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央行启动加息 美联储12月加息更趋明显

2017年12月04日08:38  来源:南方日报
 

  11月30日,韩国央行开启六年以来的首次加息,将加息的火种继续蔓延至亚洲。美联储高层则频频发话为12月加息注入信心。

  南方日报记者 唐子湉

  美联储高层表态支持加息

  自11月3日被提名为下一届美联储主席以来,鲍威尔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市场关注。11月28日,鲍威尔出席参议院金融委员会听证会,在他的证词中重申了逐步缩表、进一步加息的目标,表达了捍卫金融稳定和经济繁荣的决心,也表露了放宽金融监管的愿望。

  鲍威尔指出,“我们的目标是,维持强劲的劳动力市场,让通胀逐步升向我们的目标。我们预计,利率会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上升,我们的资产负债表规模会逐步缩减。”

  该证词被市场解读为支持12月在货币政策例会上加息的信号,美元指数一度反弹至93关口上方。现任主席耶伦则在11月29日表示,美国劳动力市场继续改善,预计通胀水平将逐步回升至美联储目标区间,因此美联储保持渐进加息的节奏是合适的。美国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也在11月30日表示,美联储保持渐进加息路径的理由很强大,美国消费者保持良好态势,已经有足够理由支持12月加息。

  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王昕杰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联储在12月加息的概率非常大,但市场经过充分消化预期,料不会对美元造成太大波动。相反,加息靴子落地之后美元可能因利多实现引发空头回补,出现回落。

  韩国央行饮亚洲加息头啖汤

  今年以来,美联储已经加息两次,并对12月的第三次加息信心满满。不过,美元并不像2015和2016年12月加息前后那般走强。王昕杰指出,其他经济体的货币政策今年开始同步收紧,美国逐渐失去利率水平的优势。

  上周,韩国中央银行在11月30日决定,将基准利率从1.25%上调至1.50%。这是韩国央行2011年6月以来首次出台加息政策,也是维持利率连续16个月不变之后首次调整。韩国央行发表声明称,作出加息决定是出于韩国经济复苏势头良好。此外,业内人士认为,美国的加息趋势以及韩国国内不断扩大的家庭负债规模,也促使韩国央行作出加息决定。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主要央行普遍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复苏,这个势头在美联储连续3年加息后有所逆转,多家央行开始追赶美联储加息的步伐。加拿大央行、英国央行,已悉数进入加息通道,而欧洲央行亦将在明年开始缩减量化宽松规模。业内人士指出,全球货币超级宽松政策临近尾声,伴随着韩国央行加息的步伐,其他国家紧随或只是时间问题。

  高盛预计,明年加息的央行可能不止美联储。美国已超过充分就业,英国已达到了充分就业的临界点,而欧元区的闲置部分也在缩小(尽管还没有完全消失);美联储、英国央行、加拿大央行、瑞典央行和新西兰联储明年都可能加息以控制通胀。

  “今年以来一个很明显的变化是,不再像以前非美货币跟着美元的走势波动,影响到外汇市场的主要因素包括有欧元区经济基本面、其他央行的货币政策等。”王昕杰说。外汇市场不再以美元“一家独大”,各主要非美货币在货币政策转向之下,渐渐掌握了汇率波动的自主权。

  对于明年全球央行货币政策的预测,渣打银行认为美联储在未来12个月可能加息2次,即12月加息后,2018年仅加息一次,不过这个预测是基于美国通胀水平不高的前提;如果明年上半年观察到美国核心通胀大幅提高,可能加息步伐会有所加快。摩根士丹利的预测则更加激进,预计美联储明后两年分别有三次和两次加息,共计150个基点。

  在其他央行方面,英国央行已经加息1次,渣打预计明年该央行可能再加息1次,主要取决于通胀水平。欧洲央行方面,加息可能会在2019年或者更晚的时间点。此外,亚洲的其他央行,如泰国、马来西亚也有考虑要进行加息,目前已经出现收紧货币政策的倾向。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认为,随着市场对资管新规的消化、通胀回升等因素,中国央行可能在明年下半年考虑加息。王昕杰则认为,在当前的情况下,中国央行可能会维持目前偏中性的货币政策,而如果通胀普遍上行、亚洲更多央行加入加息行列,中国央行也可能会做出一定的调整。

  ■相关

  美税改法案

  短期将刺激美元上涨

  上周,美元的表现并未计入一大利好消息:美国参议院在当地时间周六凌晨以51票∶49票通过税改法案,该法案将成为美国史上最大的税收减免法案。

  由于该法案的投票结果在周五收市之后才公布,美元和美股的收盘价格未受到影响。不过,有华尔街交易员对南方日报记者表示,市场对此结果并不感到意外。周一开盘,美元和美股料将迎来上涨,不过由于市场此前已经充分计入了税改通过的预期,并经过了一个周末对事件的消化,涨幅可能会较为温和。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外汇研究员王有鑫认为,在特朗普税改取得突破性进展和正式公布前后,市场对税改效果寄予较高期望,投机性的跨境资本会先于长期产业资本行动,会对人民币汇率带来短期压力。

  不过,减税后如果美国政府长期面临财政赤字,美元的货币信用会有所下降,美元可能会受到削弱。

  截至上周五收盘,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报6.6137,较前一周收盘价下跌0.21%;离岸人民币则报6.5943,按周下跌0.10%。

(责编:李栋、赵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