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金融

2020,期貨業擔起“抗風險”大任

——專訪方正中期期貨研究院院長王駿

記者 何思
2021年01月04日08:07 |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小字號

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期貨市場資金量和成交持倉量均創下歷史新高,而且新增了12個新品種和32個期貨期權做市品種。截至11月底,我國期貨期權品種共有90個,其中國際化品種有7個,為我國實體經濟和廣大產業鏈企業提供了有效的避險工具。

同時,期貨融入整體資本市場的程度更深,境內境外與場內場外市場互通的步伐也更快,構筑起期貨市場發展新生態鏈。

這一年,方正中期期貨研究院院長王駿已投身我國期貨行業近十八年。在我國期貨市場發展30周年的節點上,2020年期貨業的發展呈現出怎樣的特點?未來又將有怎樣的變化?本期年終回顧,《國際金融報》記者邀請到王駿,來談談他這一年的感悟與思索。

1

震蕩:危機下的警示

2020年2月3日,是春節后國內商品期貨市場開盤交易的第一天,期貨夜盤交易卻被按下暫停鍵,一停便是3個月,直至5月6日,期貨夜盤交易才全面恢復。

在夜盤交易“靜悄悄”之時,國內外期貨市場卻經歷了劇烈震蕩。2月3日,多個工業品期貨品種開盤即跌停,部分品種第二天依然大幅低開﹔3月,外盤原油開啟暴跌模式,國內相關能化板塊期貨也大幅下跌……

2020年4月,美國WTI原油期貨價格首次跌至負值,令不少投資者直呼“見証人類歷史”。4月20日,WTI原油期貨5月合約遭遇史上最瘋狂的拋售,當日結算價收報-37.63美元/桶,跌幅超300%,創下自1983年紐約商品交易所開設輕質原油期貨交易以來的最低價格和人類歷史上從未出現的負價格。

由此,引發了與美國原油期貨挂鉤的中行“原油寶”產品暴跌“穿倉事件”。2020年5月初,中國銀保監會對中國銀行“原油寶”事件啟動立案調查程序。直至2020年12月5日,中國銀保監會在調查工作完成后,對中行“原油寶”產品風險事件所涉違法違規行為(產品管理不規范、風險管理不審慎、內控管理不健全、銷售管理不合規等)作出行政處罰決定,並採取相應的監管措施,包括對中國銀行及其分支機構合計罰款5050萬元等。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也公布了2020年4月負油價調查結果:由基本面因素和技術問題在內的多種因素導致,包括油市供應過剩、病毒導致需求減少、供需不確定性等,WTI原油出現歷史級價格波動。

“原油寶事件雖然發生在銀行系統,但也提醒我國期貨業要堅守合規經營這條紅線不放鬆,全心全意服務廣大客戶和實體企業,將投資者權益保護永記心頭。”王駿感慨道。

對於期貨業的合規經營,王駿補充,我國期貨業經歷了三十年的發展,特別是1991年-2000年這十年的清理整頓,對之前期貨業存在的不規范問題進行了有效持續糾正,特別是在建立健全我國期貨行業法律法規、期貨公司管理辦法、期貨從業人員規范等方面逐步完善了期貨業的各項規章制度、行業管理辦法和風險控制制度。“當前我國期貨業發展已展現出健康的市場環境、完善的法規制度、規范的從業行為等行業特點”。

2

回暖:風險管理功能凸顯

危中有機。疫情之下,期貨市場的價格發現和風險管理功能大放異彩,有效助力企業進行庫存管理、成本控制、規避價格風險,為國民經濟和實體經濟服務。

2020年3月30日,我國首個“雲上市”品種——液化石油氣(LPG)期貨和期權在大商所同步上市。作為國內首個氣體能源衍生品,LPG期貨及期權產品在助力企業應對價格波動風險、完善貿易定價機制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對於衍生品市場服務實體經濟意義重大。

“2020年以來,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多種因素影響,國際大宗商品和金融市場劇烈波動,實體企業普遍面臨庫存高、銷售難、產業鏈運轉不暢、原料和現金流緊張等問題,宏觀經濟和企業經營風險陡然增大。”在液化石油氣期貨及期權上市儀式上,中國証監會副主席方星海指出,期貨市場風險管理的功能凸顯,作用發揮愈加顯著,為抗擊疫情推動復工復產,穩定企業生產經營貢獻了“期貨力量”,贏得了各方面的認可。

“年初在全球新冠疫情肆虐最嚴重時期,我國期貨業響應政府號召正常開市交易、正常服務各類客戶,通過線上會議提示重點客戶交易風險,通過線上投資策略指導客戶套期保值交易,疫情期間期貨行業通過非常靈活的服務模式給所服務的廣大實體企業帶來了積極正面的影響,增強了廣大實體企業復工復產的信心。”王駿表示。

