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政府工作报告》解读之二

货币政策“灵活适度”释放怎样的信号?

李海霞

2016年03月06日09:54  来源:人民网-金融频道
 

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表示,2016年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今年广义货币M2预期增长13%左右,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增长13%左右。

货币政策如何定调,成为每年政府工作报告的重点之一。相较去年的“松紧适度”,今年政府工作报告表述变为“灵活适度”。两字之差释放出什么信号?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货币政策的表述有两点新意。”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兴业研究副总裁鲁政委在接受人民网专访时表示。

“灵活适度”的表述有新意

在鲁政委看来,2016年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相对于此前的“松紧适度”,是新意之一。

鲁政委说,“主要原因是单纯从对经济调控的角度,‘新常态’下的货币政策松紧水平经过几年的实践,已经确定,无需继续讨论。但自去年以来,国内外金融市场更多呈现瞬时多变的特点,需要‘灵活’应对,确保市场总体平稳,阻断可能出现的负面溢出,消除系统性风险的隐患。”

鲁政委认为,当前货币政策不仅仅要根据经济情况进行调整,也要针对金融市场的变化进行预调微调。

此说法在1月4日发表的《权威人士七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文中有所涉及。该文章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既要防止顺周期紧缩,也绝不要随便放水,而是针对金融市场的变化进行预调微调,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社会融资总量适度增长。

“这既是顺利实现新旧经济增长动力转换的有利保障,也是应对全球复杂多变的经济政治形势的有效手段。” 浙商银行经济分析师杨跃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说。

当前的世界金融市场并非风平浪静。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对人民网表示,从国际上看,经济分化明显,美国经济开始复苏,但是欧日等发达经济体仍然不明朗,新兴经济体,除了中国印度以外,其他国家也大都陷于了衰退。各国的货币政策也出现了分化。

央行副行长陈雨露在“2016中美央行高端对话”的开幕致辞中也表示,“全球货币政策分化造成的溢出效应和回溢效应日益突出,由于缺乏深入的研究探讨和有效的政策沟通协调,这种政策分化效应正在给全球经济复苏和金融市场稳定带来多种挑战。”

卞永祖认为,“在国际整体经济、金融形势日趋复杂的情况下,在当前在宏观调控政策上,确实需要更加灵活的货币政策。”

降准一直是货币政策的一个最主要的常规工具。2月29日晚间,2016年的首次降准突然而至。央行宣布自2016年3月1日起,普遍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据估计,央行此次普降准备金释放的流动性大约为6000亿元-7000亿元。

此次降准被部分市场人士称作是“富有深意”。在此之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对媒体表示:“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处于稳健略偏宽松的状态,还要不断观察,适时动态调整。”

货币政策是否已转向?在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看来,货币政策稳健的基调没有变化,只是灵活度在增加。

随着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的公布,2016年的货币政策方向“浮出水面”。

首次明确社融余额增速目标

鲁政委认为,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明确给出了社会融资余额增速13%的数量目标是此次货币政策表述的第二个新意。

“主要原因是,由于经济其他主要指标特别是GDP增速是同比指标,因而,给(社会融资)同比指标而非额度指标,与其它经济指标更加逻辑一致,避免造成‘大放水’‘强刺激’的误解。”鲁政委说。

杨跃也认为,这反映出未来监管部门将会更系统和全面看待货币政策的实施效果、传导途径和受众目标,通过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大力发展普惠金融等金融体制改革深化手段疏通传导机制,有效加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央行数据显示,2016年1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41.57万亿元,同比增长13.1%。“今年1月为13.1%,2016年的目标定为13%,体现了稳健的导向。”鲁政委说。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货币政策的另一个指标——广义货币M2,今年预期目标较2015年目标上升了1个百分点左右,与2015年实际增速基本相当,并删除了M2目标增速“在实际执行中,根据经济发展需要,也可以略高些”的表述。

对此,鲁政委认为,M2两年目标的变化说明中国正在完善货币政策框架,逐步从数量型调控为主转向价格型调控为主。

2月,央行行长周小川在记者会上说,利率走廊机制正在建立之中,现在更依赖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作为利率区间的中间值。

利率走廊是指中央银行通过向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存贷款而设定的一个利率操作区间。简单说,利率走廊就是市场利率波动的上下限,央行要做的便是在上下限之间调控货币市场利率,目标是控制市场预期。

事实上,在2015年10月 “双降”的同时放开存款利率上限后,央行明确提出未来的政策利率体系,逐步构建利率走廊。

民生证券研究院固收团队研究员认为,今后存贷款基准利率的作用将被淡化,央行构建新的政策调控利率,未来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对于货币市场利率指导作用在增强,降准降息将不再是央行宽松的主要信号。

“2016年广义货币量预计增长13%,社会融资总规模增长13%左右。这两个指标还是相对稳健,比较灵活,目的还是为了今年供给侧改革,结构调整,创新创业等等,营造相对宽松环境。”赵锡军说。

卞永祖则认为,2016年从国内看,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经济新旧动能还没有完成,既要对过剩产业保持“压”,又要鼓励新兴产业,所以从货币政策上要更加强调灵活,不能搞大水漫灌,对经济的支持必须有压有保。

赵锡军认为,今年不排除会有降息降准考虑,尽管外界猜测美联储不一定升息,从目前情况来看,国际间跨境资本流动越来越没规律,投机性更强,很难有清晰判断。从历年来讲,要进一步降低融资成本,而利率是很重要的指标。 

(责编:薛白、夏晓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