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金融

支付業馬太效應:頭部謀上市,中小求生存

◎ 記者 余繼超
2021年01月18日08:28 |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小字號

2021年,支付行業注定要“兵荒馬亂”。美團、抖音、拼多多等流量“新王”踩著2020年末的鐘聲,通過兼並、收購獲取支付牌照,准備在2021年一展身手。PayPal、美國運通、Visa和萬事達卡等外資巨頭也迎著金融開放的大潮,對中國支付市場“虎視眈眈”。

在流量新貴和外資巨頭的“威脅”下,銀聯商務、連連數字、收錢吧、PingPong等頭部機構紛紛走向上市,欲借助資本市場的力量,鞏固自有場景和客戶,勢必要在2021年初步構建起“護城河”。

對於中小支付機構而言,2021年或許又是生死存亡的一年。“群狼環伺”下,支付“雙寡頭”格局或逐步轉向“多極化”格局。缺乏流量和資本的中小支付機構,在強監管和“弱肉強食”的競爭環境中,如果無法捍衛細分領域的場景,將被巨頭吞噬或走向消亡之路。

1

支付上市潮來臨

“一方面監管政策鼓勵支付類企業上市﹔另一方面,頭部機構經過幾輪融資以后有上市的需求,線下收單機構也面臨發展瓶頸,選擇現在上市是比較好的時機。”

自2020年底以來,支付機構沖A已經成為潮流。1月14日,用友網絡發布公告稱,控股子公司暢捷通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暢捷通”)擬於A股上市。

據悉,暢捷通2014年獲人民銀行《支付業務許可証》,獲准在全國范圍內開展互聯網支付、銀行卡收單業務,並於2014年6月26日成功登陸香港主板。暢捷通本次擬向符合中國証監會等監管機關要求的社會公眾首次公開發行人民幣普通股(A股)不超過發行后暢捷通股本總額的15%(即不超過3832.62萬股),並將通過向專業機構投資者詢價的方式確定股票發行價格。

暢捷通擬回A股上市之前,跨境支付公司PingPong宣布沖刺深交所創業板。輔導券商中信証券在報告中透露, PingPong擬申報深圳証券交易所創業板,輔導機構協助PingPong有針對性准備相關制度文件和申報文件,推進PingPong在各個方面盡快符合創業板申報和上市要求。

PingPong不是首家沖刺創業板的支付機構,此前聚合支付頭部企業收錢吧就表明將在創業板挂牌上市。據上海証監局網站2021年1月初披露的信息,上海收錢吧互聯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即“收錢吧”)於2020 年12 月與中金公司簽署上市輔導協議,擬創業板挂牌上市。

更早之前,收單巨頭銀聯商務、跨境支付頭部企業連連數字先后宣布擬在科創板上市。2020年8月27日,中金公司與銀聯商務簽訂了輔導協議,並向上海証監局進行了輔導備案登記。目前,銀聯商務已經完成科創板上市輔導。輔導券商中金公司稱,銀聯商務已具備上海証券交易所規定的有關股票發行上市輔導驗收及發行上市的基本條件,不存在影響發行上市的實質問題。

銀聯商務之后,記者注意到,連連數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即“連連數字”)也同中金公司簽署上市輔導協議,並於2020年12月下旬在浙江証監局備案,擬在科創板挂牌上市。

此外,被稱為支付第一股的匯付天下在2020年底宣布私有化並在聯交所撤回上市地位。支付行業資深分析師王蓬博對《國際金融報》記者分析指出,匯付天下擬從港股退市,或因股價偏低、流動性差,未能達到股東預期。另外,A股今年政策形勢較好,匯付天下有可能會計劃在A股科創板上市。

王蓬博認為,2021年支付機構或迎來上市潮。主要原因是:一方面監管政策鼓勵支付類企業上市﹔另一方面,頭部機構經過幾輪融資以后有上市的需求,線下收單機構也面臨發展瓶頸,對於資金需求比較大的,選擇現在上市是比較好的時機。

2

外資機構“入場”

“外資支付機構進入中國,不會對中國國內的支付市場結構帶來太大改變。作為國際化程度高、擁有豐富跨境支付經驗的外資支付巨頭,或將集中資源大力發展跨境支付。”

國內支付機構沖刺A股之際,國外支付巨頭則迎著中國金融開放的大潮,進軍中國支付市場。在2021年初,首家外資全資控股第三方支付機構正式誕生!

