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大逃杀” 综合利率红线带来的“震动”最大

2017年12月04日07:57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黎明前的黑暗最可怕!

  12月1日,银监会普惠金融部副主任冯燕在银监会近期重点工作通报会上透露,对网络小贷的整治方案将于近期发布。

  据业内人士透露,自监管将进一步加严的风声传出以来,不少现金贷平台便开始缩量、计划“出逃”:一部分人期望在政策落地前“抢跑”,保留胜利果实;也有的在等待靴子落地,伺机而动。而这可能导致连锁反应的出现,包括借款人还款能力及意愿减弱、平台逾期率急剧增高……

  逾期率急剧增高

  综合利率红线、放款牌照、资金来源已成为压在现金贷平台头上的三座大山。其中,综合利率红线带来的“震动”最大。

  根据法律规定,年利率36%为民间借贷的“利率红线”,若超过则为“高利贷”产品。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部分现金贷平台打“擦边球”,执行低利息+高平台服务费,得到远高于36%的年化综合息费率。

  上海某中型现金贷平台高管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综合利率红线一旦被划定后,对现金贷平台而言只有三个选择:首先,99%的平台被迫选择退出这个市场;第二,转营线下业务;第三,通过其他模式来变相经营。

  严监管煎熬的不仅是相关平台,借款用户的心理也在悄然改变。现金贷借款用户“共债现象”极其严重,随着现金贷平台纷纷加速收紧放款,使得借款用户除了客观还款能力变差外,主观还款意愿也在减弱。

  前述高管表示,目前平台数据显示,逾期率已大幅上升,催收难度急剧增加。

  “太恐怖了!”11月28日,另一家现金贷平台的高管在相关金融群坦言,在头部现金贷平台逐步开始缩量时,位于食物链中下层的现金贷平台首次逾期率急剧增高,一般在20%至30%左右的首次逾期率,目前最高可达60%。

  警惕蔓延式风险

  恐慌是会蔓延的,这不仅是一场现金贷平台、借款人与监管之间的博弈,还会延伸到未从事现金贷、或现金贷资产占比很小的P2P平台。

  近期赴美上市的几家“金融科技”公司,无不是借了“现金贷”的东风,讲着“中国普惠金融科技”的故事。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目前有68家P2P网贷平台有现金贷业务,约占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的3.44%。

  这些P2P平台的背后,是数以百万计的投资人。一旦现金贷市场出问题,这种蔓延式的风险,也会推升相关P2P平台的坏账风险与挤兑风险。

  以上海待收金额在30亿元左右、名为“口袋理财”的理财平台为例,其旗下有三个从事现金贷业务的平台,分别是极速现金侠、信用白条和极速钱包,这三个现金贷平台的存量余额占整个平台存量的80%左右。

  与此同时,那些本身没有开展现金贷业务的平台也可能受到波及。比如,目前现金贷用户与消费分期用户高度重合,即便这些消费分期平台的综合费率可以控制在36%以内,但一旦现金贷方面出问题,消费分期用户就可能发生大面积逾期。

  呼吁分阶段治理

  现金贷监管趋严已成事实。  那么,面对可能发生的诸多蔓延式风险,监管层、业内可以做些什么?

  一是监管能否考虑给予“缓冲期”。有业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当前市场预期过分悲观的情形下,分阶段治理的方案或许更合适:在未来的12个月内,将利率逐步降低至36%以内,给予现金贷平台足够的时间去清理存量,并按计划退出。”

  二是监管方面需要对共债现象作出限制。“比如,要求现金贷平台共享借款人脱敏数据,对共债链条做出3家或者5家等限制。只有这样,才会让共债链条逐步减少,市场恐慌情绪逐步释放。”上述业内人士补充称。

(责编:李栋、赵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