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金融

“角逐”千億免稅市場,牌照成百貨業“救命稻草”?

記者 王敏杰
2020年07月20日09:09 |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小字號

  繼王府井因免稅牌照迎來股價大漲后,又有零售企業宣布申請免稅牌照了。

  近日,武漢武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鄂武商A”)在發布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時指出,公司已向政府相關部門提出免稅品經營資質的申請,該項工作尚在推進過程中。受此消息影響,鄂武商A股價次日開盤一字漲停。

  鄂武商A相關人員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其此舉也是響應國家的相應號召,但申請能不能獲批還不清楚。

  事實上,不僅僅是鄂武商A,日前,百聯股份也在相應公告中稱,公司控股股東正在申請免稅品經營資質,但獲批存在不確定性。在7月2日至7月10日,百聯股份曾連續7個交易日漲停。

  受疫情影響,今年的百貨行業可謂慘淡。於是,在百貨業因免稅概念迎來二級市場股價大漲后,不乏有觀點認為,獲得免稅牌照后開展相關業務,或是百貨企業的“救命稻草”。

  對此,有資深零售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一切還為時過早。“企業獲得免稅品經營資質需要經過一定流程,這意味著已經申報的企業離拿下牌照還有一段距離。而且即便拿到牌照,相關業務的展開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

  牌照未至股價“先行”

  免稅牌照帶動的股價“騰飛”要從6月上旬的王府井說起。

  6月9日晚間,王府井發布公告稱,公司於當天收到控股股東北京首都旅游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轉發的《財政部關於王府井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免稅品經營資質問題的通知》,授予其免稅品經營資質,允許公司經營免稅品零售業務。

  盡管因股票自4月底起成交量持續急劇放大、股價連續大幅上漲被質疑涉嫌內幕交易,但在6月10日,王府井依然迎來了又一個漲停,當天市值大增超21億元。

  當時,有多名零售行業內部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在獲得免稅牌照上,王府井不會是個案,廣百股份、百聯股份、鄂武商A等百貨企業也有可能獲批。

  今年3月,經國務院同意,國家發展改革委、中央宣傳部、教育部等23個部門聯合印發《關於促進消費擴容提質加快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的實施意見》,其中即提出完善市內免稅店政策,建設一批中國特色市內免稅店。

  “現在國家政策是要拉動消費,有一部分是想辦法將中高端消費留在國內。按3月政策分析,可能會按試點情況放開北上廣深以及武漢等城市的免稅店經營資質。”對此,商業觀察家創始人顏菊陽曾這樣告訴記者。

  此后,多個百貨股經歷了一波股價的連續上漲。以百聯股份為例,6月11日,其發布公告指出,股票於6月9日至11日連續3個交易日內收盤價格漲幅偏離值累計超過20%,根據《上海証券交易所交易規則》的有關規定,屬於股票交易異常波動情形。不過,當時百聯股份稱,其尚未發現涉及本公司的需要澄清或者回應的媒體報道或市場傳聞,公司也不涉及熱點概念。

  7月6日的股票異常波動公告中,百聯股份終於對外披露,控股股東百聯集團已向政府相關部門提出免稅品經營資質的申請,該項工作尚在推進過程中。

  《國際金融報》記者注意到,從6月9日至7月6日,百聯股份的股價已經累計上漲了117%,市值增加了近200億元。

  股價同樣實現上漲的還有杭州解百、鄂武商A等。不過,杭州解百在7月9日的公告中稱,公司未取得免稅品經營資質且近期暫無相關方面的規劃。“目前公司的主營業務仍為有稅商品的零售業務,公司生產經營情況未發生變化。”

  對於相關上市企業的股價波動,聯商網高級顧問團成員王國平向記者指出,主要是資本看到了未來的想象空間。“如果有百貨企業的免稅能夠跑出來,中免估值會被打掉。假設中免被打掉30%估值,就能夠騰出1000億元的空間給其它免稅店。國內百貨市值低,想象空間彈性大,就引發部分資金入場博弈。”

