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子公司风控管理新规周年考:增资难解渴多路突围寻转型

崔启斌 王晗

2017年10月26日08:15  来源:北京商报
 

  净资本约束新规实施的近一年时间里,依赖通道业务起家的基金子公司频频遭遇转型阵痛,寻求股东增资、兼职人员调整、业务模式探索等压力接踵而至。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已有18家基金子公司合计增资逾50亿元,相比较看,银行系子公司增资压力较小,而对于前期通道业务占比过多的中小型基金子公司来说,由于缺口较大,寻求股东增资并不容易。子公司传统通道红利受阻后,资产证券化(ABS)、FOF、PPP业务成为逐鹿对象,不过由于优质项目少、行业竞争激烈等原因,转型之路困难重重。

  亟待资本金补血

  去年12月下发的《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暂行规定》两项监管新规对基金子公司风险管控的影响力在市场上已然显现。其中,“子公司净资本不低于各项风险资本之和的100%”一项要求成为悬在基金子公司通道业务上的一把利剑,基金子公司增资扩股,成为新监管口径下规模扩张的主流路径。

  “明显感觉与业内的交流互动变少了,之前业务上的沟通比较多,今年基金子公司压力很大,很多业务都无法开展,能做的只有按照基金子公司新规净资本要求寻求股东增资,目前整个行业都处于探索的过渡期。”沪上一家基金子公司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抱怨道。

  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今年以来已有18家基金子公司陆续实现增资,合计金额超50亿元,其中银行系基金子公司显得更为财大气粗,工银瑞信旗下工银资本在今年4月获得股东增资,注资完成后,资本金由2亿元增至12亿元,同样获得股东大手笔注资的还有建信基金旗下的建信资本,今年5月建信资本增资10亿元,由5000万元资本金摇身一变跻身10亿级别体量,同属银行系的招商财富也获得3亿元资金支持。

  此外,天弘基金旗下天弘创新资产、中邮基金旗下首誉光控也成为增资大户,年内均获得5亿元资本金注入,子公司增资潮起,还有多家基金子公司正走在增资的路上。

  盈码基金研究员杨晓晴认为,和券商等股东相比,银行系的基金子公司股东不缺钱,因此有充足的注资条件,相比之下,通道业务占比过多、股东实力不强的子公司寻求增资更为困难。

  业务模式难转型

  通道业务红利消失,基金子公司谋求资本金补血的同时,业务模式改革也被提上日程,转型资本消耗更小的资产证券化(ABS)、PPP、FOF业务的呼声越来越高,不过从多家基金子公司反馈态度来看,经过近一年时间的探索磨合,相关业务转型并不如预期般顺利。

  “其实不只是在基金子公司方面业务承压,今年以来券商、银行乃至整个资管行业业务开展都较为困难,新规对于前期定位不清晰、业务开展较少的基金子公司来说可能影响不大,但对于以通道业务为主营业务的子公司来说,由于体量较大,清理起来还是十分困难的。”沪上一子公司市场部人士表示。

  业内呼声很高的ABS业务转型模式在经历市场检验后被证实展业较为困难,“转型ABS一个是很难做,做了也很难持续,主要是ABS特点使然,由于净资本约束成本,ABS费率低,备受市场瞩目,由此也造成行业竞争较为激烈;另一方面,监管严态下,子公司投资态度趋于保守,以前有风险溢价但有较高收益的项目也愿意尝试,但是近年来监管风向趋严,子公司态度开始趋于谨慎。此外,监管套利以及通道红利消失,PPP业务项目少,开展落地难,竞争激烈。FOF则存在双重收费的问题,此外分散投资收益不高,很难满足投资者对收益方面的需求”。上述人士补充道。

  杨晓晴也表示,子公司当前新业务占比小,短期内业务结构变化不大,一方面,子公司业务转型还没有比较成熟的模式,目前大都在探索阶段;另一方面子公司以前的业务重心在通道,对PPP、ABS、FOF没有充分的研究和资源积累,突然转型未免力不从心。

  事实上,监管思路已经由保持基金子公司独立性转变为加强母公司对子公司的管控,目前来看,未来差异化主动管理型路径将成为基金子公司的发展趋势。“未来将会根据各公司战略定位,在各自领域特色化发展,走特色化主动管理道路。比如股东为中信集团的信诚基金,可以借助股东优质的资源渠道优势在地产领域更为深入。”北京一子公司市场部人士坦言。

  兼职人员大调整

  由于行业内人才的稀缺性,母公司员工在子公司兼职的现象并不少见,新规下发初期,业内普遍认为短期内子公司人员职位将面临大变动。

  新规正式实施当日,宝盈基金就发布了调整子公司兼职人员公告,根据公告,宝盈基金创新业务部张新元、李光明,产品规划部江山、张霁,专户投资部曹松涛不再兼任中铁宝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经理。副总经理兼专户投资部葛俊杰和研究部段鹏程依旧在子公司担任董事长、董事和执行监事,但不在子公司领薪。宝盈基金成为基金子公司新规生效后第一家做出兼职人员调整的基金公司。

  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截至目前,宝盈、国投瑞银、海富通、招商、浦银安盛、国寿安保、安信基金、鑫元、浙商、前海开源、金元顺安等基金公司已经对兼职情况进行了后期调整。

  “母公司领导持有子公司股权风险还是比较大的,从经营层面来看,二者属于两个法人主体,利益出发点不同。”基金子公司资深人士表示。

  杨晓晴也表示,基金母公司及子公司之间的人员隔离,杜绝了利益冲突和利益输送,同时也加强了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是保障公司规范有序运作的前提条件。目前来看,母公司人员兼任子公司职位的现象还是十分普遍的,随着子公司新规的执行力度不断加大,未来将陆续有基金公司对子公司人员兼职现象做出调整。

  备案规模骤降

  基金子公司两项新规实施即将满周年,伴随着监管新政威力发酵,以通道业务为主营业务的基金子公司规模也相应出现萎缩。

  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基金子公司专户业务规模为8.59万亿元,较年初的10.5万亿元缩水近两成,值得一提的是,自去年四季度开始基金子公司规模已经连续三个季度下降。

  从产品备案数据来看,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基金子公司专户产品为1.14万只,与2016年三季度的高点相比,专户产品数量减少了4665只。

  从基金子公司规模角度来看,排名靠前的子公司专户业务也出现规模下滑趋势,协会数据显示,今年年中,规模排名前20的基金子公司合计专户管理规模达5.63万亿元,环比下滑9.19%,较年初的6.84万亿元减少近两成。具体来看,二季度子公司专户规模缩水已成常态,二季度专户管理规模排名第一的子公司招商财富资管,月均规模为5761.01亿元。其次是浦银安盛资产管理、平安大华汇通财富,两家基金子公司月均管理规模均超过了4000亿元,上述3家子公司专户业务较年初规模分别缩水1016.2亿元、420.99亿元、2080.59亿元。

  “为满足监管要求,子公司也在积极寻求新的业务模式和发展方向,业务转型和补充资本金这两个方向如果进展顺利的话,规模缩水也会出现逆转。”杨晓晴认为。

(责编:李栋、赵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