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子公司在路上 银行全面备战

范佳慧

2018年11月05日07:59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内部调整

今年以来,已有招商银行、华夏银行、北京银行、宁波银行、交通银行、光大银行、平安银行、南京银行、民生银行、广发银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杭州银行、徽商银行共14家银行宣布拟筹建理财子公司。

那么,拟设立理财子公司的银行目前筹备工作进展如何?

某大型银行相关负责人张杰(化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设立理财子公司将从资本、法人等方面与银行母行进行隔离,既能够有效防止理财业务风险向银行体系蔓延,又能够激发资管业务转型发展活力。

多家筹备子公司的银行均表示,根据《管理办法》意见稿的要求,目前公司内部已在进行现有资管业务的转型和内部组织架构及流程的调整。

“我们银行已于几年前就完成资管业务事业部制改革,目前正在积极准备反馈意见,后续将待《管理办法》正式发布后,按照要求提出筹建申请。”张杰称。

另一位股份制银行的资管人士赵明(化名)同样表示,该行内部机构也已经按照子公司的模式调整完毕。子公司申请已经提交监管审批,并有望成为第一批成立的银行资管子公司。

此外,从产品端看,多家银行已加速了向净值化的研发与转型,新老产品的过渡也正在稳步进行。

“老产品中货币类产品的改造较为简单,对于不符合新规的产品逐步改造升级。新产品从封闭类长久期的产品开始尝试发行,未来会尝试引入全天候策略产品。”赵明表示。

今年7月,中信银行行长孙德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透露,该行把全部资管产品都进行了梳理,哪些需要回表、哪些需要叫停,做到心中有数。

“从短期看,在资管新规实施后,银行资管步入转型阵痛期,在过渡期内须完成产品净值化、客户分层管理、资产配置优化调整、运营体系升级、公司化改制等转型任务,时间紧迫,压力较大。但从长远看,度过转型阵痛期后,银行资管业务将迎来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的广阔前景。”孙德顺称。

剥离难题

据悉,商业银行的理财子公司和现在的理财部门相区别,相当于把银行负责理财业务的内设部门拿出来,单独作为一个子公司,原银行是母公司。在法律上,银行母公司、理财子公司各为独立的法人。

那么,从母行剥离出去的理财子公司将面临哪些实际困难?

张杰表示,未来该行的理财子公司将在事业部的基础上,进一步优化当前组织架构与运行机制。

“作为独立法人,设立完善的公司治理架构和议事规则。拟设立董事会和监事会,董事会承担公司经营和管理的最终责任,监事会对公司的经营管理进行全面的监督。建立相关授权机制和工作制度。董事会授权高级管理层开展具体经营管理。”张杰称。

一位银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剥离还涉及到利益分配等各方面问题,有待进一步明确。比如,理财销售、私人银行部门现在主要就是在做这块业务。”

当然,除去具有证券投资基金托管资格的27家银行应该设立理财子公司开展理财业务外,其余商业银行可以选择申请设立子公司,也可以选择继续以银行自身为主体开展理财业务。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旗下拥有控股公募基金公司(附属机构)的商业银行逾10家,包括五大国有商业银行以及各股份制银行。

除了如何从母行剥离,打算设立理财子公司的银行目前或许也在考虑其战略定位问题。未来理财子公司与旗下公募基金公司的业务是否会趋同?应该如何区分二者业务和定位?

“资管子公司和基金公司的定位问题,业内也有很多探讨。实际上,从银行系理财子公司和基金公司的产品范围来看是基本相近的,所以两者会存在竞争关系。”不过,上述银行业内人士称,“理财子公司的设立、人才储备以及主动管理能力的提升都需要一定时间,短期内对基金公司的影响不会很大。”

还有一个问题是在业务整合上。华创证券研究所分析师周冠南举例称,比如是否在现有的基金公司直接销售理财产品,还是基金公司相关功能合并进入理财子公司,仍然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截至目前,具有证券投资基金托管资格的27家银行中,尚未披露理财子公司设立计划的包括工农建中四大行、邮储银行、浙商银行、渤海银行、恒丰银行、上海银行、包商银行、广州农商行。

竞合发展

多位受访的分析人士指出,对于筹备设立理财子公司来说,人才储备极其重要。

相较于之前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本次《管理办法》意见稿规定公募理财产品能够直接投资于上市交易的股票,放开了理财子公司进行股票投资的限制。公募基金经理成了银行资管青睐的人才。

赵明表示,他所在的银行最近一直在招聘相关人才。“未来投研体系逐步扩航,从债券的信用评级开始,未来向股票投资方向发展,逐步向基金公司看齐。”他补充称。

更有媒体报道,银行资管人士去基金公司“挖人”。

“资管行业核心资产是人才。”一位基金公司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银行系资管子公司主要劣势在于权益投资这块,没有团队,没有研究平台,很难吸引到业内专业的投资经理。前期可以做MOM(管理人中的管理人),逐步培养自己的权益投资团队。”

那么,面对银行资管开出的丰厚待遇,是否有基金经理选择跳槽去银行资管子公司呢?对于此问题,该人士显得比较慎重:“可能会,具体要看长期的发展情况。银行资管子公司刚开始肯定是由目前资管部团队过去做。”

在投研队伍建设方面,华夏银行相关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我行资管业务的投研实力仍存在一定不足,市场化运营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人员配置也有较大缺口,未来我行将进一步开展人员招聘,补充人员队伍,建立和培养专业化的投研团队。”

不过,有不少受访人士表示,相比券商、基金等其他同业,银行系理财子公司虽然在投研能力上仍有待提升,但其依托母行在网点、渠道、客户和资金等方面的优势,在未来的竞争中依然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西南证券金融组首席分析师刘嘉玮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银行理财产品结构和之前大有不同,将以净值化产品为主,投资标的范围涵盖权益、固收、货币、基金、FOF(基金中的基金)、非标、另类等。后续规模做大,可能会对券商资管、公募的债券基金、货币基金的规模产生一定压力。

华夏银行相关人士对记者称,多年的理财产品模式形成了投资人对于理财产品收益率的固有观念。未来,净值型理财将逐步取代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投资者在接受净值型理财产品上需要很长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设立银行理财子公司对其他资管机构来说,不仅仅意味着竞争,也不乏合作机会。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赵亚蕊对记者表示,理财子公司的优势主要在固收类业务,基金公司在私募和公募方面仍具有优势,也可能会存在二者合作的形式。例如,理财子公司开展委外业务,委托基金公司操作,或者基金公司采取投资顾问的形式和理财子公司合作等。

不过,目前《管理办法》尚在征求意见阶段,且未来还会有其他配套文件出台。《管理办法》明确指出,“银行理财子公司应当遵守净资本监管要求。相关监管规定由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另行制定”。

除了净资本的具体要求,业内人士比较关注的、尚待明确的部分集中在理财子公司的资质申请流程,比如衍生品资质、外汇以及外汇衍生品资质、产品结构和标的限制、如何计提准备金等。

(责编:李栋、朱一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