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5万额度”政策未变 专家提醒莫盲目跟风换汇

2017年01月01日13:49  来源:人民网-金融频道
 

人民网北京1月1日电(章斐然)刚刚过去的2016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至“7”附近,外汇储备逼近3万亿,在此情形下,市场猜测监管层将对个人购汇政策作出调整,亦引发一些普通投资者的担忧。昨日晚间,国家外汇局发布答记者问,明确表示个人年度购汇5万美元的便利额度没有变化,同时重申个人购汇只限用于经常项下的对外支付,资本项下个人对外投资只能QDII等规定渠道。

外汇局连夜发文有何深意?资本管制“变相”加强了吗?境内强烈的海外配置需求怎么办?针对市场普遍关心的问题,人民金融采访多位专家与市场人士进行解读。

资本管制“变相”加强了吗?

近日,外汇管理部门对个人外汇信息申报管理进行完善,主要针对过去我国国际收支个人购汇中存在一些漏洞,包括利用经常项目从事资本项目交易(比如海外购房和投资等)。外汇局表示,这些漏洞致使部分违规、欺诈、洗钱等行为时有发生,还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地下钱庄等违法行为,扰乱了正常交易秩序。

改进内容主要涉及细化申报内容,强化银行真实性、合规性审核责任,对个人申报进行事中事后抽查并加大惩处力度三个方面。

招商证券宏观研究中心主任谢亚轩指出,“5万美元额度”没有变,外汇局只是强调了如实申报、事后抽查,并没有收紧资本管制,个人正常、合法的购汇需求都不会受到影响。

“一些动作快的银行已经把个人主动申报加入流程中。”他说,“对于超出5万的经常项目下的购汇需求,如旅游、留学等,只要提供证明,就可以购汇。”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涂永红也明确指出,资本管制并没有加强。“以前个人换汇也要求有真实的背景,但可能一些银行并没有严格执行。现在相当于在执行层面要求把工作做实。”

她同时指出,应注意到外汇局此次“喊话”相当于回应了老百姓关切的“外汇管制是否要倒退”的问题。“外汇局的发言内容说明了我们对外开放的基调并没有变,经常项下的购汇政策没有变。而且‘5万额度’没有变,也显示了监管层对外汇供给和人民币的信心”她说。

境内海外资产配置需求强烈,怎么办?

尽管监管层多次表明“人无贬基”,但2016年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依然走出了超6%的跌幅,境内对海外资产的配置需求强烈。对此,市场人士与专家均呼吁个人投资者,应客观理性地看待汇率波动,不要盲目跟风,冷静对待配置资产。

·看待人民币汇率不应“唯美元论”

首先,当前境内强烈的海外资产配置需求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但在人民币参考一篮子货币的定价机制下,这种预期有其不合理之处。

涂永红教授表示,首先应该看到,人民币确实没有贬值的基础。从2015年“811汇改”起,人民币汇率已不再盯住美元汇率,明确规定参考一篮子货币定价。如果以一篮子货币汇率为参照,人民币在2016年仅贬值了3%左右。人民币汇率参照一篮子货币是与我国的贸易结构相匹配的。“美国只占到我国对外贸易的20%左右,我们对其他国家的出口更多,人民币、欧元都是进出口计价货币。因此不应该只盯住美元。当前市场给于美元更高的货币地位,与其贸易地位是不匹配的。”

即使以美元为参照,人民币相对于其他一些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更有韧性,贬值幅度更小。她指出,“去年人民币对美元的双边走势除了中国经济放缓、美元加息外,有一部分是英国‘脱欧’、美国大选等不确定因素助长了避险情绪,在市场预期推动下的自我实现,是不可持续的。”

中信银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孙炜亦持类似观点。他说,从过去两年来看,基于人民币贬值预期、特别是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预期是上述需求的主导因素之一。在当前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下,尽管过去一段时间人民币兑美元的双边汇率贬值,但同时“篮子汇率”持稳,即人民币在对美元走软的同时对其它国家币种显示出较强的韧性。

他特别指出,当下老百姓的心理预期有其现实客观性,但市场信息不对称、一些媒体和分析的倾向性报道也有相当影响,我国市场的散户化特征在客观上也形成了“三人成虎”的羊群效应,这就是“预期的自我加强”。

谢亚轩亦表示,看待人民币汇率不应“唯美元论”。他举例指出,2016年,英镑、日元对人民币的双边汇率波动很大,如果去年配置了英国或者日本的资产,就未必达到了规避汇率风险的初衷。

·汇率走势难以预测 个人切莫盲目跟风

其次,即使单以美元来论,其汇率风险亦非个人投资者可以把握,所获得的收益与承担的风险不相匹配。

涂永红认为,如果是出于个人资产配置需求,当前未必是一个好的入场时点。“特朗普上台后,美元的风险上升。中国是美国最大的顺差国,而特朗普主张‘把工作机会带回美国’。他上台后,必然会采取措施平衡两国贸易,最有可能的手段就是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要求人民币升值。在特朗普效应尚未完全发酵完成的情况下,当前出于资产配置的需求去购买美元资产,其风险与收益是不匹配的。”她说。

她提示,我国老百姓对外汇风险管理的知识储备不多。事实上,美元的日内浮动很大,2、3日的波动甚至可以达到10%。盲目地跟风购买美元,可能会面临‘为了规避风险,结果面临更大风险’的窘境。

孙炜则具体从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的投资收益角度,为个人投资者算了一笔账。“过去1年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约6%多,假如我们在2016年初把5万美元等值的人民币兑换成美元,那么在汇率操作上的收益就是6%点多。但考虑到人民币的投资收益利差比美元高2%多,扣除后净收益确实有4%左右。”

“最重要的是,如果想真正实现上述4%的回报,还需要把美元再换成人民币才能真正落袋为安,否则名义上的收益仍然是美元产品的2%;如果继续持有美元,这部分潜在的收益将根据下一年的汇率和利差发生变化,可能增加也可能减少,仍存在不确定性。”他提示到。

“2016年英国脱欧等一系列意外事件的发生在下半年的确推高美元,美国大选之后的市场乐观情绪继续强化了这一走势,但从美国加息之后的情况来看,这一行情是否能够持续已经出现了分化,即使2017年一季度上述市场情绪可能进一步支持美元,但大家也应有一定的风险意识:物极必反,因此恐慌性的盲目购汇确实不足取。”他说。

谢亚轩亦指出,美元尽管当前是强势货币,但汇率走势通常是难以预测的。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数据观察,美元一直都是“熊长牛短”。“你怎么知道明天的美元不是今天的日元呢?当美元走完这个周期,或许市场就会对汇率波动更加习以为常。”他说,“退步一说,即使有客观的海外资产配置需求,也应从正规渠道,交由专业机构去实现。”

(责编:朱一梵、吕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