假资料的违法行为:2017年,该公司通过技术服务费等科目列支费用305380.55元,实际用于支付车险市场手续费。大连保监局还发现,该公司于2018年4月份使用其他赔案理赔照片替代1笔赔案遗失照片。因此,两地保监局合计对该险企处罚140万元,成为11月份被罚金额最高的保险公司。

虚列费用用于车险手续费竞争不止上述公司1家。天津保监局下发的处罚函也显示,某财险公司同样存在虚列服务费的问题,主要手法为套取资金用于向相关代理机构支付机动车商业保险超出约定代理手续费比例以外的销售费用, 造成财务业务基础数据不真实。天津保监局因此处罚该险企及相关负责人合计47万元,处罚金额位列被罚财险公司第二。

被罚金额位列第三的另一家财险公司,被罚原因与上述2家险企类似。新疆保监局下发的监管显示,某财险公司存在编制虚假资料的违法行为:2018年1月1日至4月30日,该险企车代业务一部制定业务促销方案,通过虚构宣传费、广告费等经济事项,套取费用共计65.95万元,因此对该险企处罚29万元。

整体来看,上述三家财险公司都因为车险经营不合规而被罚。

手续费上涨

侵蚀险企利润

随着行业的发展,市场竞争加剧,财险公司的手续费及佣金持续上涨,部分财险公司不惜通过虚列费用的方式套取费用用于“拼手续费”。

今年年初,原银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也表示,车险市场以高费用为手段开展恶性竞争的问题尤为突出,个别公司把赔付率下降带来的改革红利异化为竞争的本钱,导致车险费用水平居高不下。

从龙头险企来看,大型财险公司手续费也大幅上涨。例如,上半年某大型财险公司手续费合计支出257.4亿元,同比上涨了61.6%;手续费支出占原保险保费收入的比例为21.7%,同比上升了6.3个百分点。同样,另一家大型产险公司上半年手续费佣金支出为130.41亿元,同比增长57%;手续费占保险业务收入的比例从上年同期的15.8%上升到今年的21.5%。

财险公司猛涨的手续费也侵蚀了其利润。根据险企发布的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半数以上的财险公司三季度净利润环比下降。从上市财险公司的情况来看,三季度净利润环比皆下降,同时,三季度净利润的同比降幅比上半年的同比降幅有扩大之势。

长江证券研报表示,产险公司手续费及佣金大幅提升,超可抵扣范围,所得税费用补提导致实际盈利能力大幅弱化。从2017年起,随着商车费改推进到全国,上市产险公司的手续及管理费大幅提升,手续及管理费/(保费收入-退保金)占比超过18%。

实际上,监管也注意到了这一问题。今年7月20日,银保监会发布《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商业车险费率监管有关要求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各财产保险公司在报送商业车险费率方案时,应报送手续费的取值范围和使用规则是“报多少、给多少”。从8月1日起,人保财险、平安财险等多家财险巨头率先开始执行新的车险手续费率。而从8月8日起,行业已全面执行此新标准。这一手续费率是保险公司根据不同地区、险企的不同体量而自主约定的标准。

一直以来,车险市场由于竞争激烈,为了招揽客户,保险公司提高手续费率,然后将这部分佣金返还给消费者,实现保费“暗降”。“报行合一”之后,手续费率将大幅下降,“变相降价”的空间将被压缩。业内人士表示,规范监管将有利于行业长远健康发展,保险公司暗中竞相返点的“价格战”将得到遏制。

(责编:李栋、朱一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