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汇准备金从20%降为零 专家:为人民币升值降温

记者 李海霞

2017年09月11日15:44  来源:人民网-金融频道
 

随着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连续第11天的调升,从今年年初截至9月8日,人民币兑美元已累计升值7.55%。在此背景下,央行发布文件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政策,自9月11日起,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调整为0%。多位专家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央行此举意味着人民币贬值的压力正在消失,同时也是为人民币不断升值的预期减减压、降降温。

2017年9月8日,央行下发《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政策的通知》(银发[2017]207号),将境内金融机构代客远期售汇业务所需提取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整为0%。

从20%到0的背后

以美元为例,代客远期结售汇是金融机构收企业或个人的人民币,按照某一汇率兑换成美元。

当企业判断人民币即将贬值或美元未来将升值时,就会加大远期购汇需求,甩掉贬值的资产—人民币,持有增值的资产—美元。而银行也将会相应在即期市场上买入美元持有至远期售汇合同到期,抛售人民币,从而将远期的贬值压力传导至即期市场,带来人民币的即期汇率贬值。

上述所提到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并非一直都存在。2015年“811汇改”后,人民币贬值预期压力较大,很多企业通过远期结算汇,加大了对人民币做空的影响。央行于2015年8月31日宣布自10月15日起,对开展远期售汇业务的金融机构(含财务公司)收取外汇风险准备金,准备金率暂定为20%,利率为0。

这意味着,银行要进行1亿美元的远期售汇,在下个月就必须提交2000万美元的无息外汇风险准备金,银行便要付出相应的融资成本。

多位专家表示,此前出台此项政策的目的是通过提高远期购汇成本防范人民币过度贬值,旨在提高远期购汇成本,打压远期售汇的套利投机,稳定远期汇率。

“相当于让银行为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亏损而计提风险准备,通过价格传导抑制企业远期售汇的顺周期行为,属于非歧视性、价格型的逆周期调节,是对宏观审慎政策框架的完善。”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

而从20%到0%,人民币汇率的预期已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以上周五(9月8日)短短一个交易日为例,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连续升破6.50、6.49、6.48、6.47四个点位,截至北京时间16时30分收盘,报6.4617,创2015年12月以来新高,当日累计上涨355个基点。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人民币兑美元已从年初贬值预期到目前升值预期不断强化,此时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降为零,实为对人民币升值压力减减压,降降温。

“随着美国经济数据时好时坏,没有达到预期水平,美元指数一直处于下降通道,投资者和企业也对人民币由看空更多地转为看多,此时再提取外汇风险准备金已经没有必要。”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如是说。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累计升值超过6%,特别是自5月末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形成中加入“逆周期因子”因素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升值节奏加快,此时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降为零,有助于银行降低远期售汇成本,增加企业对此产品需求,以更好地利用衍生品管理汇率风险。

对于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整为零带来的效果,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分析,按照8月远期售汇签约额75亿美元计算,准备金率的调整将给银行节省15亿美元的头寸与相应的融资成本。

同时,卞永祖也表示,央行此次仅是将外汇风险准备金降为零并非取消,这也给政策的变化留有余地。

人民币汇率中长期存在回调压力

制度的转变也意味着趋势可能转向。有多位专家表示,央行在此节点上取消外汇准备金,一定程度上表明了稳定汇率的意图,不愿意看到人民币过度或过快升值。

市场面显示,自央行周末公布消息后,今天开盘人民币汇率回调至6.50附近。截至上午9点50分,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开盘下行200点报6.5090。离岸人民币对美元下行170点,报6.5200。

在曾刚看来,短期内,人民币仍存在有升值压力,这取决于三个原因:一是我国实体经济指标有所好转,二是外部需求复苏,三是央行去杠杆仍未结束,人民币资金供求相对其他货币流动性紧张。

然而从中长期看,人民币并不存在长期持续升值的基础。曾刚认为,一是外部面临着贸易摩擦的压力;二是美元进入调整期带动了对人民币的贬值,但未来也不存在长期贬值的可能;三是随着金融杠杆的逐步消除,资金链紧张的状况会有好转。

李奇霖也认为,“人民币对美元和一揽子货币的升值,也将逐步反映到进出口上来。双重压力之下,预计贸易顺差将逐步被挤压。这会削弱人民币走强的基础,因为虽然短期资本流动对汇率的影响更为明显,但长期来看汇率还是由贸易顺差等基本面因素决定。”

“短期人民币汇率升值有支撑,但从中长期看,不存在持续升值的可能性。未来出现一定程度的回调也是合理的。”曾刚说。

(责编:曹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