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人寿大股东着急转让  只为躲避监管?

2017年11月20日08:02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11月14日,保监会公布了一条人事批复,核准唐玉明担任吉祥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吉祥人寿”)总经理的任职资格。

4天前,吉祥人寿刚刚完成了一次股权变更,湖南财信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财信投资”)拟将其所持8.8亿股股份中的1.13亿股无偿转让给湖南农业信贷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湖南农业信贷”)。

这笔看似寻常的交易背后,有着诸多“不寻常”。此次大股东以无偿方式转让股权是作何考虑?《国际金融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吉祥人寿新闻发言人。至记者截稿时,吉祥人寿并未作出回应。

无偿转让实为内部消化

11月10日,吉祥人寿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上刊登了一则公告称,吉祥人寿大股东财信投资拟将其所持8.8亿股股份中的1.13亿股无偿转让给湖南农业信贷。股权划转后,湖南农业信贷将成为新晋股东,持有吉祥人寿4.93%的股权,而财信投资的持股比例则从38.26%降至33.33%。

这则公告中,“无偿转让”4个字引起了《国际金融报》记者的注意。在保险牌照日益稀缺的当下,财信投资这次无偿转让的行为特别显眼。

为此,《国际金融报》记者查阅了这笔交易双方公司的详细资料。

公开资料显示:财信投资是湖南财信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财信金控”)100%控股公司,经营范围是湖南省政府授权的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及管理;投资策划咨询、财务顾问;酒店经营与管理、房屋出租等。截至2009年12月31日,公司资产总额197亿元,净资产28亿元。

受让方湖南农业信贷是湖南省财政厅控股的公司,经营范围是在湖南省范围内,对符合条件的融资性担保机构的担保责任进行再担保和办理债券发行担保业务;办理贷款担保、票据承兑担保、贸易融资担保、项目融资担保、信用证担保、经监管部门批准的其他融资性担保业务等。

转让方和受让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有一个人身份特殊。黄志刚,自2012年10月起出任吉祥人寿董事,先后在长沙市档案局、长沙市工商银行等单位就职;1993年9月加入财信投资,历任计划财务部总经理、总裁助理、副总裁等职务。

不仅如此,黄志刚在财信投资和湖南农业信贷都有任职,是上述2家公司的董事。

更有意思的是,就在吉祥人寿股权转让前不久,9月28日,湖南省政府金融办发布了一则公告称,财信金控将其持有的15.53%的湖南农业信贷股权,计注册资本20228万元无偿划转至湖南省财政厅,转让后,财信金控不再持有湖南农业信贷的股权。这或许可以看作是为湖南农业信贷受让吉祥人寿股权做准备。

精准踩线只为躲避监管

错综复杂的股权变更是出于什么目的?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财信投资选择出让股权的时点,与保监会《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第二次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期高度重合。

为了规范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加强公司治理监管,2017年7月,保监会对《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提出第二次征求意见稿,对保险公司股东资质、股权取得、入股资金做了更加细致的规定和要求。

征求意见稿明确要求:“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不得超过保险公司注册资本的三分之一”,为大股东持股划定“红线”;此外,“关联股东持股的,持股比例合并计算”。

尽管这一规定还未正式落地,但财信投资似乎已经开始提前调整。目前,财信投资与湖南农业信贷之间的股权让渡仍处在等待保监会批准的状态,如果变更成功,财信投资33.3%的持股比例可以满足上述要求,精准“踩线”。

与此同时,财信金控出清了湖南农业信贷的股权,也解决了关联股东持股比例合并计算的问题。

财信投资“处心积虑”躲避监管,交易标的吉祥人寿究竟有多好?根据最新公布的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吉祥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以及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29.19%,即将触碰监管对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20%的监管“红线”。

事实上,吉祥人寿的财务数据也不尽如人意。数据显示:三季度,公司净利润为-6539.28万元,前三季度已累计亏损3.95亿元。加上前五个会计年度的累计亏损,成立至今近5年,亏损已近13亿元。

资本炒作频繁进出险企

近年来,保险领域的股权变更日趋频繁。据不完全统计,在最近的12个月内,保监会累计批复了18家保险机构股东变更的申请。其中,永诚财险、昆仑健康保险、信泰人寿、恒邦财险、信达财险、安信农业保险、泰山财险、长城财富资管、中英益利资管等15家保险机构均有股东出清股权的情况出现。

以华安财险为例,渤海金控近日发布公告称,将终止收购华安财险14.77%股权事项。目前,“海航系”持股华安财险约19.64%。若按照原计划,渤海金控从广州泽达手中收购华安财险14.77%的股权,“海航系”持股将达到34.41%,超过保险公司股东持股不超过1/3的监管“红线”。

有相同遭遇的还有华泰保险。此前,内蒙君正与当代金控合作,联合6家企业签订了《关于华泰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一致行动协议》,计划持有华泰保险股份合计达到36.3774%,不过随着征求意见稿的发布,一致行动关系随之被解除。

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市场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保险牌照已经成为稀缺资源,通过股权交易参与到保险行业对大部分资本而言更为实际。与此同时,股权频繁交易也不排除是股东溢价退出。”

“保险牌照卡太死,给了资本炒作的机会。”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庹国柱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说,“不排除个别资本并非真的想进入保险行业,只是通过股权转让套利。因此,不要给这些资本制造炒作牌照的机会。”

不过,在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郝演苏看来,按照最新的股权修改意见,现有的险企股权结构并没有发生实质性改变,对于那些存量牌照而言,股权改进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更多的是对后续牌照空间的改进。

(责编:李栋、赵爽)

推荐阅读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