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走近两成管理费 谁动了基金的奶酪

苏长春

2018年09月06日07:55  来源:北京商报
 

公募基金2018年半年报信披完毕,各大基金公司上半年的管理费收入也随之浮出水面。尽管今年股市行情不佳,但并未影响公募基金整体管理费的收成。据统计,上半年基金公司管理费收入超300亿元,同比增长近18%。然而,北京商报记者也注意到,今年管理费收入同比增长的果实,基本被支付给销售渠道的客户维护费(即尾随佣金,以下简称“尾佣”)所抵消。实际上,公募基金多年来支付给销售渠道居高不下的尾佣费用,已经成为基金公司的痛点和无奈,而渠道资源匮乏的中小基金公司,更是面临销售成本上升、盈利空间收窄的困扰。

尾佣比例高企 货基成提款机

受上半年股市行情影响,大部分基金产品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出现下降,但公募基金的管理费收入来源主要与基金规模大小挂钩,今年上半年公募基金规模的增长也带动了管理费收入的同比上升。

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布数据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公募基金净值规模为12.7万亿元,同比去年上半年的10.07万亿元新增2.63万亿元,增幅达到26.12%。相应的,2018年上半年123家基金公司共收入管理费309.62亿元,同比去年上半年的262.81亿元增长了46.81亿元,增幅达到17.81%。其中,包括天弘基金、易方达基金、工银瑞信基金在内的共8家基金公司的管理费收入超过10亿元,为首的天弘基金的管理费收入更是达到了28.46亿元。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上半年超300亿元的管理费并非都能落入基金公司的口袋里,为了更好地提升销售机构代销的积极性,基金公司还要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部分支付给销售渠道,如银行、券商、第三方销售机构等,这部分支出便是业内所称的尾佣,即客户维护费。Wind数据显示,上半年公募基金共支付给销售渠道的尾佣高达61.13亿元,占管理费收入的19.74%。

事实上,尾佣占比管理费近两成仅是公募基金行业的平均水平,部分公募基金公司的尾佣甚至超过六成。Wind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共有54家基金公司的尾佣占比超过20%,占基金公司总数量的43.9%。其中,中信建投基金、富安达基金、华泰(上海)资管和中科沃土基金4家公司支付尾佣分别占其管理费收入的46.84%、43.37%、42.57%和42.08%。而恒生前海基金和中银证券的占比更是高达57.15%和60.91%。

将时间轴拉长来看,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近年来公募基金的尾佣支出一直处于居高不下的局面。如2015-2017年三年上半年,基金尾佣占管理费的比例分别为17.45%、17.46%和17.54%。相对于前三年较为稳定的尾佣比例,今年上半年却出现了明显的上涨,尾佣比例提高了2.2%。

对此,深圳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市场部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上半年股市的低迷和黑天鹅事件的频发,导致大部分投资者倾向于选择风险较低的货币基金,而货币基金中的一部分产品属于宝宝类基金,这类产品的尾佣费率较高,通常能达到70%左右。随着尾佣较高的货基规模持续扩大,尾佣占管理费收入的比例也水涨船高。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募基金规模由11.6万亿元增长至12.7万亿元,增加了1.1万亿元。其中,货币基金的规模也由6.74万亿元增长到7.72万亿元,增加0.98万亿元,对公募基金整体规模增长的贡献率达到89.1%。

销售渠道强势 部分基金贴钱卖

居高不下的尾佣支出,无疑对公募基金公司赖以生存的管理费收入造成较大影响,但市场人士也无奈表示,当前基金代销渠道的强势地位短时间难以撼动。尤其对于中小型基金公司来说,与代销机构谈尾佣比例的话语权更弱,况且在新基金整体发行难的情况下,想要在尾佣支出上省钱可谓难上加难。

华北一家基金公司总经理助理对北京商报记者坦言,公募基金公司自己的直销渠道所覆盖的投资者人群,远不及银行、券商、第三方销售等这样专业的代销机构,很少有个人投资者愿意去基金公司买产品或咨询。在基金公司自身销售能力较弱的背景下,记者多方了解发现,近几年银行、第三方销售机构等渠道对尾佣的“要价”开始水涨船高。

