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持股计划为何夭折 乐视网收深交所问询函

2018年05月15日08:17  来源:经济参考报
 
原标题:职工持股计划为何夭折 乐视网收深交所问询函

  注重汇兑套期保值航空行业逆势获益

  据媒体报道,5月8日,海关总署数据显示,4月进出口回暖明显。汇率无疑是影响微观主体进出口意愿的因素之一,对于有涉外业务的企业来说,这种影响会直接体现在财务数据中。按会计准则,汇兑损益计入当期财务费用,冲减企业营业收入。当汇兑损益为正值时,企业从汇率变化中受损,反之则是获利。目前,沪深两市上市公司已全部对外披露2017年业绩,其中披露汇兑损益数据的企业共计2926家,这构成了汇兑损益的观察样本。2017年人民币汇率升值超6%,打破2015年以来的贬值趋势,由此带来相关企业汇兑损失、收益情况出现较大逆转。据媒体根据Wind数据统计,2017年披露相关数据的上市公司汇兑损益合计损失173亿元,而2016年为产生收益67亿元。当前,美元又有走强趋势,有分析人士表示,未来进口型或美元使用较多的企业应该提高警惕。

  汇率是个复杂的问题。一般而言,本币升值对进口有利,本币贬值对出口有利。但在复杂的国际竞争环境中,可能利弊关系也绝非那么简单。国家外汇局新闻发言人曾建议,企业应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的常态,通过套期保值将双向波动的不确定性变成确定性,集中精力做好主业;应进行适度的套期保值,要把衍生品交易看作锁定风险的工具而非赚钱的手段等。遗憾的是,更多的人只看中了“炒汇”暴利,而忽视了套期保值的重要作用。航空业在2017年从汇率变化中获得收益,值得关注。数据显示,14家纳入航空运输业的上市公司合计获取汇兑收益106.86亿元,而2015年、2016年分别为损失194.16亿元和151.35亿元。需要提醒的是,在美联储进入持续加息周期后,预计美元大概率走强,这对出口型企业来说,未来可能会产生汇兑收益。在汇率波动无法避免时,企业应高度关注其走势,并运用套期保值等手段将损失降至最低,将收益扩至最大。

  职工持股计划半路夭折企业业绩持续好是根本

  据媒体报道,科力远员工持股计划清盘三年亏光本金。昔日斥资1.8亿元建仓,如今仅卖得7098万元。科力远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持股近三年,其中加了2:1的杠杆,不仅亏光所有本金,还让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兜底了剩余损失。不过,员工持股计划一买一卖的对手方,其实都有着科力远控股股东的身影。科力远5月8日晚间公告称,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对应的浦顺12号资管计划所持公司股票已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全部出售完毕,成交数量为1267.5万股,占总股本的0.86%,成交价格为5.60元/股。至此,该员工持股计划已实施完毕并终止,后续将进行财产清算和分配工作。

  员工持股计划或各种股权激励计划,其设计初衷,意在将员工利益与公司利益捆绑,一般被视为一种有效的激励手段,也有人称之为“金手铐”。科力远的上述持股计划让员工悉数赔光,言外之意是不但没有取得应有的激励效果,反而让职工利益受损,对企业平添了不满。这个问题该如何看?显然,因为一家企业的职工持股计划失败,而全盘否定这类计划的积极作用,是不适当的。或许,企业在执行这一计划时,并没有把风险和不可控的因素讲足讲透,让职工以为像发奖金一样必然有所得。必须清楚,员工持股计划或各种股权激励措施,并不是“现金”奖励,而是一种对未来的风险共担,企业业绩好、具有可持续盈利能力,你持的股才有价值,才能在变现时有所增值;在企业持续亏损、盈利无缘的情况下,各种股权激励也就成了一纸空文,甚至赔本。这就要求职工与企业上下同心、风险共担。

  深交所三十三问乐视网并非经营不善那么简单

  据媒体报道,5月9日,深交所向乐视网发去关于2017年年报的问询函,在函件中,深交所提出了33个问题,要求乐视网结合各项业务的开展情况、现金流情况,说明公司持续经营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结合公司当前生产经营情况和财务状况,说明公司是否可能触发净资产为负导致暂停上市的情形。乐视网在4月27日发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 2017年乐视网营业收入为70.25亿元,同比降低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38.78亿元,同比减少2601.63%,成为A股公司2017年亏损王。乐视网的这份年报最引人注意的是,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在4月26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不对乐视网财务报表发表审计意见。

  据悉,在5月9日的问询函中,深交所集中关注的是乐视网公司经营状况、会计处理、关联交易及关联资金往来、对外担保等问题。可以说,这33个问题,都够乐视“喝一壶”。比如,深交所要求乐视网逐项列式截至2017年度,各类负债情况、偿债计划、资金来源及筹措安排,说明公司持续经营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说明公司是否可能触发净资产为负导致暂停上市的情形。俗话说,“爬得越高,摔得越重”,乐视多少有点这个意思,本来一个企业,正常发展、适度扩张、合法经营,可以活得很好,但是非要“超常规发展”,非要游走于法规红线之间,非要干些蛇吞象的惊人之举,问题就来了;虽然有一干大佬曾经前来救场,但也无济于事。监管层的问询,显然不是问问就完了,涉及的经营合规性问题,重大经营问题,以及诚信问题,都不是几句话能说清楚的。

(责编:李栋、赵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