王駿補充道,我國大中型企業利用期貨期權市場的“兩鎖一降”功能有效規避價格“V”型巨震的沖擊,保証了企業各項經營活動的正常開展,同時廣大中小企業通過期貨市場價格信號積極復工復產,對中央提出的“六保”和“六穩”起到了非常積極的作用。此外,廣大期貨公司和從業人員善用特有的“風險管理”業務和“風險管理”服務,讓2020年期貨行業“大放異彩”,實現金融服務業與實體經濟雙贏。

在此背景下,2020年,期貨市場資金量和成交持倉量均創歷史新高。截至2020年11月底,我國期貨市場資金量突破8559.5億元,同比增長55.2%﹔1-11月累計成交量、成交額分別達到53.8億手和382.5萬億元,同比增長50.4%和45.5%。預計2020年全年期貨市場成交量接近60億手,成交額突破400萬億元。

3

飆升:大宗商品漲聲此起彼伏

2020年,不少大宗商品價格屢創新高,漲勢此起彼伏。

鐵礦石期貨便上演了一場“瘋狂的石頭”行情。2020年12月21日,鐵礦石期貨主力合約2101盤中最高觸及1202元/噸,創出歷史新高。而2020年以來,4月初最低時僅為511元/噸。

鐵礦石期價的大幅波動引起了監管的注意。2020年6月2日,大商所發布市場風險提示函稱,近期鐵礦石市場面臨的不確定性因素較多,市場價格波動較大,請各會員單位切實加強投資者教育和風險防范工作,提醒客戶理性參與、合規交易。

此后,大商所多次對鐵礦石期貨合約交易限額進行調整。非期貨公司會員或者客戶在鐵礦石期貨合約上單日開倉量從不得超過30000手逐漸下調至不得超過2000手(2020年12月22日交易時起)。

同時,大商所還對鐵礦石交割倉庫出庫費的最高限價進行下調,自2021年6月15日起生效。市場專家表示,此舉措將有利於縮小交割基差,促進期現收斂,便利更多鋼鐵企業參與鐵礦石期貨交易和交割。

“市場對2020年來鐵礦石價格波動根源在於基本面因素及失衡的產業格局已有共識,新的貿易價格形成機制需要多方共同努力。”大商所近日發文稱,從市場分析看,基本面因素的變化是2020年鐵礦石價格變動的主要原因,同時也深受鐵礦石賣方集中和買方分散的產業格局影響,特別是在產業競爭格局中,買方尚未形成合力,議價能力弱。要改變現有市場格局和定價機制,需要期現行業相向而行,形成合力,完善市場平衡機制,通過期貨市場建立新的貿易價格形成機制。

此外,部分農產品2020年的表現也較為亮眼,不少品種屢創歷史新高,包括玉米、大豆等。以玉米為例,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12月28日,玉米期貨2101主力合約盤中最高觸及2647元/噸,創出年內新高,也創下歷史新高,從年初以1800元/噸開盤至今,累計上漲47%。

以黃金為代表的貴金屬品種也備受市場關注。2020年8月7日,COMEX黃金期貨價格盤中觸及年內最高價2089.2美元/盎司,目前在1880美元/盎司上下浮動。現貨黃金價格也於8月7日盤中觸及年內最高價2074.71美元/盎司,創下歷史新高。若以3月16日年內最低價1451.1美元/盎司計算,2020年現貨黃金價格最大單邊漲幅約為43%。

“2020年以來,受全球超級寬鬆貨幣政策影響,大宗商品市場出現2007年以來難得的先抑后揚的‘V’型走勢,老百姓熟悉的黃金、玉米、鐵礦石現貨和期貨價格均創新高。此外,玻璃、動力煤、熱軋卷板、尿素、焦煤、焦炭和大豆均創出新高。”王駿進一步指出,以美國、歐洲為代表的“直升機撒錢”式貨幣政策向全球市場注入流動性是根本原因。2020年全球肆虐仍未停歇的新冠疫情不定時地引起主要大宗商品供應中斷或停產,助推了大宗商品價格上漲。

王駿預計,2021年全球商品市場仍然會保持非常高的熱度,板塊輪動效應將持續下去,有色金屬、貴金屬、能源、農產品、化工和礦產品均有不錯的投資機會。同時,在大類資產配置方面,股票、債券、基金三大投資工具和大宗商品構成四類資產投資標的,全球資金在四類資產中的投資輪動將提升全球大類資產配置熱情。

4

延續:國際化趨勢愈發明顯

2020年,新品種的上市步伐加快。全年共上市12個新品種,包括液化石油氣、低硫燃料油、短纖、國際銅等。其中,低硫燃料油和國際銅是2020年上市的兩個國際化品種,也是國內第5個和第6個國際化期貨品種。

2020年6月22日,低硫燃料油期貨在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上市,採用“國際平台、淨價交易、保稅交割、人民幣計價”的模式,全面引入境外交易者參與。相比之下,國際銅期貨的創新力度更大。11月19日,國際銅期貨合約在上期能源挂牌上市,是中國期貨市場上首次以“雙合約”模式實現國際化的期貨品種。

此外,2020年12月22日,大商所正式引入境外交易者參與棕櫚油期貨。由此,棕櫚油期貨成為國內期貨市場第七個,也是已上市農產品期貨中的首個境內特定品種。棕櫚油期貨於2007年在大商所上市,是我國首個全進口商品期貨品種。經過10余年穩健運行發展,大商所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棕櫚油期貨市場,國際影響力日益提升。

