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令欢谈当前世界格局下的跨境并购

2016年12月08日14:06  来源:人民网-金融频道
 

(弘毅投资总裁、联想控股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赵令欢)

人民网北京12月8日电(朱一梵)12月6日-8日,第十六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在京召开。会上,弘毅投资总裁、联想控股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赵令欢就《投资的“新”、“中”、“国”》发表主旨演讲。

未来十年,依托着中国的伟大复兴,趁势而起的本土PE机构,将有机会改写全球行业规则,拉开中国资本时代的宏伟序幕。赵令欢认为,所谓“新”、“中”、“国”,即围绕跨境投资、国有企业改革以及互联网技术对各个行业以及生活方式带来巨大冲击下出现的机会进行投资。实录如下(编辑有删减):

中国经济正在转型期,每谈经济,总谈资本。实际上,在这个大时代,做投资的是要考虑怎么和实体结合。

如果经济转型或者经济发展是一个锻造工程,按照老的工艺流程前面要有老师傅拿着小榔头点,后面要有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拎着大榔头锤。风险创投和天使投资是技高艺大,拿着小榔头点新的爆发点,找新的风口,让这些东西吹风启动的。我做的Buyouts(并购)就是后面的大榔头,希望项目成长起来的,希望用资本帮助它们在成长过程中改型和改制。

今天,我准备花十分钟说一说并购重组基金最近在思考的问题:投资的主题和主导的事情。

变革时代的三大趋势

首先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对当今形势的判断。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其中,有三个趋势性的判断比较重要,重要到我不再把它叫做判断或者是趋势,而是信念。这三个信念,先给它一点时间,让它发展。

首先是世界格局:中国崛起在改变世界。其次是中国内部的事:深层次的改革在改变中国。还有一个跟我们关联性相对较强:移动互联网改变人类。

所以,我想先花几分钟说说我们为什么这么想,为什么叫做信念?作为一个投资者和实践者,我想跟大家分享几个案例,验证一下这样的信念是不是对我们的投资和实践起到指导作用。

中国早成为了世界工厂,现在又是世界市场。在过去经济一体化、全球化的发展进程中,世界发展得很快。过去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以来积累的社会治理问题的集中爆发。这些问题需要一个新的解决方案和新变化。

中国成为新世界格局中极为重要的力量

中国成为新的世界格局中一个极为重要的力量。这个结局几乎没有变数,有变数的是实现路径,是这个磨合的过程。我们做投资,坚定的怀揣着大方向,集中精力走好脚下的路。有同事说,现在经济形势不确定,投资比较难。我说,我的体会是总体的方向是要判断准,之后具体的做法、技术和模式相对容易选择。做并购重组基金,不管是顺着变还是逆着变,我们都有投资的机会。我们顺势有顺势的投法,逆势有逆势的投法。

中国在世界的崛起会创造很多变化,进行颠覆性地建设或破坏,而这确是投资人的一个大时代,一个好时机。

我代表弘毅资本,从创办第一天就定了一件事,就是做中国的投资专家。弘毅资本的战略几乎跟13年前我们创办这个企业一模一样:专注于中国,专注于价值创造,专注于几个行业。所以在PE这个狭窄的领域,特别是在Buyouts(并购)这个更特殊的模式里面,弘毅资本应该是在中国踩得比较实,做得比较深。

中国的未来:市场化和法制化

所以,我们对中国以后会什么样的变化比较关心。在这个阶段,大家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判断中国的事。如果把放得稍微长一点,我感觉中国的发展不难看清。实际上,给它一段时间,接受它的一个过程,中国的经济发展一定会像三中全会公报里说的,这是一个顶层设计,用市场作为财富经济活动和资源配置的决定性或者是主要的机制。社会的治理一定会逐渐往规则化、法律化,去发展。

所以不管是世界的事,还是中国的事,我们过分关注眼下势必会引起很多困惑,更应该抬头放眼看看今后的趋势。结果是很清晰的,中国会往市场化和法制化方向走。

人工智能,大家对这些了不起的发现、发明、创造和创业,都做了很大的贡献。我又集大家的大成,做一下远一点的观察。在AR,哪些创业公司会做出突破性的发明?哪个生命科学的公司可以把半导体的发现、DNA的发现集成在一个芯片上。在我看来,这会引发生活方式的变化。你要反着推哪个独角兽可以跑出来,哪个共享是可以延续下去的,哪个猪飞一会就会摔死。现在,我们处在一个大时代里。人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你和我素昧平生,但互为关联,互为影响。我在读MBA的时候,学过一个课程,后来有一些演绎叫博弈理论。全人类每个个体只要有一个智能手机,就可以参与共享,互相影响。这不是一种负面的博弈,是一个正向的联合。这种生活方式的变化,会颠覆所有模式。

长期趋势,对脚下的路怎么走是很有指导的。这是我想分享的第一件事。

跨境并购:资本衔接资金流和人才

我想集中精力讲一讲,弘毅资本这类企业,在这么大的环境、这么大的机遇中,该去选择做哪一些事?

最近,我们对跨境投资比较专注。五年前实验,三四年前开始重磅投入,现在看上去果实即将明确。我想把体会跟大家分享一下。实际上,基础比较简单,你看一下绕不开的趋势,中国一方面作为世界工厂,有很多先进的产能,可以汇集全球。同时,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好的消费市场,可以打造很多新型的产业、企业。但两者的结合并不那么自然。资金流基本上是通的,人才也是通的,如果不通,资本就需要做纽带,用今天的才智和汗水去衔接。

去年,我就讲,中国旅游者主要是采购团,说明我们自己的需求还没有得到充分的满足。这就是机会。所以除了像这种输出型的跨境,现在越来越多的是引进型的跨境。这个过程实际上是中国学着走向世界,世界发达的地方也要学着如何适应中国的崛起。这个过程中,我们投资界大有可为。

五百大企业变五百强企业:大的优势变强的基础

最近,在一些会议上,我经常谈到世界五百大和世界五百强。我的观察的一个核心区别,是中国是一个很大体量的经济体,就像我们是世界第二,但是人均很低。我们的很多企业把中国的生意做好,就是世界五百大企业之一。但是一出国门未必是一个强的企业。

所以,这里面有一个重大的机遇:从大往强变。这需要刻意去打造跨国公司,让大的优势变成以后强的基础。最近,大家比较多地讨论持续力和竞争力,在世界500强公司的排名里面,中国和美国已经是不相上下了,但是两国公司的盈利能力、创新能力、持续力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对我们来讲,这是一个重大的持续性机会。

世界开始转了,20年前从西往东流的技术、设备、观念和理念,开始看到一种平衡的回转。所以重新的平衡是必然的,这是崛起的必要性。大家喜欢吃匹萨,弘毅资本在英国收了一家匹萨公司。比这个更深的变化都在发生,中国打造跨国公司,不只像中国巨石公司一样,在国外研发、销售和发展,还利用我们的资本把它们收了,变成了中国的跨国公司。中国工厂的力量和世界市场的力量双重并举,左右逢源。这是我们的方式。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如果道路不曲折,就不需要我们了。

(责编:朱一梵、李海霞)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