以银行渠道为例,南方一家证券机构内部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支付给银行的尾佣比例实际上是需要基金公司去谈的,若银行代销的产品处于持续营销阶段,各家银行会根据基金公司品牌知名度、产品业绩、议价能力、规模等条件来决定最终收取的尾佣比例。据了解,收取中型基金公司70%左右的尾佣比例,都算是给面子了,一般第一年能进银行代销重点去推的基金产品,收取的尾佣比例,大约要价都在90%”。

上述证券机构内部人士还补充到,对于小型的基金公司,对银行销售渠道的话语权就更弱了,尾佣比例往往能给到管理费90%-100%,有的自身既是托管方又是代销方的银行要价会更高,很多小型基金公司不得不贴钱发行。

此外,北京一家保险系公募基金市场总监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银行对基金公司新发产品的尾佣收取比例基本在50%以上,而且通常仅有大型基金公司才能谈到50%的水平。

事实上,从今年上半年各家银行代销规模也不难想象,银行在基金销售端的强势地位。刚出炉的各大银行半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招商、工商和农业三大银行的代销基金规模分别达到了4898亿元、4093亿元和3253亿元。而蚂蚁基金和天天基金两家第三方互联网销售巨头在今年上半年基金销售方面也有较大贡献。

谈及第三方销售机构的尾佣收取情况,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相比过去几年这个市场刚刚兴起第三方销售为了获取更多客户让利的姿态,近几年也开始变得强势起来。“近几年第三方的要价也不低,一般在20%-30%的样子,但也要根据各家的代销实力来区别,流量高、代销体量大的机构或平台最高能收取50%,但总体而言还是比银行要低一些的。”一家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内部人士指出。

不过,也有一位基金公司内部人员强调,目前基金公司主要负责投资管理产品,而在个体投资者的财富管理、资产配置和投资者教育等销售服务方面仍较大程度依赖于银行。但银行通过基金销售所获得的收入主要包括尾佣和销售服务费两部分,其中,销售服务费用收入较低,且对部分A类基金免收销售服务费,若不能在尾佣收入方面相应提高,将无法覆盖销售服务所支出人力和物力成本。

打破局势艰难 提升业绩是正途

基金公司自身销售能力较弱,想要扩大发行规模,不得不向销售机构支付较高比例尾佣费用,未来如何打破这种被动局面,也备受市场关注。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基金公司近两年也开始通过通过设立基金销售子公司加强自己的销售实力。据了解,嘉实财富目前代销基金就已超400只,除嘉实基金自家产品之外,还代销其他多家公募基金公司产品。在2015年获批的4家子公司中,中欧基金旗下的钱滚滚平台已经上线,中欧的大部分产品都在钱滚滚上架。

不过,上述南方一家证券机构内部人士认为,银行等代销机构的强势地位短期内难以改变,作为公募基金管理人来说,基金公司本就是轻资产,最好的方式就是和渠道合作,发挥比较优势,基金公司做专业投资,销售机构专门负责销售。据他了解,业内做直销的公司基本上体量很小,直销渠道对机构客户更有用。改变话语权地位的唯一方式就是把业绩做好,代销机构抢着卖,费率自然就降下来了。

也正如上述人士所讲,去年业绩飘红的东证资管就主动吸引代销机构的高度关注。去年9月,东方红第一只封闭三年的产品——东方红睿丰混合基金封闭期满,转为上市开放式基金(LOF),开放赎回。东方红公告称,9月19日一个基金账户限大额10万元申购,20日起限额1万元。市场传出,开放赎回不久,东方红睿丰卖出了100亿元,其中招商银行作为主要渠道承担了超过八成的销售占比。爆款产品的热卖也让很多代销机构眼红不已。

数据显示,东证资管旗下“东方红”明星系列产品,曾在去年创下多只基金达到年收益50%左右的业绩。记者发现,好的业绩和口碑使得东方红资管的尾佣费率明显下降。Wind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东方红资管的尾佣占管理费收入比例为45.11%,而今年上半年,这一比例下降了12.04%,达到33.07%。

有鱼基金高级研究员王骅也表示,尾拥的具体比例大小主要取决于基金公司和渠道之间谈判力量对比,若基金公司实力强大且基金产品业绩好,投资者购买量比较大,那么尾拥比例就比较小。同样的,渠道如果更具优势,尾拥也会相应调整。

北京商报记者 苏长春 实习记者 刘宇阳/文 高蕾/制图

(责编:李栋、朱一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