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清: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重在事前管理

2018年06月14日15:35  来源:人民网-金融频道
 

人民网北京6月14日电(张文婷)“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需要树立预防为主的意识,做到早发现、早预警、早处置,努力把风险消灭在萌芽状态和早期阶段。”中国银行业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在今日的陆家嘴论坛对当前我国防范金融风险的监管思路做了如上总结。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重在事前处置 避免“一刀切”思维

“防患于未然是防范金融风险的底线思维。”他强调,“我国现阶段的金融问题具有极大的特殊性。这种特殊性决定了面对的矛盾更为复杂,有些风险的形成有着深远的历史原因,必须以更积极的态度处置各类隐患,以经常的’小震’释放压力,避免出现严重的’大震’,总体上要用事先的而不是事后的、主动的而不是被动的、整体的而不是零散的方法,去矫正各种偏离,及早恢复经济金融平衡。”郭树清如此解释。

他介绍道,近年来,针对房地产贷款、地方政府债务和互联网金融等系统性风险隐患较大的领域,监管设定审慎监控指标,开展压力测试,加强清理规范,及早介入干预,有效遏制了风险累积。同时督促银行保险机构在经济上行期,加大拨备和准备金计提力度,多渠道补充资本,不断提升应对风险冲击的能力。

考虑到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既是一场攻坚战,也是一场持久战。郭树清表示,治理金融业内部层层嵌套、自我循环,必须充分考虑机构和市场的承受能力。“在保持国民经济列车平稳运行中拆除’炸弹’,防止出现’处置风险的风险’。在化解’类信贷’业务风险过程中,我们没有全线出击、四面作战,而是合理安排过渡期,先由机构自查再由监管部门检查,有计划、分步骤,渐次达成目标。在整治同业业务时,先从规范同业投资和同业理财入手,使特殊目的载体投资放慢增幅,继而出现负增长。同业理财余额逐月下降,至今已压减三分之二。与此同时,同业存放和同业存单则只有较小变化。直至去年底今年初,才开始启动规范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同样没有采取’一刀切’和急刹车的办法。”他说道。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须善抓主要矛盾 差异化监管

郭树清在会上表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必须善于抓主要矛盾,优先处理最可能影响全局、威胁整体的问题。在推动去杠杆过程中,金融管理部门坚持以结构性去杠杆为基本思路,优先推动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降低杠杆率。针对交叉金融野蛮生长、影子银行急剧膨胀等突出问题,监管及时开展了市场乱象综合整治,有力遏制了银行业和保险业资金脱实向虚势头。

他列举了一组数据:“一年多来,银行业在保持12%以上信贷增速的同时,总资产规模少扩张20多万亿元。在发展方式转变和总保费收入下降的情况下,保险业的保障功能不断增强,今年前4个月,人身险中纯保障类产品占比上升2.9个百分点。”

此外,根据不同领域、不同市场的金融风险情况,郭树清指出,监管要采取差异化、个性化的办法。对于不法分子控制的金融集团等“恶性肿瘤”,毫不手软,及时实施“外科手术”。对于情况复杂、牵涉面广的案例,采取徐缓调理的办法,通过“慢撒气”逐步缓释,条件具备时再果断出手。

在“金融科技”监管方面,郭树清举例:”英国等国家提出了‘监管沙盒子’的概念,而我们采取的实际上类似‘监管沙房子’的框架,可能需要逐步调整优化。”

对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全面排查 加快金融对外开放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系统性工程,郭树清提到,必须及时采取措施强力治标,有效处置重大风险事件,同时,要对所有违法违规行为全面排查,严肃处理,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市场上的歪风邪气压制下去。

数据显示,2017年,银行业重点推进70多项补短板项目,已完成48项,今年又新提出40多项;保险业去年以来修订出台规章和规范性文件60多项。

针对金融业对外开放将可能冲击中国金融市场、引进外资股东可能威胁国家金融安全等观点,郭树清表示,这种担忧是多余的。

目前为止,外资银行在我国的市场份额只有1.3%,外资保险公司也不过6%左右。事实上,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的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更无法想象有许多中国金融企业进入全球银行业和保险业的前列。金融业扩大开放是增强我国服务业竞争力、提升全要素生产率的迫切需要。我们正在加快落实金融业对外开放举措。”他说。

警惕收益率10%以上产品 要严惩金融违规者

当前,金融产品创新不断,层出不穷,吸引了不少消费者。郭树清在此特别提醒,消费者在参与金融活动时,要相互提醒、积极举报,让各种金融诈骗和不断变异的庞氏骗局无所遁形。

对于市场上眼花缭乱的高收益产品,他警示道:“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的就要打问号,超过8%的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一旦发现承诺高回报的理财产品和投资公司。”

郭树清表示,目前仍然存在着大量的媒体网络虚假广告、误导性宣传,欺骗性投资咨询和理财顾问,已经成为影响社会稳定和谐的公害。究其原因,还是处罚太轻,不足以形成震慑,”这种局面必须改变。要加大惩戒力度,对违法违规者必须严惩,必须让他们付出沉重代价。”他说。 

(责编:曹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