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金融

從塑料花到機器人,從傳統外貿到智能倉庫與展示平台——

海外倉見証中歐跨境電商蓬勃發展

本報駐德國記者  李  強
2020年08月30日07:38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小字號

MBB智能倉內,工人正在將揀好的貨物打包貼單。
  本報記者 李 強攝

工人正在掃碼分選貨物。
  本報記者 李 強攝

清晨6時,在德國與波蘭邊境小城斯武比採,MBB物流公司創始人高鬆經營的海外倉內已經熙熙攘攘。這裡的貨物主要通過亞馬遜、億貝等電商平台銷售,約70%的包裹發往德國,波蘭、英國和法國也是重要市場。“歐洲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先是口罩等防疫物資,然后是各種居家用品,訂單嗖嗖往上漲。”高鬆回憶說。

新冠肺炎疫情給全球實體零售業帶來沖擊,消費者部分線下生活和消費需求轉移至線上,跨境電商業務逆勢增長。“中國賣家對海外環境與消費者需求變化的快速響應能力不斷提高,能夠快速識別全球消費趨勢走向並靈活調整選品策略,盡顯柔性供應鏈優勢。”亞馬遜8月發布的有關2020中國出口跨境電商趨勢的報告如是說。

  訂單暴增——

  高品質防疫物資和生活必需品最搶手

“一般7、8月是銷售淡季,每月也就20萬個包裹左右,但今年同期發貨量60多萬個,超過往年最火爆的聖誕銷售季。”高鬆說,由於時差關系,每天清晨到午后是他與中國國內客戶溝通的時間,最近他常常忙到午飯都來不及吃。

往年此時雇員都可以休假,但今年訂單暴增,需要加班才能完成。眼下最讓高鬆頭疼的是用工不足。“這幾個月一直在招人。”他說。

在德國北威州施韋爾姆市,浙江商人陳建軍的海外倉裡叉車穿梭,熱火朝天。他的自營品牌主打家居園林用品,是亞馬遜歐洲站排名第三十四位的賣家。

“疫情一來,人們去商場的機會少了,居家的時間多了,正好網購裝飾屋子。”陳建軍說,這段時間家居用品銷售額平均上漲50%,火爆到中國國內的供應一度跟不上,不得不限制網購流量。

德國聯邦貿易與投資署數字經濟專家約翰納斯·費舍爾對本報記者說,從4月開始,德國電商業務止跌回升。有關分析機構5月的報告顯示,與疫情前相比,德國電子商務業務整體增長36%。德國第二大電商平台歐圖統計,啞鈴、辦公椅、電動剪發器、桌面游戲等商品都創下了銷售紀錄。

“啞鈴幾乎脫銷。我的一位國內客戶,以往一年也就賣一個櫃(集裝箱),今年到現在已經賣出5個櫃。”高鬆說,“有的啞鈴甚至是從中國直接用卡車拉過來的,開了6000多公裡。”

除啞鈴外,瑜伽墊、球拍、自行車等銷量都大幅增長,電動理發器出貨量更增長10倍。正如亞馬遜報告所指出:疫情期間,中國賣家及時為全球消費者提供了高品質的防疫物資和生活必需品。

  快速交付——

  為客戶提供本地化服務和穩定供應鏈

費舍爾表示,從2013年到2019年,德國電商市場增長85%,2020年,德國電商市場規模預計將超過800億歐元。根據歐洲電子商務協會的數據,歐洲電商市場將在今年底達到7170億歐元。

中國賣家的角色愈發重要。根據全球知名互聯網調查機構發布的報告,2019年,37%的德國消費者從國外電商賣家購買商品,其中大部分賣家來自中國。電子商務研究機構市場脈動今年1月的數據顯示,目前亞馬遜前一萬名的賣家中,中國賣家佔到49%,比去年增加11個百分點,躋身榜首。

在費舍爾看來,快速交付是贏得客戶的關鍵。德國位於歐洲中心位置,在當地設立海外倉,為客戶提供本地化服務和穩定供應鏈,是決定性的競爭優勢。目前,阿裡巴巴已在德國建立兩個大型物流中心,其他中國公司也緊隨其后。

“從海外倉發貨,德國境內一般24小時內送達,歐盟范圍內一般不超過48小時。”高鬆說。

如今,MBB海外倉的面積超過5萬平方米,仿佛一個縮微版的義烏市場:針頭線腦、家居用品、電子產品、機械零件,一應俱全。十幾萬個庫存量單位中,商品總數超過500萬件——它們來自近300家中國電商伙伴,背后更聯系著數千家中國制造企業。陳建軍的倉庫也增長到6萬平方米,服務國內1000多家供貨商。

去年,MBB海外倉新建了機器人智能倉,波蘭人羅西克被任命為經理,這讓他頗為自豪:在整個德波邊境,他是少有的管理類似倉庫的經理。

“站在工位上,把貨物拿出來掃碼,再放到配送箱裡。這樣訂單就處理完了。”在羅西克的指導下,記者嘗試處理了一批訂單。倉儲機器人沿著規劃路線來回穿梭。從搬來的貨架上,記者取出12台手機,分別掃機盒和配送箱條形碼,12個配送單自動生成,全程耗時不到一分鐘。

智能倉的機器人驅動軟件、倉庫管理系統,全部由高鬆的國內團隊自主研發。“以前工人一天要在倉庫裡走15至20公裡,每小時揀170件左右。現在機器人可以做到一小時揀700件。”羅西克說。

  科學管理——

  中國出口跨境電商逐步轉向精耕細作

從傳統外貿到智能倉庫,高鬆親歷了行業的巨大轉型,但他始終記得上世紀90年代做塑料花貿易的經歷:“中國產的塑料花運到鹿特丹,再分銷到歐洲各地。當時分銷商推銷時隻會模糊地說花是從荷蘭運來的,以示品質優良,大家都知道荷蘭是鮮花大國。”如今,無論是在電商平台上還是在海外倉裡,“中國制造”早已司空見慣,這背后,是中國品牌價值的日益提升。

“中國出口跨境電商逐步轉向精耕細作,賣家更關注業務的長期發展,在產品開發、品牌注冊和構建、品牌保護等方面持續投入。”亞馬遜中國副總裁戴竫斐表示,2017至2019年間,亞馬遜上完成品牌注冊的中國賣家數量增長高達10倍。

MBB智能倉的建立也與品牌有關:穿梭其間的機器人,運送最多的是一加手機。這一成功躋身歐美中高端市場的中國品牌,近年來銷售量迅速增長,MBB海外倉必須提高周轉效率。

“每到新手機發售日,會有很多粉絲提前排隊等候。”高鬆說。在代理其他品牌物流服務的同時,高鬆也注冊了10多個日用品牌在網絡平台銷售。

“如今貼牌生產的利潤空間越來越小,中國電商必須建立自己的品牌,扎根本地市場。”陳建軍也有同感,在把自營品牌做到亞馬遜頂級賣家后,他也在思考如何拓展新的空間。

在施韋爾姆倉庫旁,一個嶄新的品牌展示中心正在裝修,陳建軍計劃在這裡向德國客戶展示樣品,為更多中國中小品牌進入德國乃至歐洲電商市場提供集報關清關、倉儲物流、市場推廣、渠道拓展等於一體的綜合服務。

“目前德國電商業務仍在持續增長,期待中國公司的創新發展能進一步刺激德國的電商業務,特別是創造新的平台和解決方案。”費舍爾說。

(本報柏林8月29日電)

《 人民日報 》( 2020年08月30日 03 版)

(責編:杜燕飛、羅知之)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