  目前,在一眾百貨企業中,王府井是業務推進最快的。7月8日下午,王府井對外宣布擬投資設立全資子公司北京王府井免稅品經營有限責任公司,注冊資本為5億元,用於開展免稅品經營等業務。

  從6月9日的開盤至7月8日收盤,王府井的股價已經從25.20元漲至74.12元,市值增加了380億元。就在7月13日,王府井發布公告稱,公司股東京國瑞基金擬減持部分公司股份。本次減持計劃通過集中競價方式進行,減持數量不超過15525006股,不超過公司總股本的2%。

  “市場對於牌照的價值有分歧,王府井股東開始減持。”對此,一位不願具名的資本行業觀察人士這樣表示。

  免稅業務拯救百貨?

  7月以來,免稅概念一度格外“火熱”。就在本月初,海南離島免稅購物政策迎來“史上最大”調整。財政部、海關總署、稅務總局發布的《關於海南離島旅客免稅購物政策的公告》中明確,具有免稅品經銷資格的經營主體均可平等參與海南離島免稅經營。此外,免稅購物額度從每年每人3萬元提高至10萬元。

  在此背景下,不僅僅是百貨企業,包括凱撒旅業、眾信旅游等與免稅相關的股票也紛紛迎來“漲價”。7月15日晚間,嶺南控股在發布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的時候表示,控股股東嶺南集團正在推進申請免稅品經營資質的相關工作,並已向廣州市政府相關部門正式提交關於支持其申請免稅業務經營牌照的請示。7月16日,嶺南控股開盤即漲停。

  據了解,在王府井之前,國內擁有免稅牌照的企業隻有7家。分別為中免、日上免稅行、海免、珠免、深免、中出服、中僑。而免稅市場的規模有多大?《中國基金報》援引中信建投証券研究指出,2019年末,國內免稅規模約超500億元,預計到2025年,國內免稅總空間有望突破1600億元,長期望突破2000億元。

  今年來,因為疫情的影響,原本就在轉型復蘇中的百貨業再度陷入低迷狀態。日前,人人樂發布了2020年半年度業績預告,指出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5億元至-1.2億元。其表示,業績出現虧損的主要原因包括百貨和購物中心以及配套招商租賃業務受新冠疫情影響,客流大幅下降、大量減租降租、撤櫃空場等情況嚴重,導致收入下降以及門店商品銷售及綜合毛利不達預期。

  在顏菊陽看來,百貨業當前的客流情況的確不太好,經營上需要能提振客流的新業務,而免稅店有增收增利的潛力。“免稅店主要還是奢侈品消費和中高端煙酒、美妝等高客單值商品,毛利較為可觀。同時,免稅業務和百貨業舊有的供應鏈可以重合資源利用。理論上來說,百貨商場有做好免稅店的供應鏈優勢、商品優勢、場景優勢等”。

  從資本市場來看,憑借免稅概念,王府井、杭州解百、百聯股份等百貨類上市公司已經“享受”了一波股價的上漲。那麼,從業務經營層面來看,免稅牌照能成為百貨零售業的“救命稻草”嗎?

  對此,王國平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在免稅店的三個類別中,市區店確實是個空白。但消費者到免稅店,基本都是沖著奢侈大品牌而去,百貨企業要殺入奢侈免稅市場,非常考驗招商能力。“如果百貨的免稅業務最終隻能做一些知名度不高的品牌,也不會產生太大的波瀾”。

  他表示,在北京、上海這樣的一線城市,百貨企業拓展市內免稅店成功的概率相對大些,但目前來看,在百貨企業拓展免稅業務上,奢侈品牌們均未有表態,僅是商場一端熱。“到現在也沒看到香奈兒、古馳等品牌方出來說兩句,估計也在觀望。”

(責編:李彤、王宇鵬)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