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性存款增速降温  网点销售仍火爆 

闫晶滢

2018年08月03日08:09  来源:证券日报
 

随着资管新规“终结”银行保本理财的历史,结构性存款也在今年上半年持续走红。不过,近期央行公布的最新金融机构信贷收支统计数据显示,今年6月末,结构性存款环比增速首次出现负值,热度有所回落。

近日,《证券日报》记者走访北京市多家股份制银行支行网点,发现个人投资者对结构性存款的购买需求仍然较高,银行网点的理财经理也在众多理财中首推结构性存款。不过,在理财新规出台后,今后结构性存款在产品设计、宣传销售等多个方面也将随之发生变化。

网点销售仍火爆

“存款”之名自带流量

在北京市北三环某股份制银行支行网点,理财经理面对投资者的“保本需求”时,在第一时间推荐了结构性存款:“我行的结构性存款是每周发行,建议您在下一期推出时第一时间购买。”而在记者问询是否有其他类型的保本理财时,该理财经理表示,目前发行的保本理财数量非常少,收益也比较低,并不推荐购买。“结构性存款一样可以保本,期限也比较灵活。”

在该行推出的十余款结构性存款中,主要挂钩标的为黄金期货和沪深300指数,理财期限约为3个月、6个月和1年。其中,数款挂钩沪深300指数产品的预期年化收益率在“4.3%-4.6%”之间。“最近大盘情况一般,挂钩沪深300指数能确保4%以上的收益吗?”面对记者的问题,该理财经理表示,结构性存款是“保本产品”,可能出现的最不利投资情况约定在产品说明书中。言外之意,“保本”并不代表“保息”。

此外,该理财经理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称,近期咨询结构性存款的客户明显增加。“可能是最近大环境的问题,市场上动不动就爆出违约信息,像P2P跑路等消息。投资者对资金安全更加看重。”

在另外一家股份制银行支行网点,理财经理向《证券日报》记者着重推介了该行挂钩LIBOR的结构性存款,其中期限最短的产品为92天,起存金额为5万元,预期年化收益率为“1.3%或4.1%”。据该理财经理介绍,该产品为“保证本金”类产品,并提示记者注意,其收益仅有“非此即彼”的两个档位,而非区间收益率。也就是说,在产品到期日之前,如果符合约定条件,即可实现4.1%的收益,相反则仅有1.3%。

“低档的收益就不用看了,高档位的收益肯定能实现。这款产品挂钩的是伦敦同业拆借利率,是以美元进行计价的。要想超过8%(即触发低档位收益条件),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将超过100%,您认为有可能实现吗?”该理财经理如是说。

同样的,该位理财经理也表示近期购买结构性存款的客户较多。一方面是网点咨询数量的增加,另外一方面是新一期产品推出后额度的迅速消耗。“一般推出后两三天就会售罄,像这种三个月短期的产品(售罄)速度最快。”他表示,市场行情较淡的情况下,投资者心态也比较保守。出于对流动性和收益的双重追求,短期的结构性存款因而走红。

而在交流中,数位理财经理对《证券日报》记者透露,比起银行非保本理财,推介结构性存款更为容易,投资者更易接受。由于名称中自带“存款”二字,无需过多解释,投资者就对产品的安全性有所了解。

不过,投资者想在银行网点购买结构性存款,仍需进行“双录”;而通过手机银行、网上银行等线上途径购买,投资者也需先完成风险测评。以此看来,购买结构性存款的要求与一般的银行理财无异。而在上述走访银行网点的宣传单上,将结构性存款明确为“结构性存款理财产品”,并声明“理财非存款,产品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理财新规后时代

“假结构”无处藏身

事实上,从供给端的角度来看,商业银行推出的结构性存款规模的确有所下降。

根据央行公布的金融机构信贷收支统计数据,截至今年6月末,中资大型银行和中小型银行的结构性存款规模合约9.21万亿元,较5月末环比下降0.62%,系今年以来环比增速首次出现负值。具体而言,6月份结构性存款大行、中小行分别新增143亿元、-716亿元。由于中小银行增量转负,导致整体上结构性存款出现负增长。

对此,民生证券研报表示,在监管下的信贷收紧后,出现了“宽货币”的局面,使得银行负债端压力逐渐减轻,改变了对结构性存款依赖的局面。在金融去杠杆取得阶段性成果后,银行负债端压力持续改善下, 预计结构性存款的增量与贡献度将延续当前下降的态势。

此外,近期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 (以下简称理财新规),其中对结构性存款予以进一步规范。此前,由于未有明确的管理规定,“假结构、真收益”曾一度盛行于多家中小银行。

据业内人士介绍,“假”结构性存款的操作模式主要包括行权模式和不行权模式。在行权模式下,商业银行将结构性存款的成本划分为保底收益部分和期权费部分,用期权费部分向交易对手购买挂钩金融衍生品的期权,同时设置较宽的波动区间和较窄的观察期,确保未来挂钩标的以极大概率落在波动区间内,到期后交易对手按照约定支付投资收益。而在不行权模式之下,商业银行一般不参照成本金额,而是参照成本率,将其确定为较低收益率,同时设定一个较高收益率。为较高收益率购买一款期权,该期权的触发条件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商业银行只是以期权费为代价给高息存款嵌套了一个形式上的“结构”。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商业银行而言,实质上是付出一定的衍生品交易手续费而变相突破利率自律机制约束,从而实现高息揽储,借道结构性存款的名义突破利率自律组织对存款利率上限的约束。在“假结构”的模式下,狭义结构性存款的利率不是“隐性”刚兑,而是“显性”刚兑,这在事实上将推高商业银行的负债成本。

而新近推出的“理财新规”则要求,结构性存款应当纳入商业银行表内核算,按照存款管理,纳入存款准备金和存款保险保费的缴纳范围,相关资产应当按照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的相关规定计提资本和拨备。衍生产品交易部分按照衍生产品业务管理,应当有真实的交易对手和交易行为。并且,商业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应当具备相应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

某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理财新规”落地后,由于要求真实交易,市场上“假结构”的结构性存款将大大减少乃至无处遁形。与此同时,由于结构性存款销售将参照理财产品销售要求,目前结构性存款的产品设计、宣传销售文本、营销话术都将有一定程度的改变。“总体而言是利好,叫停了高息揽储的恶性竞争。但部分中小银行由于缺乏衍生品交易资格,今后可能会被摒弃在结构性存款之外,需要寻找其他业绩增长点。”

(责编:李栋、朱一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