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费收入占养老金比重连跌五年

蒋梦惟

2017年11月29日08:04  来源:北京商报
 

  养老金入市投资、划拨国资进社保基金……近期我国出台的一系列社保新政,都与近年我国养老金财政补贴压力越来越大密切相关。日前,财政部社会保障司披露了《关于2016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决算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根据《说明》中披露的去年我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当年收入,以及其中财政补贴收入等数据,北京商报记者计算发现,去年保险费收入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比例为78.57%,创多年来新低,也使得这一比重出现连续五年下降。这意味着,近五年我国财政对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补贴压力愈发凸显。与此同时,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去年当期我国基本养老金支出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支出的比例连续三年上涨,养老金收支平衡压力持续加剧。

  支出不够补贴凑

  近年来,我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之所以常被传出“收不抵支”的消息,就是因为目前不少地方都出现了当期养老金收入和支出增幅差距越来越大,甚至两极分化的情况。

  《说明》公布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全年我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为2737亿元,年末滚存结余也达到了36577亿元。从全国整体情况来看,去年我国养老金收入还是能够覆盖支出并且留有一定“余地”的。

  然而,具体来看,去年当年我国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28519亿元,比2015年增加1965亿元,其中基本养老保险费收入为22407亿元,财政补贴收入4291亿元,财政补贴比2015年增加了398亿元,增幅为10.2%。由此计算,去年基本养老保险费收入在整个基金收入中的占比约为78.57%,是多年来我国该项数据创下的最低值,可见,如果去年财政没有对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进行补贴,当期的结余将会出现1568亿元的赤字。据北京商报记者梳理,自2011年起,财政补贴在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中的占比越来越大,保险费收入占比从82.4%开始逐年下降,并在2015年降至八成以下,至今已连续第五年保持下行状态。

  与此同时,养老保险费收入占比下降却迎来了支出不断增长。《说明》透露,去年当年我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出25782亿元,其中,基本养老金支出24829亿元,比2015年增加2602亿元,增长11.7%,完成预算的101.8%。基本养老金支出占养老保险基金支出比重由2014年的96.2%增加到了去年的96.3%,连续三年保持上涨且每年增幅均为0.05%。

  统筹层次过低的遗留问题

  “实际上,自1998年起,各级政府就开始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进行财政补贴。”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齐传钧直言,此前,我国的抚养比最理想时曾达到5:1,即5个参保人供养1个退休人员,后来较长一段时间维持在3:1左右。按照学界预测,理论上按照这个结构,养老金收支基本可以实现平衡,但是由于养老金统筹层次长期停滞在地方层面,导致劳动人口流入、流出省市的养老金结余出现明显差距且越来越大。

  近日,人社部也披露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各省份养老金收支平衡能力存在较大差异,累计结余超过1000亿元的省份共9个,结余最高的广东省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总额为7258亿元,占全国总结余近两成,但黑龙江、青海等10个省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养老金仅可支付不到10个月,养老金当期收不抵支的省份增加到7个,甚至个别省市累计结余都已穿底,为-232亿元。

  齐传钧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我国不同级别的养老金统筹单位有2000多个,人口净流入省市的大量结余无法补充到收不抵支的地区,导致后者必须长期依靠财政补贴才能按期保量地发放养老金,“而且即使在整体结余充沛的地区内部,不同城市间收支平衡能力也大相径庭。由于不少地方统筹层次还没有上升到省级层面,因此,这些看似结余富裕的省份内部也存在需要进行财政补贴的现象”。齐传钧表示。

  此外,还有专家表示,目前各级政府已形成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财政补贴惯性,而且每年我国仍然要维持一定的养老金发放增幅,因此,短时间内,财政用于这部分补贴的力度预计不会下降,支出压力恐持续加剧。

  根源改革路在何方

  根据人社部公布的最新数据,目前,我国的抚养比已跌至2.8:1,而且老龄化形势有不断加剧的趋势。“据测算,我国约在2030年前后达到人口老龄化高峰,那时,作为养老金后备力量的社保基金可能才会正式启用,在此之前缓解财政补贴压力,维持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可持续性必须‘开源节流’。”齐传钧表示。

  具体来说,齐传钧提出,“开源”的手段包括提高养老金覆盖面、增加缴费率、提高养老金保值增值能力等,“现阶段,我国经济仍处于下行区间,实体经济承压,增加缴费率不符合为企业和个人减负的大趋势,而提高养老金覆盖面则是一项长期工作,很难在短时间出现飞跃式的进展,因此,入市等养老金投资渠道的拓宽和改革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十余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走向。

  对于“节流”,齐传钧认为,主要包括延迟退休和降低养老金待遇标准两方面,“目前,我国养老金的年均涨幅已经从10%下降至5.5%,养老金待遇相较于在职职工工资的替代率只有40%多,在养老第二、第三支柱还不够完善的情况下,再压缩几乎不可能”。齐传钧表示,而延迟退休的实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目前条件也不够成熟,效果短期也难以显现。

  在业内看来,根据我国人口结构的变化分析,即使我国暂时性地建立了中央调剂金制度,实现了养老金“中央统筹”,也只能缓解部分省份的燃眉之急,难成治本之策。“要对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进行根源性的改革,必须提高人们主动缴费的积极性,改变现有统账结合的制度。”齐传钧表示。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

(责编:李栋、赵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