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加入SDR是个高瞻远瞩的决策

——专访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

2016年09月29日09:41  来源:人民网-金融频道
 

人民网北京9月29日电 (李海霞 实习生余卓然)今年国庆,对于人民币来说,注定是个大日子。经历了许久的等待之后,人民币将迎来国际化进程中里程碑的一刻——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加入SDR,意味着人民币从此开始享有储备货币的地位,成为了国际上的硬通货。

对于此举的意义,深谙人民币加入SDR过程、刚刚履新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央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的姚余栋不无感慨地说,人民币加入SDR,在中国改革和创新历史上是个完美的举动。

“在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下,我国完美地抓住了此次契机,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契机很重要,果断加入,是个高瞻远瞩的决策。”姚余栋在接受人民金融专访时表示,人民币加入SDR是顺水推舟的事情,这个机遇不可错过也没有错过。

先定一个小目标 8年精耕“跑步”入篮

“没想到人民币加入SDR会来得这么早,一些人认为可能要到2020年。”作为一名见证者,姚余栋说,从开始进入央行研究跨境贸易开始,人民币加入SDR的征程已走过了八年的时间。

“最早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东南亚一些国家主动用人民币结算。”姚余栋介绍说,2008年,作为对冲金融危机的一种手段,开始运作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2009年7月国务院批准开展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并逐步扩大试点范围至完全开放境内外贸易结算。“当时定了一个小目标,跨境贸易结算能占到中国全球贸易结算总额的1%,就很满足了。”

不容置疑地是,开展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碰上了良机。当年,国际上对使用人民币的需求明显增加,人民币国际化获得了难得的历史机遇。中国顺应市场需求,尊重市场规律,顺势推动人民币在跨境贸易和投资中的使用。

姚余栋谈到的小目标,根据德意志银行的观察报告,2015年一季度,已从1%升至27%。2009年跨境人民币结算金额只有35.8亿元,而央行发布的《2016年人民币国际化报告》显示,到2015年,跨境人民币收付金额合计12.10万亿元,同比增长21.7%。在跨境人民币结算开闸试点7岁生日之际,交出了累计结算量达40万亿元的好成绩。

在此过程中,早在2009年,中国便尝试向SDR发起冲击,但在次年(2010年)适逢IMF五年一次的SDR审查中评估并未通过,原因是人民币未达到“可自由使用”的要求。

尽管如此,被人们默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征程起点的跨境人民币贸易结算,是我国为人民币加入SDR做出的较为成功的探索之一。

截至2015年末,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的境内企业已达17万家,已有逾124个国家和地区的银行在中国境内开立人民币同业往来账户。

此外,2011年1月和10月,中国分别启动了境外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和外商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工作,便利了人民币跨境直接投资的使用。

2011年12月和2014年11月,中国相继启动了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RQDII)机制。

2014年11月,中国正式启动了沪港通,为跨境证券交易提供了更多的渠道。

同时,自2008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已先后与35个国家或地区的货币当局签署货币互换协议,在不含已失效未续签的额度下,总额度为31180亿元。

人民币国际化既历尽艰辛又卓有成效的进程,似乎让一些人害怕了起来,有人开始怀疑人民币国际化是“别有用心”。

惟宽可容人,惟厚可载人。在质疑面前,唯有正面沟通才是良策。“实际上后来我们也反复解释,不是要拆庙不是另起炉灶,我们只是国际货币的建设者、参与者,我们依然和别的国际货币在一起,我们顺应了规则。”姚余栋不无感慨地说。

努力了不一定能够成功,但不努力永远不会有成功。2015年适逢又一次五年之隔的IMF的SDR审查。而此时,国际上对人民币入篮的呼声渐高,人民币也初步具备了加入SDR的条件。

跃升第三大货币 国庆入篮意义深远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经过多年来的努力和争取,2015年11月30日IMF宣布,继美元、欧元、日元、英镑四种货币外,接纳人民币为SDR的“第五成员”,同时给出了一个为期10个月的预备期,新的货币篮子定于今年10月1日正式生效。

据IMF当时公布的分配方案,人民币这一新来者将占据10.92%的份额,一举超过“老将”日元与英镑,紧随美元和欧元,成为其中第三大储备货币。与之前权重相比,美元份额从41.9%略微下调至41.73%,下调幅度最大的是欧元,其权重自37.4%下调至30.93%。英镑其次,从11.3%下调至8.09%,日元权重从9.4%下调至8.33%。

成为第三大储备货币,人民币必须具备“真材实料”。SDR官方定价主要取决于各国贸易水平。中国贸易发展迅猛,2009年成为世界第一出口大国,2013年起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2015年出口占比上升到接近14%。SDR主要是以此为依据确定了人民币的权重,也算是实至名归。

欲强者,明故而创新。事实上,作为除创始国货币之外,唯一入篮的货币,人民币并非将一路坦途。“未来四年左右,也就是2020年,将要迎来IMF的第二次考核。考察你的国际实力到底怎么样,有内容和标准。”姚余栋说,2020年的考核很重要,我们成为新的国际货币需要国际市场对我国有更多的了解,而这就在于这三四年的时间。

而在当下,加入SDR,意味着人民币从此开始享有储备货币的地位,成为了国际上的硬通货。

对普通老百姓而言,加入SDR 所带来的好处更显而易见。随着人民币越来越受认可,在当地银行直接用人民币兑换当地货币也将更加便利,这将为老百姓日常的境外旅游、留学等消费方面提供便利。

而从长远来看,人民币入篮有着更深远的意义。

观一叶而知秋。在姚余栋看来,未来全球经济增速可能保持3%左右的增长速度,很难再有强劲的增长。而中国经济中长期是L形增长。“人民币此时加入SDR,可以对冲我们将来经济长期的中低速带来的下行风险。”他认为,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每个人都会遇到养老问题,配置养老的钱核心诉求是正收益,也就是不能老了以后钱越来越少了。在货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前提下,能带来正收益的人民币资产应是重要投资方向。

随着G20杭州峰会达成关于SDR的相关共识以及人民币“入篮”,未来SDR有望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责编:李海霞、吕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