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章”频现 考问银行风控安全

程维妙

2018年05月24日08:07  来源:北京商报
 

一向以“高冷”形象示人的银行,近年频频被“萝卜章”所骗,仿佛成了“傻白甜”,惊人案件背后也引发业界对银行风控安全的严肃考问。中国裁判文书网最近公布的一则刑事判决书又揭开了一桩“萝卜章”骗贷案内幕。位于浙江省宁波市的一家贸易公司,在七年时间里利用假章假材料骗取某股份制银行贷款逾33亿元,期间银行虽有察觉,但很快又被“内鬼”草草掩盖下去。业内人士指出,“萝卜章”事件反映出银行在合规内控上存在疏漏,缺乏对业务的制衡和监督。

一银行七年被骗贷逾33亿

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期公布的一份判决书显示,位于浙江省宁波市的一家贸易公司,原法定代表人与财务总监自2008年起为骗银行贷款虚构材料、刻假公章,至2012年3月累计骗取某股份制银行镇海支行贷款9.2亿元。

彼时这场骗局本可能就此终止,因为2012年7月受骗银行的两名柜员在验印过程中发现了问题,但很快又被该行一名客户经理蒙混过去。值得注意的是,假章暴露后,这名客户经理仅表示可能盖错章了,他马上会重新盖,而后就带走了相关材料,也并未将此事上报。

一名客户经理如此轻描带写就能过关,该行的风控问题之大可见一斑。有了内应,上述公司使用虚假材料申请贷款更添助力,至2014年12月,公司又顺利批出了22.4亿元贷款,该客户经理则累计获得50万元“好处费”。

2015年初,为偿还一笔即将到期的保理业务贷款,公司法人再次使用虚假材料向该银行申请流动资金贷款并获得成功,又骗取贷款人民币2.2亿元。后因公司未能按时归还上述流动资金借款导致东窗事发,该股份制银行宁波分行将该公司诉至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至此,这家股份制银行累计被骗贷逾33亿元。

根据判决书,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与财务总监分别获刑5年和4年6个月,公司被判处罚金3010万元。上述银行客户经理虽然在2014年末全额退还了好处费,但仍因犯骗取贷款罪及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4年6个月。

多的是“不能说的秘密”

一枚公章在材料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业内人士看来,以风控作为第一要务的银行被假章所骗,并非假章制造手段多么高超,多数是因为银行与合作方之间有太多“不能说的秘密”。

例如在2016年末令债市出现信任裂痕的国海证券的假公章事件中,就有20余家代持债券的银行和券商被卷入。之所以代持债券,有分析人士指出,可能的原因之一是仓位已满,但看好某只债券;二是加杠杆套取更高收益;三是腾挪账户以修饰财务报表。尤其是在季末年末等关键时点,一些机构为了掩盖债券投资的亏损,就以代持方式向其他机构转移这部分亏损。事件发生后,这种机构间心照不宣的做法随之被捅破。

几乎同一时段发生的另一则黑天鹅事件将“萝卜章”一词更深地烙在了人们心中。同样是在2016年底,“侨兴债”事件爆发,暴露出广发银行惠州分行员工与侨兴集团人员内外勾结、私刻公章、违规担保案件,涉案金额约120亿元。一年后广发银行被罚7.22亿元,成为历史上首单金额过亿的罚单。而在监管罚单开出前,招财宝和广发银行的不断隔空喊话也令市场不禁发出“谁在说谎”的疑问。

有的案件仍处于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中,更令外界看得云里雾里。近日,江阴农商行发布公告称,子公司宣汉诚民村镇银行在与恒丰银行的官司中败诉,但宣汉诚民村镇银行认为判决所依据的基本事实不足,将立即依法提起上诉。双方的纠纷核心是票据,恒丰银行称对方未如期履约回购票据造成自身损失,江阴农商行反击称公章为恒丰银行方面伪造,恒丰又还击称江阴农商行“主观臆断”,并指出宣汉诚民村镇银行高管因收受贿赂等行为被判罪。

据不完全统计,近年类似的事件还包括兴业银行10亿元理财资金“飞单”事件涉及“假公章”、美的集团被农业银行成都武侯支行的“萝卜章”所坑等。

多数银行已实际整改

往更深一层去看,业内人士指出,公章可以私刻,但是背后大量的票据转移、资金转移以及利用金融机构场地所进行的交易行为,却没有引起金融机构的注意,这反映出一些金融机构的合规内控部门在管理上的疏漏,缺乏对业务部门的制衡和监督。

在分析人士看来,截至今年一季度,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资产规模为256万亿元,上述风险事件涉及金额加起来不过九牛一毛,但风控是银行的生命线,因此商业银行的风险容忍度应当更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协创中心研究员李虹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萝卜章”事件反映出商业银行在此前的内控措施过程当中还有需要加强和弥补的部分。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指出,部分银行对内部人员管理不到位,一些银行内部工作人员利用管理上的漏洞,从事违法违规交易活动,给客户造成了经济损失,银行也可能因管理不善承担赔偿责任,并严重损害银行的商业信用。

“萝卜章”频发也令监管和银行都把风控放到了更重要的位置。李虹含介绍,目前银行的风控已经相当严格,特别是监管出台了多项关于商业银行风险自负以及内部控制的相关规定。这些规定都对“萝卜章”事件进行了严格的要求,所以现在风险控制已经普遍加强了,“萝卜章”事件已经逐渐减少。

王德怡进一步表示,目前很多银行已采取了实际性的整改措施,很多支行或分行的章已经被上级行收回,在日常业务当中大量使用电子印章、减少使用传统公章、严格签约审批制度等。

北京商报记者 程维妙

(责编:李栋、赵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