國內第三方支付機構國付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國付寶”)近日工商信息發生變更,美銀寶信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下稱 “美銀寶”)受讓國富通信息技術發展有限公司持有的國付寶30%股份。

至此,外資支付巨頭PayPal完成對國付寶的全資收購。依據天眼查信息,目前,國付寶的兩大股東為美銀寶和北京智融信達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北京智融信達”),持股比例分別為30%和70%。而北京智融信達亦由美銀寶100%全資控股。

記者了解到,早在2019年9月30日,PayPal通過旗下美銀寶收購國付寶70%的股權,成為國付寶實際控制人。PayPal由此拿下國內支付牌照,成為第一家進入中國的外資支付機構。

資料顯示,國付寶成立於2011年1月,是一家以第三方支付為基礎的科技金融綜合服務平台。2011年,國付寶獲得央行頒發的互聯網絡支付、移動電話支付業務許可,2015年獲基金支付業務許可,2016年獲跨境人民幣支付業務許可,同年年底增發預付費卡發行與受理業務許可。

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表示,PayPal進入中國境內支付服務市場,具有多方面意義。首先,對境內外支付機構實現統一的准入標准和監管要求,有助於培育創新驅動的競爭新優勢,進一步優化支付產業結構。其次,適度引入外資支付機構,有利於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提高資源配置效率,提升支付機構和支付產業的服務水平。再次,擴大支付清算市場雙向開放,有利於深化我國支付服務市場改革,加快創新轉型,完善制度建設,擴大和深化金融業對外開放。

其實,不單是 PayPal,Payoneer、 Wirecard等國外支付機構,美國運通、Visa、萬事達卡等外卡組織都想進軍中國的支付清算市場。外資支付巨頭熱衷中國市場離不開近些年我國推行的開放政策。

記者注意到,央行在2016年6月發布《銀行卡清算機構管理辦法》,正式開放人民幣清算市場﹔隨后在2016年12月,十四部門印發《關於促進銀行卡清算市場健康發展的意見》,放開銀行卡清算牌照申請。2017年5月,中美在金融服務領域達成多個共識,其中包括美國支付服務商可以在中國申請業務許可証事宜。同年7月,央行發布《銀行卡清算機構准入服務指南》。

2020年6月13日,央行網站發布消息稱,央行向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在我國境內發起設立的合資公司連通(杭州)技術服務有限公司(下稱“連通公司”)核發銀行卡清算業務許可証。美國運通成為了國內首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獲得《銀行卡清算業務許可証》的外卡組織。除了通過合資公司已經獲得銀行卡支付清算牌照的美國運通,Visa和萬事達卡也在緊鑼密鼓地開展申請工作。

上海交大安泰經管學院副教授胥莉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外資支付機構進入中國,不會對中國國內的支付市場結構帶來太大改變。首先,外資機構在中國沒有高頻流量場景,高頻流量場景是支付業務開展的必要條件。第二,現有的支付工具已經深入國內消費者,短期難以改變。其三,國內支付業務本身收益非常低,沒有其他業務作為交叉補貼,從支付業務獲益,難以為繼。

胥莉認為,作為國際化程度高、擁有豐富跨境支付經驗的外資支付巨頭,或將集中資源大力發展跨境支付。

3

行業馬太效應凸顯

“支付行業的馬太效應將繼續凸顯,支付牌照是存量資源,行業競爭必將加劇,未來支付行業或將成為‘多極化’的存在,機構比拼的不再是單一的支付業務,而是背后集團的綜合實力。”

