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基金的投资烦恼

苏长春

2018年08月16日07:43  来源:北京商报
 

受货币市场利率下行影响,近期货币基金收益率持续走低,货币基金(包含短期理财债基)7日年化平均收益率已跌破3.5%,资金面宽松间接导致的收益下行,也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基金经理的投资压力,为了防止大额资金涌入套利,不少货币基金暂停申购或大额申购。在货币基金收益走低又难买的情况下,市场人士预计,低至一万元门槛的银行理财或收益稍高的结构性存款投资优势凸显,接下来恐会抢走部分货币基金的生意。

平均收益率跌破3.5%

今年二季度以来,货币基金收益率持续回落。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14日,纳入统计的763只货币基金(份额分开计算)7日年化平均收益率仅有3.35%,较7月1日4.27%的平均收益率下滑0.92%。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早在7月初,货币基金7日年化平均收益率就已跌破4%关口,7月8日,货币基金7日年化平均收益率降至3.85%。步入8月,货币基金收益下滑的趋势仍在继续,8月6日,货币基金7日年化收益率均值跌破3.5%至3.49%。有数据显示,8月货币基金7日年化平均收益率跌破3.5%的情形与2017年初的收益率水平相似,当年1月、2月的货币基金7日年化收益率均值水平为3.25%、3.3%。

在货币基金收益率整体走低的背景下,宝宝类货币基金收益情况也更受关注,以规模最大的宝宝类货基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为例,截至8月14日,最新的7日年化收益率已滑落至3.33%。

早在今年5月,余额宝平台放开仅对接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一只产品的限制,近期部分基金公司旗下货币基金陆续上线余额宝平台,目前已有8只产品接入,分别为中欧滚钱宝货币A、博时现金收益货币A、华安日日鑫货币A、国泰利是宝货币、景顺长城景益货币A、广发天天利货币E、诺安天天宝A和银华货币A。但从新接入的货币基金7日年化收益上看,截至8月14日,仅有中欧滚钱宝货币A、国泰利是宝货币和银华货币A 3只产品收益超3.5%。

事实上,货币基金收益率整体下行,除了受资金面宽松影响外,为了防控流动性风险,开放式基金流动性新规的正式实施也影响着货币基金的投资运作。去年10月1日,《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以下简称“流动性新规”)正式实施。需要指出的是,流动性新规第三十条对货基投资组合的平均剩余期限(也称“久期”)作出了更严格的规定:其一,当货基前10名份额持有人的持有份额合计超过基金总份额的50%时,货基投资组合的平均剩余期限不得超过60天。其二,当前10名份额持有人的持有份额合计超过20%时,货基投资组合的平均剩余期限不得超过90天。

有市场分析人士指出,货币基金投资久期的调整,使得相关基金收益弹性也随之降低,以往突击提高收益的现象将难以为继。

基金经理投资难

货币基金收益率的走低,与市场资金面宽松不无关系,北京商报记者从一家小型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处获悉,由于银行间市场人士也在为钱多而发愁,货币基金成了资金投向的主要去处之一,但对于货币基金经理来说钱多也成了“烫手的山芋”。

“银行间利率全线下行,自从存单收益率下行到3.5%以下,依赖存单的货币基金配置压力加大,可投资产普遍不足。”北京一家中小型基金公司基金经理对北京商报记者坦言。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数据显示,发行日期在8月14日-9月14日之间的待发行同业存单中,1个月期限的同业存单参考收益率大部分低于2.5%、3个月期限的同业存单参考收益率也多数低于3.5%。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为了能够实现稍高一点的收益,交易员和基金经理都会尽可能寻找相对好一点的标的,短期融资券便是其中之一。据Wind数据显示,8月最新发行159只短期融资券的票面利率平均为3.91%。

不过,上述基金经理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找到合适并且能够成功买到的短期融资券难度比较大。通常而言,证监会要求货币基金配置超短融必须是一年内所有评级公司的评级都在AAA以上,谨慎的我司要求债券必须是三年AAA评级,这就导致很多券不在我们的可投范围内。有时候千挑万选找到一只合适的券,在可投债券池内,但潜在的买方竞争对手也不少,很多时候会在最后的报价环节被别的买家‘劫走’”。

除此之外,也有部分货币基金试图通过配置ABS来缓解投资压力。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公募基金持有ABS总市值达499.06亿元,一季度为263.23亿元,环比上升89.59%,其中有89只货币基金持有ABS,市值为202.99亿元,占所有基金持有ABS市值40.67%,平均持仓占基金净值比为1.32%。可见,二季度货币基金是公募基金中投资ABS的主力。

不过,国金基金旗下货币基金经理刘辉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投资ABS确实可以适当增厚收益,但是空间不大,因为一方面货币基金最多只能投资占资产净值10%的ABS,另一方面,ABS的收益率与可比短融的收益率价差有限。

开启限购模式 钱多成负担

面对货币基金投资无米下锅的情况,大规模资金流入货币基金也让基金经理备感压力,为了防止摊薄收益,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期大批量货币基金开启限购模式。

如8月14日,太平日日金货币基金就发布了“暂停大额申购、转换转入业务的公告”,公告显示,自8月16日起,该基金暂停大额申购,限制申购金额为1000万元。暂停大额申购、转换转入业务的原因为,“为了保证基金的平稳运作,保护基金持有人利益。”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在纳入统计的763只货币基金(份额分开计算)中,有35只货币基金暂停申购,451只基金暂停大额申购,也就是说暂停申购和大额申购基金数量占比超六成,达到63.7%。

然而,货币基金收益率下行,又将市场上真金白银拒之门外,有市场人士认为,货币基金的投资优势恐进一步削弱,尤其是部分T+0货币基金自7月起单日限制赎回1万元后,货币基金实时申赎的流动性体验降低。相比之下,收益稍高的短债基金投资价值凸显,另外,门槛降至一万元以下,收益率在4%以上的银行理财,较货币基金在投资收益上的吸引力更强。

另外,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部分银行旗下期限较短的结构性存款或定期存款收益率,较货币基金当前业绩也更具优势,如浙江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旗下一款92天结构性存款最高收益为5.05%,起投金额为1000元。另一家南方的民营银行旗下主打提前可支取的定期存款,提前支取收益率也有4.1%,条件是要坚持定存满期,但满期的时间仅有1-6个月不等。

对于接下来货币基金的走势,市场人士也非常关注,北京商报记者多方采访发现,分析人士和基金经理普遍认为货币基金收益率跌破3%的概率并不大。

格上理财研究员张婷指出,货币基金的主要配置资产银行同业存单收益率下行,后期货币政策仍会保持宽松适度,灵活调整。但是不会大水漫灌,现在银行间流动性已经有所堆积,货币收益率大概率还会下跌,但是跌破3%的概率不大。

大泰金石研究院资深研究员王骅也表示,近期公开市场暂停逆回购操作,而上周末的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也提出“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都表达出之后货币市场流动性可能存在边际收紧的可能。在去杠杆趋势下,为了平稳去杠杆,货币政策还存在着边际放松的趋势,中长期来看长端利率还是有下行的趋势,但是短端流动性宽松与央行的目标并不匹配,因此与货币基金收益率息息相关的短端利率在低位震荡的可能性更大。

国金货币基金经理刘辉也认为,短期内货币基金收益率跌破3%的概率不大,本周短融和存单收益率已经明显回升,预计短期内货币基金收益率不会继续下滑。

北京商报记者 苏长春/文 高蕾/制图

(责编:李栋、朱一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