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围剿 影子银行扩张踩“刹车”

程维妙

2017年11月07日08:07  来源:北京商报
 

  过去数年间快速扩张的影子银行已经被踩下刹车。11月6日,据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最新报告,今年上半年我国广义影子银行活跃度降低,名义GDP增速自2012年以来首次超过影子银行增速。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今年强监管挤泡沫的效果已经显现,不过影子银行的长期走势仍存在不确定性。

  影子银行增速五年首降

  据穆迪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影子银行占GDP的比例已经从2016年86.5%的高点降至2017年6月30日的82.6%。

  穆迪的一位高管分析称,影子银行活动停止增长的原因是银行理财产品和非银行金融机构资管计划等高风险工具的发行量下降。报告还指出,金融同业类投资者所持理财产品的比重以及银行对非银行金融机构债权也都在下降。

  事实上,大约一个月前穆迪就曾发布报告称,中国监管机构在控制信贷增长方面取得进展,加强对影子银行业的监管力度对于减缓理财产品增长速度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另一家国际评级机构惠誉也在10月初时发布过类似观点,表示中国的影子银行部门已经收缩,这可能会解决金融体系的某些风险。

  来自国内监管机构的“盖戳”更能反映这一趋势。8月中旬,中国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在一次通气会上曾带来一组数据:上半年银行业同业资产、同业负债规模双双收缩,为2010年以来首次“由正转负”。颇受关注的银行业金融机构理财产品余额累计减少了1.9万亿元,同比增速降至个位数,较去年同期大幅度下降35个百分点。

  一个月后银监会发布的数据进一步显示,银行理财产品增速下滑的情况还在延续。截至8月末,理财产品余额同比增速连续7个月下降,其中同业理财今年以来累计减少2.2万亿元。委外贷款也自2008年以来首次出现下降,今年同比少增7600亿元。从今年银行的半年报和三季报也可以看出,大部分银行已主动减少同业负债及同业存单发行。

  遭监管组合拳围剿

  在此次增速遭遇转折之前,我国影子银行曾经历了长达数年的迅猛增长。最早从2008年金融危机后就显现出快速扩张之势。

  有业内人士更进一步将2013年作为一个分水岭。2013年前,影子银行主要借助于信托、券商、基金等通道业务快速发展;2013年银监会在8号文当中官方定义了“非标”之后,银行理财投向“非标”资产被限制,同业、委外等模式成为了影子银行新的“庇护”。

  但如果将它们全部视为影子银行又不准确。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影子银行的范畴仍存在争议,并没有统一的界定,包括银行理财、信托、货币市场基金、P2P甚至民间借贷等,都可以被视为影子银行。“最重要的标准应该在于是否受到监管”,温彬指出。

  这也是业内的共识。业内公认的影子银行最大特点,即链条过长、杠杆过高、结构性过于复杂、不能穿透的、存在着监管套利和监管真空的金融产品。

  躲避监管的特点也成为影子银行“吃香”的原因。据了解,很多中小企业不得不通过影子银行融资,也有很多企业或个人从正常渠道不好获得贷款,或者资质较差,银行贷款审批无法通过,就通过影子银行这种方式绕过去,提高了杠杆率,同时风险不断积聚。

  这一问题也得到监管的重视,央行于今年一季度评估时开始正式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以合理引导金融机构加强对表外业务风险的管理。影子银行问题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更被列为四大金融风险之一,需要高度警惕,随后在央行、银监会等公开表态中又多次被重申。此外,上半年银监会组织开展的“三套利”、“三违反”、“四不当”专项治理,目标也直指同业理财与银行表外业务,减少通道业务和资金空转。

  “去影子”任重道远

  业内人士认为,影子银行的规模增速放缓,意味着今年强监管挤泡沫的效果已经显现。随着监管的加强,影子银行业务将更加透明,总体上影子银行增速将在未来几年有所放缓。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李虹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由于影子银行的主要构成部分为理财与资产管理计划等内容,目前对于金融去杠杆、收缩同业力度特别大,监管很严格,因此预计未来也将在一段时间持续。“未来3-5年还会持续放缓,根据金融去杠杆与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精神,还有十九大报告中对于金融风险防控的要求,影子银行将会持续变小。”

  不过从长期前景来看,影子银行的扩张势头仍存在不确定性。其中一个原因,如上述提到的,影子银行的范畴仍存在争议。温彬表示,从是否受到监管这一角度判断是否为影子银行,有着信用中介职能的P2P更具典型意义。北京科技大学金融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刘澄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近年来,随着金融创新发展的提速,包括互联网金融在内的不少第三方理财平台得到进一步发展,同时也衍生出一些风险。

  但也不能否认,金融创新带来的正面发展。刘澄指出,影子银行的泛滥削弱了监管对货币市场的控制,但也解决了一些资金不对称的问题。李虹含也表示,银行由于快速去杠杆导致的风险积聚或系统性风险的上升,影子银行对经济发展还存在正向影响作用,如果持续快速变小,有可能使风险快速上升。

  温彬同样认为,从下一个阶段来看,由于金融创新,这些业务和品种在提高金融效率、满足金融需求方面有积极作用,经过这段时期的治理,在新的政策框架下还有发展空间。

(责编:李栋、赵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