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AMC扩容在即 警惕坏账“左手倒右手”

2016年10月27日07:08  来源:人民网-金融频道
 

人民网北京10月27日电(薛白)10月14日,银监会办公厅向各省级政府下发了《关于适当调整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有关政策的函》,对地方AMC的有关政策进行了调整。内容中放宽了“一个省可设立一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的限制,允许确有意愿的省级人民政府增设一家地方AMC。同时,允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以债务重组、对外转让等方式处置不良资产”,取消不良资产不得对外转让的限制。

据了解,吉林省在今年8月份,已经设立了第二家省级不良资产处置公司,此外,山东、浙江、福建、江苏四省除了省级层面的AMC,还分别设有地市级AMC,四个城市分别是青岛、温州、厦门和苏州。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今后预计后续市场的竞争主体将快速扩容,AMC牌照的稀缺性将显著下降。“这次一方面允许省级政府增设第二家地方AMC,另一方面放宽地方AMC的业务范围和处置方式,是对地方AMC设立两年多来相关政策的调整和优化,以便更好地满足实际工作的需要。”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对人民金融说。

地方AMC扩容在即 加速不良资产处置

2014年以来,受经济下行和部分行业结构调整等因素影响,银行业整体的信用风险压力增大,风险集中暴露。

10月10日,国务院正式公布《关于市场化银行债券转股权的指导意见》,债转股细则正式落地。《意见》指出,除国家另有规定外,银行不得直接将债权转为股权。银行将债权转为股权,应通过向实施机构转让债权、由实施机构将债权转为对象企业股权的方式实现。

因此,地方AMC作为实施机构,随着本次银监会新政策中关于处理不良资产方式的松绑,将为区域内高负债、强周期的公司提供更多的解决途径。国金策略分析师李立峰认为,参与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处置,化解区域内金融风险是地方AMC设立的重要目标。银行不良贷款规模大、不良贷款率高的地区,不良资产处置业务推进进程预期较快,此外,供给侧改革、国企改革力度较大的地区,不良资产也将加速暴露,推动不良资产处置进程。

董希淼指出,推动地方政府力量加入不良资产处置,有利于增强不良资产处置市场的供给主体,提高不良资产处理的能力和效率,进而有利于降低银行业经营风险,降低企业杠杆率,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短期内四大AMC仍占绝对优势

1999年,中国华融、中国长城、中国东方和中国信达四大资产管理公司陆续成立,分别对口接收处置来自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以及国家开发银行的不良贷款,中国的不良资管行业由此诞生。AMC源起于不良处置,兴盛于综合经营,到今天形成了"一体三翼"的业务发展格局,即以处置不良资产为主体,银行、证券、保险为"三翼"。

就在本月16日,中国东方在北京正式挂牌,成为国内四大AMC中的第三家完成了股份制改革和商业化转型的国有企业。中国东方董事长吴跃在会上透露未来将积极引入战略投资者并择机上市。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指出,我国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持续攀升,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持续反弹,需要进一步发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处置不良资产、化解金融风险、降低杠杆率的独特功能。

交银国际的研究团队认为,短期内四大AMC仍占绝对优势,但对中长期市场格局影响深远。从短期看,地方AMC在诸多方面存在明显劣势,包括融资能力弱、缺乏四大AMC的多元化金融控股平台,缺乏有经验的处置团队,仍只能从本地收购不良资产等方面,短期内四大的主导地位难以发生根本变化,但随着未来AMC市场化程度的提高,四大的优势将受到削弱。

避免“左手倒右手” 尝试市场化收购

由于地方投融资平台在解决地方债务危机的过程中,容易形成不良资产的“左手倒右手”现象,例如,某些地方AMC在帮助地方性银行解决不良资产问题的时候,会把有问题的地方国企债务等价转让给地方投融资平台,最终会导致债务烂在手里。

此外,还有部分银行,利用AMC作为通道,打包一批不良资产,让AMC作为受让方代持,暗中约定一定期限后银行履行回购。这种依托通道“出表”的办法,在报表季可以用来为银行隐藏“不良”。

因此,多名业内专家指出,地方AMC应吸取历史经验和教训,尽量避免“新瓶装旧酒”。董希淼认为,首先,要适当降低准入门槛,尽可能多地吸引多种所有制形式的资本参与到不良资产处置中来,以期完善市场价格发现功能;其次,尝试实行市场化收购,并且对收购资金按市场利率计息,从源头上切断地方AMC道德风险和政策性负担的不确定性;第三,将上一年度资产处置形成的损失直接进入下一年度地方财政预算进行核销,由此推动财政预算筹资压力相应转化为地方AMC追求清偿率最大化的内在动力。 

(责编:杨曦、李海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