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卡主动免年费服务疑似“喜新厌旧”

2017年08月08日08:11  来源:证券日报
 
原标题:银行卡主动免年费服务疑似“喜新厌旧”

  多家银行工作人员承认,银行只针对新开卡并且是唯一账户的客户自动减免小额账户管理费和年费,存量客户需要先行查询是否合格才可申请减免

  ■本报记者 彭 妍

  今年6月30日,国家发改委与银监会联合下发文件宣布,从8月1日起,各商业银行应主动对客户在本行开立的唯一账户免收账户管理费和年费。

  如今期限已至,是否所有的达标市民都能享受到免费午餐?带着问题,《证券日报》记者近日走访了北京地区多个银行网点。记者发现,部分银行对于新旧客户的免费服务门槛不一致,疑似“喜新厌旧”。

  国有大行只对新开卡

  唯一账户“主动免费”

  本报记者梳理近年来有关银行账户收费的信息发现,2014年,国家发改委和银监会印发《商业银行服务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目录的通知》,要求当年8月1日起,对于银行客户账户中(不含信用卡)没有享受免收账户管理费(含小额账户管理费)和年费的,商业银行应根据客户申请,为其提供一个免收账户管理费和年费的账户(不含信用卡、贵宾账户)。

  然而,这一规定在执行中被打了折扣:不少银行不主动告知,也不采取主动取消收费的方式,而是要客户带身份证主动到柜台提出申请才能办理。其结果就是,三年时间已过,仍有部分储户不知情,仍被继续收取此项费用。

  今年6月30日,国家发改委和银监会又发布《关于取消和暂停商业银行部分基础金融服务收费的通知》,对上述规定作出进一步明确。自8月1日起,各商业银行应继续按照现行政策规定,根据客户申请,对其指定的一个本行账户(不含信用卡、贵宾账户)免收年费和账户管理费。同时要求,客户未申请的,商业银行应主动对其在本行开立的唯一账户(不含信用卡、贵宾账户)免收年费和账户管理费。

  近日,《证券日报》记者从部分银行了解到,不少银行已经开始执行这一新规。部分银行网点工作人员在为客户办理业务时,主动告知提示客户可申请指定免费账户。此外,一些商业银行还通过网站、手机APP以及网点公示栏发布了“关于免收账户管理费和年费的公告”或“保留一个免费账户的有关公告”。但是,多家银行的工作人员承认,“我们只针对新开卡并且是唯一账户的客户自动减免小额帐户管理费和年费,对于存量客户不会自动减免,需要自行到银行查询是否有资格才可申请减免。”

  某国有银行工作人员坦言,新规实施以来,银行通过电子屏、网络等多种方式予以了公示,但是,前来申请免费的市民却并不多。“目前,银行重点针对新开卡客户进行提示,让客户在新开卡时,直接申请年费、账户管理费的免费服务。”

  另一家国有行的大堂经理也表示,不是所有的唯一账户的客户都能享受账户管理费和年费的主动减免,“目前我行只对于新开卡并且唯一账户的客户主动减免”。

  多家银行工作人员提醒,对于存量客户而言,即便是只有一张卡,要获得上述项目的免费服务也需要申请,银行不会自动免费。“另外,如果客户在同一家银行拥有多个账户。其中哪一个账户申请年费和账户管理费免费,需要客户本人决定,银行不能擅自做主。所以,其免费申请须客户主动提出,银行不能主动”,银行工作人员解释。

  另据了解,关于申请免收年费和账户管理费的业务可由他人代办,但须同时提供账户所有人、代理人的有效身份证件和申请免年费的银行卡,到柜台办理,部分银行网银、手机银行等电子渠道暂时无法受理。 

  部分储户表示

  此前不知道可申请免费

  《证券日报》记者走访了多家银行的网点发现,虽然银行通过网站、网点公示栏发布了“关于免收账户管理费和年费的公告”,但仍有不少储户对此规定不知情,更别提主动向银行申请免费了。

  本报记者询问了多位在银行等待办理业务的储户,只有少部分储户听说过取消借记卡的年费和小额账户管理费,但不知道是银行主动将这些费用取消,还是要他们到银行申请才能取消。

  “银行卡年费、小额管理费收费取消了?我不知道啊!”一位市民接受记者采访时诧异地说,她没有收到过银行的此类提醒短信,此前也没有在银行网点看到类似的公告,并且银行的工作人员也没有主动告知他。

  储户张大爷主动向记者抱怨,“我刚才在公示栏上看到了取消借记卡年费和小额账户管理费的公告,才知道可以免除账户管理费和年费,但是银行的工作人员却告诉我,‘像您这样的存量客户,即便在我行只有一张卡,也还是需要到柜台查询是否有资格申请减免’”。对于银行的态度,张大爷表示不理解,但是银行的工作人员却再三表示:“您最好还是先查询再申请,目前我行只针对新开卡并且唯一账户的客户主动减免。”

  本报记者以客户的身份致电了某股份制银行,该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行非普卡级别(金卡、钻石卡、金葵花、私人银行卡)客户不享受免收账户管理费和年费的服务,普卡客户需要通过自助渠道设置开通减免业务或者到营业网点申请减免。”

(责编:朱江、李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