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解禁潮涌 A股能否扛得住?

彭梦飞

2017年12月04日08:14  来源:北京商报
 

  刚刚过去的11月,A股个股及大盘都受到了市场大幅解禁的压力影响出现回调,不过,A股进入12月,解禁规模再次加大,解禁压力将持续对A股造成新一轮的攻击。在这种持续攻击下,A股能否承受住?分析人士表示,对个股有冲击,但是对大盘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12月解禁潮涌

  同花顺数据显示,2017年最后一个月的解禁市值约2997亿元,相比11月2372.35亿元的解禁市值,增长幅度约为26.3%。

  从12月的解禁市值来看,12月29日迎来大规模解禁的国信证券解禁市值最大,按照正常的一年和三年锁定期计算,随着上市三年即将到来,国信证券将有28亿股首发原始股在2017年12月29日迎来锁定期解禁,按照12月1日公司收盘价12.16元/股计算,当日解禁市值达340亿元。

  不过,按照实际情况,国信证券的解禁市值要比上述说的数字大,因为公司上一批锁定期届满的股东两年补充承诺也已经到期,将开始解禁。

  此次是国信证券上市以来的第二次解禁,公司2014年12月29日上市,次年12月29日就有过一次42亿股的限售股解禁,不过因作为国有股东,这些股东股份解禁后还有补充承诺。比如华润信托,在锁定期满后两年内要减持的,每年减持的公司股份数量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5%,合和集团和中国一汽则承诺,锁定期满后两年内减持的,累计减持不超过自己持股的10%。如此,第一次实际解禁的股份只有9.95亿股。截至目前,前述解禁的股东都没有进行任何减持。

  此次国信证券第二批解禁的股东为锁定期三年的公司控股股东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投控”),以及此前做过锁定期满后补充承诺的华润信托、合和集团和中国一汽。且主要为后面3家公司,因为深投控也有锁定期届满后的两年补充锁定,每年减持不超过所持股的5%。所以综合来看,国信证券在2017年12月29日实际解禁股数将超过30亿股。

  就解禁股数来看,仅次于国信证券的就是华安证券,华安证券将在12月6日有19.02亿股迎来解禁,按照公司12月1日的收盘价计算,解禁市值接近152亿元。

  解禁压倒很多公司

  从目前市场表现来看,很多存在限售股解禁的公司股价已经出现了提前反应,比如国信证券,近16个交易日股价就下跌了7.95%。不过这并不代表限售股解禁的提前释放,因为近16个交易日大盘下跌了4.67%。

  解禁股的压力此前在上海银行和吴江银行身上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上海银行11月15日发布公告,公司共有29.26亿股解禁上市,占总股本37.49%。按上一个交易日收盘价17.12元/股的价格计算,该部分解禁股的市值高达500亿元。上海银行当日全天跌停,股价报15.41元,跌破去年11月16日上市时17.77元的发行价。

  同样是银行股的吴江银行,公司在11月23日发布公告,公司在11月29日有4.62亿股迎来解禁,而受到限售股解禁压力的影响,吴江银行近10个交易日下跌了15.37%。实际上,上海银行并不是今年第一只因为巨额限售股解禁被砸跌停的上市公司,5月11日第一创业在上市将届满一年时出现“一”字跌停,跌停原因也是因为巨额限售股解禁。

  解禁之所以会带来抛压,是因为伴随着解禁的往往是股东的减持计划。2016年11月21日登陆上交所的康德莱,上市满一年限售股刚迎来解禁公司股东就抛出减持计划,11月24日,公司就分别收到公司股东建银医疗基金、张江高科以及旭鑫投资和紫晨投资发来的《关于股份减持计划的告知函》,股东想在解禁后开始减持,个别股东甚至要清仓减持。2017年11月10日-24日,在市场本身较为低迷,并且公司存在限售股解禁的利空下,康德莱下跌了23.1%。

  大盘能否扛得住

  “A股12月迎来解禁潮,很多公司都存在大小非解禁的问题,这可能会对相关公司的股价形成一定的压制,减持压力大的公司股价上可能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但对整个大盘来说影响可能没那么大。”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11月下旬的调整力度比较大,特别是很多前期走势比较强劲的白马股,遭获利回吐资金的压力出现回调,有的甚至回调了30%,很多资金明年依然会配置这些优质白马股。”

  监管层似乎也意识到了2017年下半年开始的上市公司限售股解禁的压力,并在2017年5月推出减持新规,以前不需要提前做预披露的董监高也纳入减持前要披露的名单,与此同时,减持新规还在减持的通道上做了限制。

  在证监会5月减持新政下,上市公司股东的减持行为戴上紧箍咒。减持新规显示,采取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的,在任意连续九十个自然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不超过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1%。采取大宗交易方式的,在任意连续九十个自然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不超过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2%。采取协议转让方式的,单个受让方的受让比例不低于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5%。

  当然,在对大盘冲击力度有限的情况下,对于个股的冲击是需要投资者注意的,毕竟上海银行、第一创业、吴江银行等案例已经出现,投资者还是要去区别对待这些存在解禁压力的个股,最好是短时间避开。

  “解禁的公司还是会分化,那些解禁压力大的公司,一般都是估值比较高,解禁压力和高估值伴随而生。所以我们要区别对待、对这些解禁压力大的个股要注意回避,但是还有一些已经解禁完毕、解禁压力小的这些优质龙头股,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把这两个区别来看待就能够准确地了解市场形式。”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杨德龙则表示,“2018年行情仍然是白马股行情,特别是一些终端价格不断上涨的资源股可以进行布局,比如受利于新能源汽车的锂和钴,以及水泥等板块,当然水泥板块上涨的比较多了。投资思路上仍然是业绩为王,业绩能够不断释放的公司,股价甚至能创历史新高,一些绩差股和题材股就会继续下跌”。

(责编:李栋、赵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