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有18家申请待批  基金公司股权变更年末迎高潮

国际金融报记者 | 吴梦迪

2017年11月20日08:03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11月16日,红塔红土基金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已经完成对红塔红土基金的增资。公司注册资本由2亿元增至4.96亿元。股权变更完成后,红塔证券持有基金公司59.27%的股份,北京市华远集团持有基金公司30.24%的股份,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以下简称“深创投”)持有10.49%的股份。

同时,红塔红土基金的法人也变更为红塔证券的刘辉。公开信息显示,刘辉曾任红塔证券总裁助理;现任红塔红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深圳市红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

自2017年7月以来,已有7家基金公司股权变更的申请获得核准。与此同时,仍然还有18家基金公司正在排队等待证监会的批准。此外,基金公司申请股权变更的原因也不尽相同。

18家还在排队

红塔红土基金曾因专注于专户业务的投资路径广为人知,公募资产总规模在2015年上半年达到61.91亿的峰值。不过,近两年随着二级市场调整,红塔红土基金尽管仍在陆续发行新基金,但资产规模已经下降到了三季度末的16亿元。

“大股东对基金公司的增资,主要是为了提升基金公司资本实力、实现业务持续发展,同时也为了提高自身在基金公司中的话语权。”一位基金研究机构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据证监会披露信息,包括红塔红土基金在内,2017年7月以来,股权变更获得核准的基金公司已有7家,分别是中欧基金、太平基金、华宝基金、华夏基金、红塔红土基金、东吴基金和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

而证监会发布的《基金机构行政许可申请受理及审核情况公示》显示,截至2017年11月10日,仍有九泰基金、泓德基金、金鹰基金、北信瑞丰等18家基金公司的股权变更申请正在等待批准。

从进度方面来看,提交申请时间最早的是九泰基金,资料于2016年2月被接收,目前正处在审核的第一次反馈意见阶段。提交时间最近的是平安大华基金,2017年11月9日提交的申请,不过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进展。进度最快的泓德基金于2016年3月提交申请,目前已进入审查的第二次反馈材料阶段。

如果从已经批复的基金公司中看,东吴基金无疑是历时最长的一家。东吴基金的股权变更最早于7年前已经展开,但其间起伏较大,而监管层审核经历时间较长或与此有关。根据批文,东吴基金向证监会提交的申请时间为2015年,证监会用了两年左右的时间完成审批。

原因各有不同

从基金公司股权变更的原因上看,多家基金公司变更股权的原因各有不同,如新旧股东的更替、原股东提高控股比例、外资机构退出和增加比例等,也有基金公司是为满足发展需求而选择变更股权。

例如,红塔红土的第三大股东深创投,该公司除了参股红塔红土基金,还在2014年6月18日发起设立了旗下100%控股的公募基金——红土创新基金。

或许因为自身拥有公募牌照,深创投原本打算退出红塔红土基金。在2016年11月,深创投曾通过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拟出售所持红塔红土基金26%的股份。当时的股权转让公告称,2016年11月3日至2016年11月30日,如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不延长期限,信息公告到期自行终结。然而,时隔大半年,深创投依旧出现在红塔红土基金股东名单之中,说明当时股权转让并未寻找到合意的买家。

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的股权拍卖今年终于得以完成。其第四大股东汉唐证券10年前破产。2014年底,汉唐证券持有的股权被拍卖给了深圳市基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基石创投”),基石创投付清了全部拍卖款。直至2017年9月26日,证监会下发批复,核准汉唐证券将持有的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6.593%股权转让给基石创投。

据接近中欧基金的相关人士此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今年中欧基金的股权变更主要是为了提高员工持股的比例,推动公司的发展。变更后,公司股东意大利联合银行将其持有的10%股权转让给董事长窦玉明等11人,万盛基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将其持有的公司1.7%股权转让给高管周玉雄、卢纯青等2人。而此次变更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已经完成,原第一大股东意大利联合银行目前持股25%,而董事长窦玉明等管理团队直接和间接持股比例已超过30%。

华夏基金的股权变动主要是外资股东的增持。该基金公司外资股东加拿大鲍尔公司增持华夏基金股权,旗下公司Mackenzie Financial分别通过两项收购交易,总计持股华夏基金比例将达到13.9%。

“外方股东的进入和增持主要发生在盈利回报较好的基金公司,对于一些规模小、业绩差的基金公司,一旦基金公司出现连续亏损,外资股东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退出。”业内人士表示。

不过,多家基金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股权变更并不会影响公司的实际经营业务,不论股权变更是否造成管理层的变动,一切仍然照常进行。

外资股东风向或变

日前,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宣布放宽金融企业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目前银行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单一和合计持股比例限制分别为20%和25%。新政将非银行金融机构(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从49%提升至51%,并将在实施3年后完全取消上述限制。

评级机构穆迪认为,此举将提高外资在中国市场的参与度,有助于国内金融企业提升风险管理和企业治理意识。

Wind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上中外合资经营的基金公司共41家,占比近四成,合计管理规模达5万亿元,其中15家公司的外资股东持股比例达到49%。从2002年第一家合资基金公司成立开始,15年的时间里,合资机构已经悄然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上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但多数公司外资的持股比例上限始终保持在49%。

“未来如果有机会,当然希望能够扩大对中国市场的投资。海外市场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没有足够的空间,未来十年,中国资本市场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投资市场。”欧洲一家私募巨头表示。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市场并不如外资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国企背景的基金公司或者内资占据主导地位的合资基金公司,如果注册资本足够的话,外资股东要增加持股比例的可能性较小,新的外资未来即使控股基金公司,也只能选择小型基金公司展开合作”。

(责编:李栋、赵爽)

推荐阅读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