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弹的万能险:部分公司正在将其视为吸金神器

2018年04月04日08:22  来源:北京商报
 

曾经险企疯狂举牌,让提供资金支持的万能险赚足了眼球。当保险回归本源、投资服务主业和实体之后,万能险也伴随着险资投资渐回平静,尤其自去年10月起中短存续期人身险销售受限之后,以万能险主为的保护投资款新增缴费增速明显放缓,去年四季度收入1240亿元,低于全年增速。不过,保监会4月3日公布的今年前两个月的这一指标却再次反弹,部分公司正在将万能险视为吸金神器。

成败万能险

自从保险业将功能之一明确定位为家庭资产配置、发挥理财作用之时,具有灵活操作的万能险在市场上日渐盛行。2014年全年人身险行业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为3916.75亿元,而在2015年2月万能险费改取消了最低保证利率不得超过2.5%的限制,并且最低保证利率由保险公司根据产品特性、风险程度自主确定后,这一年新增缴费涨至7646.56亿元,同比增长近95%。从此,万能险拉开了疯狂的序幕。

2016年,万能险出现了爆发式增长。保监会公布的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增至历年峰值,达到11860.16亿元,同比增长55%。

与此同时,随着投资渠道进一步放开,万能险的收入有了更多的出路,尤其投资股市放闸之后表现尤甚,在2016年,险企利用万能险保费频频举牌风靡一时。如安邦与富德生命争夺佳兆业、安邦保险增持中国建筑、多家险企围绕万科控股权掀起一轮又一轮的争夺高潮,而每一次险资的介入必然影响股价甚至公司治理。

一时间,由于频频举牌,让万能险保费与资本市场的野蛮人等联系在一起。2016年底,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曾对此怒斥,“你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了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你在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这根本不是金融创新。”而他提到的“你”,无疑便是指保险资金。

当时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也指出,有的保险公司主要提高资产管理水平,把公司能否盈利寄希望于资产管理能力,指望保险公司的资产管理能力比专业机构强,这是不切实际的。“绕开监管的套利行为,严格意义上就是犯罪。”

监管突变

所谓万能险,是包含投资和保障两大功能的人身险产品,投保人将保费交到保险公司后会分别进入两个账户,一部分进入风险保障账户用于保障,另一部分进入投资账户用于投资。其中保障额度和投资额度的设置主动权在投保人手中,可根据不同时期的需求进行调节,投资账户的资金由保险公司代为投资,投资利益上不封顶,下设最低保障利率。与其他险种相比,万能险的优势在于缴费灵活、保额可调整,同时保单账户价值也领取方便,可以随时领取保单价值金额。

正因万能险具有这样的优势,在利率市场化、投资开始放闸之后,万能险刮起了一阵旋风。不过,随着监管打压险企不理性投资、一部分侧重于追求理财收益的短期万能险开始受到限制。尤其在2017年5月,保监会发布《关于规范人身保险公司产品开发设计行为的通知》(业内俗称“134号文”),要求限制销售中短存续期产品,要求万能险不得以附加险形式出现,领取生存返还金必须在保单存续五年之后进行。

事实上,从监管态度的突然转变,万能险被吓了一跳。从2017年起,以万能险为主的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出现了明显下滑。从全年来看,保监会公布的数据中,2017年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为5892.36亿元,与2016年的11860.16亿元相比同比减少50%。从近期A股上市的险企年报来看,万能险新增保费明显呈现减少趋势。除上市公司以外,曾经万能险快速增长的安邦人寿、华夏人寿、富德生命人寿等几家也均有所减少,其中华夏人寿2017年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883.34亿元,同比减少近36%,安邦人寿从2016年的2162.9亿元减少至2017年的534.52亿元。

再次上演吸金大法

然而,进入2018年之后,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悄然回升,其中安邦在2018年1月的新增缴费就已超过2017年全年。对此,有保险专家指出,从保监会官方数据来看,2018年回升,是由于产品结构调整之后期缴产品增加,从而促使续保收入以及新单保费的增加。此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认为,今年万能险增长很快,可能和监管部门关注行业、与正处在转型时期带来的衍生风险有关。对于万能险的高速增长,可以理解为避免急刹车,给公司留下“转大弯”的空间。

据保监会公布的数据,2018年1月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同比不降反增。从个别险企看来,中短期理财型产品仍在市场上存在。如天安财险在官网介绍三款理财型产品,保险期限为1-3年,并以年转化收益率高于央行同期公布的存款基准利率0.7个百分点来吸引客户。不过,由于行业月度财险数据并不公布此类数据,所以天安财险力推这类产品的保费收入还不得而知。

从寿险来看,1月安邦人寿的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收入达到584.22亿元,居于行业首位。纵向比较安邦人寿的多年1月数据来看,2015年1月为7.61亿元,2016年1月为274.15亿元,2017年1月为9.26亿元,如此来推断,2018年的584.22亿元大多为新单款项收入。这也意味着,新年开局,安邦人寿的保护投资款新增缴费收入不降反增。截至2月底,安邦人寿的这一数据已达738.32亿元,占行业总体29%。

除此之外,光大永明人寿、长城人寿、吉祥人寿等多数险企的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均有明显下降。

财险新风险

事实上,在财险市场,除了做传统的车险、家财险、企财险、保证保险外,也可以做一年期的意外险和健康险。目前,有些险企还获特批,可以将传统的的财险产品附加理财功能的万能险。

除天安财险外,安邦财险也在理财型产品方面动动频频。在安邦财险2015年年度报告的负债数据中,保户储金及投资款一项为2025.46亿元,2016年的这一数据增至5425.27亿元。

不过,安邦财险的财务问题在近期伴随原掌门人涉嫌犯罪而被牵出。案件信息显示,2011年7月,吴小晖无视监管规定,强行分派超大规模销售指标,并以超募资金两次增资安邦集团及安邦财险,虚构偿付能力,制造、披露虚假信息,持续向社会公众进行虚假宣传,非法募集资金规模急剧扩大。截至2017年1月5日,累计向1056万余人次销售投资型保险产品,超出批复规模募集资金7238.67亿元。

据了解,安邦财险目前官网公布的产品中并未出现理财字眼。今年初,安邦人寿官网新公布了多种明确标明万能型的保险产品,而这些产品均为3年期交,保障15年,并且从第五年开始返还。

对此,朱俊生表示,此前由于监管部门政策导向发生非常大的变化,一些公司隐形的现金流风险被显性化。一方面,中短存续期产品面临退保和满期给付双重压力,另一方面,业务收入急速收缩,这使得之前依赖新单现金流入补足给付缺口的模式难以持续,造成一些公司面临较为严重的现金流风险压力。这种急转弯给公司留下的调整时间和空间非常有限,衍生了新的风险。

(责编:李栋、赵爽)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