在頭部機構通過上市構筑“護城河”,外資巨頭虎視眈眈的當下,美團、滴滴、抖音、拼多多、快手等流量新貴也持牌入場,業內人士判斷,2021年中國支付行業馬太效應將凸顯。

美團、滴滴、抖音、拼多多等流量新貴在2021年初就打響了支付戰。記者注意到,字節跳動近日正申請“抖音支付”商標。2020年8月,字節跳動完成對武漢合眾易寶科技有限公司的收購,拿下支付牌照。

2020年以來,互聯網流量巨頭紛紛通過收購的方式有意獲取第三方支付牌照。年初,拼多多通過關聯公司收購第三方持牌支付機構付費通50.01%的股權“曲線”獲得支付牌照﹔快手隨后新注冊了商標“老鐵支付”,意在后續發力“短視頻+金融”的商業支付模式﹔OTA(在線旅游)大佬攜程也通過收購的方式將支付牌照收入囊中。

然而,一方面,快手、拼多多、字節跳動、攜程花重金收購支付牌照,要殺入支付賽道﹔另一方面,江蘇CA、上海暢購卻因違規、業務難開展而被迫退出支付行業。

資料顯示,江蘇CA成立於2003年10月23日,注冊資本為1億元,業務類型為互聯網支付(全國)、預付卡發行與受理(江蘇省)。早在2017年,江蘇CA曾發布公告稱,江蘇CA國有大股東無意轉讓任何股權,其民營股東的股權已被司法機關凍結和質押,民營股東實際控制人已涉嫌刑事犯罪被調查。

王蓬博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江蘇CA被注銷的主要原因是內部經營管理比較混亂,民營股東涉嫌違法轉賬,自身業務難以為繼,盈利能力較弱。

據不完全統計,從2012年至今,有38張支付牌照被注銷,被注銷的原因包括不予續展情形或未提交續展申請,不符合非銀行支付機構監管制度規定以及業務合並。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宏觀方面,第三方支付行業競爭激烈,出現“內卷”,逐步成為巨頭競逐的賽場,巨頭將支付作為底層設施嵌入各種場景,繼而搭建生態圈,擁有強大的閉環能力。微觀方面,部分機構因時代變化決定退出市場,但沒有考慮將牌照轉讓給其他第三方,進而出現被注銷的情況。

易觀智庫發布《中國第三方支付行業發展趨勢展望2020》(下稱“報告”)顯示,支付逐漸演變成商業社會運行的基礎設施,第三方支付機構助力中小微商戶數字化升級,積極尋求二次增長。同時,互聯網平台紛紛入局,市場競爭再起,海外業務正在成為新藍海。

報告指出,隨著產業互聯網的來臨,數據對於各個企業的生產、經營和創新都開始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在這個大背景下,支付數據覆蓋用戶廣泛、真實有效、數量龐大的優勢開始逐漸體現。“隨著傳統支付收單業務增速放緩,越來越多企業開始產生一系列金融、營銷、風控等方面的增值服務需求,企業服務市場的發展潛力開始逐漸凸顯,支付機構開始深挖已有數據資源的價值,積極進行企業服務業務的拓展,由單一支付服務商向綜合型產業服務商轉型”。

“支付行業的馬太效應將繼續凸顯,支付牌照是存量資源,行業競爭必將加劇,未來支付行業或將成為‘多極化’的存在,機構比拼的不再是單一的支付業務,而是背后集團的綜合實力。”蘇筱芮預計,中小支付機構需要未雨綢繆,提早謀劃,在商戶機構綜合服務解決方案上不斷完善改進,有針對性地做好用戶留。此外也需要適當考慮外部場景的接入與合作,力爭通過“小而美”的方式與大型機構錯位競爭。

(責編:庄紅韜、李源)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