期貨市場國際化步伐加快。2020年1月1日起,國內期貨公司外資股比限制取消﹔6月18日,中國証監會核准通過摩根大通期貨有限公司(下稱“摩根大通期貨”)變更股權的申請﹔7月21日,摩根大通期貨股權及相關變更全部完成。這意味著國內首家由外資全資控股的期貨公司正式誕生。

業內人士表示,外資期貨公司進入國內期貨市場帶來“鯰魚效應”是必然的,國內期貨公司需提高危機感和緊迫感,在明確自身優勢、立足本土的基礎上,認清自身的差距並及時補足,還需更加重視國際業務的發展。

對於外資期貨公司的入場,王駿認為,“外資系”期貨公司要立足於我國並形成一定的氣候還有待時日。“因為本土期貨公司是以70多家券商系期貨公司和30多家現貨系期貨公司佔主體,其中前20強期貨公司在七項財務指標上佔比高達75%-90%。我國期貨業迎來高質量發展,服務實體經濟能力進一步提升。當前,我國期貨公司還存在業務單一、同質化競爭、人才流動頻繁、小行業大市場、國際化程度低等短板,未來3-5年時間,我國期貨公司將加快創新業務發展和差異化發展,並逐步構建適應商品金融、場內場外、期貨現貨、境內境外需求的發展新模式”。

“境外機構踴躍參與我國境內期貨市場,參股、控股期貨公司,將提升期貨公司綜合實力和競爭力。雖然短期看不會影響期貨公司目前的競爭格局,但中長期來看,未來3-5年,期貨公司的結構將會出現改變。”王駿表示,“支持境內符合條件的期貨公司設立、收購、參股境外期貨類經營機構,對於期貨公司走出去將是利好。”

王駿表示,未來在國家配套政策支持下,期貨公司“走出去”將更加便捷直接,通過參股和收購能夠快速學習國外期貨公司的商業模式,同時有利於我國期貨市場更快地融入國際期貨及衍生品市場。“但期貨公司走出去需要注意,在不熟悉境外稅收、勞工、環保等政策的情況下,不能盲目地去參股和收購”。

5

未來:進入高質量發展新階段

王駿提到,我國期貨市場開放進入新時代,期貨行業要以全球化視野迎接高水平雙向開放,引入更多境外成熟機構投資者的同時,期貨公司要積極走出去,通過收購海外期貨公司、新設海外分支機構、成為海外主要期交所會員等方式來摸索中國特色期貨國際化道路,實現高水平雙向開放推動期貨行業的高質量發展,最終提升我國期貨市場和期貨公司跨境服務綜合能力。

“我國期貨市場和期貨業經歷了30年的發展,目前仍處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下期貨市場發展的初期。”王駿進一步表示,隨著我國期貨市場服務實體企業和金融機構能力不斷提升,廣大實體企業和金融機構將廣泛參與具有避險、資產配置、期現結合等功能的期貨衍生品市場,並有效規避類似2020年突發重大公共衛生事件對全球經濟的沖擊。

那麼,未來期貨業將有哪些發展方向?

王駿認為,2021年我國期貨市場將進入100個品種的新時代,2020年我國還新設立一家期貨公司,這是我國期貨監管政策的一個變化,彰顯我國期貨行業“有進有退”的良性循環機制,讓經營實力好、合規能力強的集團新設期貨公司,讓經營能力弱、合規管理差的期貨公司退出。我國期貨公司正在經歷轉型發展的重要階段,未來期貨行業將向著通過IPO進一步做大做強、更多外資獨資公司獲批、現貨系公司新設和券商系公司繼續主導行業這幾個方向發展。

“2020年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大事就是廣州期貨交易所正式籌備。”王駿指出,中國証監會10月9日宣布,經國務院批准,中國証監會決定成立廣州期貨交易所籌備組,開始廣州期貨交易所的籌建工作,這標志著廣州期貨交易所的創建工作進入實質階段。

王駿強調,中央在華南地區和粵港澳大灣區正式批准設立我國第五家期貨交易所,不僅將進一步完善我國資本市場體系的建設,也將助力粵港澳大灣區擴大金融商品和大宗商品的影響力,極大提升粵港澳大灣區大宗商品戰略安全和聚集一批銀行、証券、基金、期貨公司等金融機構及總部企業,進一步增強粵港澳大灣區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

此外,王駿認為,未來3-5年我國期貨行業人才的培養和能力提升也是非常重要的工程。隨著期貨期權品種越來越多、涉及產業鏈越來越廣、服務機構客戶類型多元化,期貨經營機構需要與時俱進不斷創新,努力嘗試未來的市場潛在增長點和交易點。“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我們的人才儲備、培訓,都要先行。這些建設需要金融機構走在前面,包括對於行業、產業布局了解和服務業的分析,特別是人才的選拔、培訓、提升。

(責編:張文婷、孟哲)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