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年内第二次加息 专家:国内中短期利率或上调

2017年06月15日13:56  来源:人民网-金融频道
 

人民网北京6月15日电 (记者 李海霞)北京时间6月15日凌晨,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1.0-1.25%的目标区间。美联储同时宣布,年内将启动缩减资产负债表(简称“缩表”)进程。对于未来加息路径,美联储预计年内将再加息一次。多位专家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美联储需要为下一次经济衰退腾出政策空间,再加上就业市场吃紧、超低利率引发资产泡沫等原因,美联储继续保持较快加息节奏。

继2015年底、2016年底两次缓慢加息之后,进入2017年,美联储加息步伐显著加快,半年内两次加息显示其货币政策收紧力度正在加大。有专家认为,本次美联储加息后,国内将维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基调,基准利率将保持不变,货币市场中短期政策利率或将选择在适当时机适度上调,进一步巩固人民币汇率稳定预期。

美国货币环境将进入全面收紧轨道

FOMC委员们预计,联邦基金利率2017年年底预期为1.4%,这意味着今年还有一次加息。

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副总经理王青认为,三类因素驱动美联储保持较快加息节奏。

“美国劳动力市场已处于‘充分就业’状态,通货膨胀率正在接近目标水平,美联储看重的两项宏观经济数据均支持其采取加息行动。”王青表示,今年5月份美国失业率降至4.3%,为2001年以来最低失业水平。同时,美联储关注的通货膨胀指标PCE(个人消费支出平减指数)2017年以来持续保持在1.7%以上,接近2.0%的通胀目标。

“其次,长期的超低利率正在引发资产泡沫。”王青说,截至2017年3月,标识全美房地产价格水平的凯斯—席勒指数升至186.95,已超过 2006年7月份“次贷危机”之前创下的高点。“同时, 2017年以来美国三大股指迭创历史新高,当前估值水平明显高于历史均值。”

不仅如此,王青也认为,美联储需要为下一次经济衰退腾出货币政策空间。据统计,战后美国经济复苏的平均长度是6年,然而自2009年“次贷危机”导致经济衰退以来,这一轮经济复苏已进入第8个年头。历史规律暗示,美国距离下一次经济衰退已越来越近。当前联邦基金利率仍处历史低位附近,美联储需要保持较快加息节奏,尽可能为应对下一次经济衰退腾挪出降息空间。

根据美联储本次会后公布的利率点阵图预示,2017年还将有1次加息,2018年和2019年将分别加息3次,本轮加息周期的目标值为2.9%。这表明短期内美国仍将大体保持当前较快的加息节奏。

鉴于市场已经料到此次加息终会到来,投资者更关心的是美联储接下来将何时以及如何“缩表”。

美联储在声明中指出,考虑到经济整体符合预期运行,将于2017年下半年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具体方式为减少到期本金再投资,起初每月缩减60亿美元国债、40亿美元抵押支持证券(MBS);之后每季度增加一次缩减规模,直至达到每月缩减300亿美元国债、200亿美元MBS为止。不过,此次并没有公布缩表实施的时间,仍需进一步观察核心通货膨胀等经济数据。

据东方金诚研究团队计算得出,当前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总规模约为4.5万亿美元,其中国债持有量约2.4万亿美元, MBS持有量约1.8万亿美元。本轮金融危机前(2008年1月)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约0.9万亿美元,根据名义GDP增长速度,当前对应的资产负债表规模理论上应为1.5万亿美元。由此,未来几年美联储需要缩减约3万亿美元的规模。

“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缩减6750亿美元,相当于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25个基点。”王青说,这就意味着如果未来几年美联储将其资产负债表规模下调至正常水平,相当于将基准利率上调约1个百分点,即4次加息。

很明显的是,“缩表”将提高期限溢价,抬升长端利率,这表明美联储将正式开启“量化紧缩”过程,货币政策正常化将进入“双轮驱动”模式,货币环境将进入全面收紧轨道。

对中国资本市场影响有限 中短期利率或上调

美联储加息每次都会引起全球市场的关注。随着美国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中国央行会跟进操作吗?有专家表示,此次加息不会引发强烈的“外溢效应”。美联储加息步伐“小而稳”,且与市场沟通充分,市场提前充分消化了加息溢价,对加息反应相对平静。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认为,中国央行再跟进的可能性和必要性下降。一是国内广谱利率已经提前抬升,提前量充足,没有必要再跟随。二是国内需求端二次探底,宏观经济环境不支持货币政策继续收紧。三是为保汇率而加息的必要性下降。

“面对美国加息政策冲击,中国有能力根据自身发展目标相对独立地做出应对措施,无需过于担忧,或简单被动跟随。”浙商银行经济分析师杨跃认为,一是两国经济环境此消彼长不断呈现动态调整。一方面,美国一季度经济持续波动,经济是否存在长期较强势复苏仍有待观察。另一方面,全球经济环境在改善,国内经济虽仍处探底、筑底阶段但呈现趋稳迹象,经济发展质量不断优化。二是目前国内货币政策目标明确,利率水平已提前抬升,美国加息冲击已提前消化,金融市场波动更多受国内内部因素影响。

在王青看来,美联储本次加息后,国内基准利率仍将保持不变,货币市场中短期政策利率则很可能遵循前例选择适当时机以类似幅度跟进上调,主要存在两方面理由:

一是适度上调货币市场利率,符合当前中性偏紧的货币政策基调,有助于金融控杠杆、防风险。同时,基准利率保持不变,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可控,能够继续为稳增长、调结构提供有利的货币金融环境。二是适时上调货币市场利率,保持中美利差空间,有利于进一步巩固人民币汇率稳定预期,缓解美联储加息对人民币汇价和跨境资金流动可能产生的压力。

6月15日,中国央行进行1500亿逆回购操作,当日有600亿逆回购到期,净投放900亿元,并未上调逆回购利率。事实上,今年以来,央行已两次上调公开市场逆回购利率、中期借贷便利(MLF)和常备借贷便利(SLF)等市场利率,其中3月更是紧跟美联储加息步伐。

美联储加息对人民币汇率波动影响并不会太大

有专家认为,即便是美联储再度加息,也并不一定跟人民币汇率走势必然挂钩。

杨跃称,本次美联储加息对人民币汇率波动影响并不会太大。一方面市场早已对本次加息形成一致预期,影响已提前释放,同时近期人民币涨势为对冲美国加息可能引发的贬值形成较好的安全垫。另一方面,中国深化推进各项转型改革措施的决定和实现经济中长期稳定发展的信心依然强劲。这有利于保持人民币相对强势,淡化贬值预期。

事实上,为了防范人民币汇率被动走弱,央行5月下旬宣布在人民币中间价设定时加入逆周期因子,人民币汇率急升1500点左右。

同时,杨跃也认为,人民币政策目标并不会,也不需要过多聚焦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这一个单一子目标。

年初《政府工作报告》进一步强调要“坚持汇率市场化改革方向”,并用“保持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稳定地位”替代过去“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的提法。中国作为仍在快速发展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国际化是长期大战略。

“在美国贸易主义抬头的同时中国继续坚持扩大开放力度,接过全球化大旗,国际话语权越来越重。这种趋势下,美联储加息带来的汇率波动可由市场参与主体自行消化和应对,合理区间内的汇率上下波动既正常,也合理。”杨跃说。

15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7852,为去年11月以来的新高。上日中间价6.7939,上调87点。

(责编:李海霞、李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