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財經:金融合理讓利,1.5萬億元“紅包”怎麼發? 

吳秋余

2020年07月02日12:24  來源:人民日報中央廚房-麻辣財經工作室
 

 

mlcj

 

7月1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著眼增強金融服務中小微企業能力,允許地方政府專項債合理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金。具備可持續市場化經營能力的中小銀行,將優先獲得補充資本金支持。

幫助中小銀行補充資本金,目的就是讓銀行為中小微企業提供更多金融支持。在當下全球疫情蔓延的特殊時期,企業面臨的經營壓力增大。做好“六穩”“六保”工作,特別是保中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生存發展,必須加大金融支持力度。

穩企業保就業、穩住經濟基本盤,金融該怎樣發力?

“金融機構與貸款企業共生共榮,鼓勵銀行合理讓利。”今年全國兩會上,《政府工作報告》裡的這句話格外引人關注,企業紛紛期待“合理讓利”早點落地,社會各界也在紛紛猜測這個讓利“紅包”到底有多大。

這不,兩會閉幕沒多久,政策就開始落地了。6月17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引導金融機構進一步向企業合理讓利,推動金融系統全年向各類企業合理讓利1.5萬億元,進一步加大貨幣金融政策支持實體經濟力度,幫助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度過難關。

合理讓利1.5萬億元,這個“紅包”著實不小。要知道,最近5年(2015年—2019年),我國銀行業淨利潤分別為1.59萬億元、1.65萬億元、1.75萬億元、1.83萬億元、1.99萬億元。

這意味著,合理讓利的規模,幾乎是2015年整個銀行業的全年淨利潤,相當於2019年整個銀行業利潤的3/4。這麼多利潤全讓給市場主體,可見中央支持實體經濟的決心。

那麼,金融業合理讓利,這個“紅包”怎麼發?金融活水能否順暢流入實體經濟?小微企業能夠享受到哪些政策紅利?麻辣財經採訪了有關部門和專家。

合理讓利1.5萬億元,主要通過三種途徑實現

很多人關心,引導金融機構合理讓利,都有哪些方式和手段?能否實現1.5萬億的預期目標?

在日前舉行的第十二屆陸家嘴論壇上,央行行長易綱給出了答案。易綱表示,今年以來,金融部門向企業讓利,主要包括三塊:一是通過降低利率讓利,二是直達貨幣政策工具推動讓利,三是銀行減少收費讓利,預計金融系統通過以上三方面今年全年向企業讓利1.5萬億元。

——降低利率,是合理讓利的主要途徑。

企業貸款,利率是最主要的成本因素,降低銀行貸款利率也成為這次合理讓利的主要途徑。國盛証券的測算顯示,在1.5萬億元中,降低利率讓利約9700億元,佔近2/3。

今年以來,央行一直採取各種措施引導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利率、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分別下行。以對企業貸款影響最顯著的LPR為例,今年4月,1年期和5年期以上LPR均創下改革以來單月最大降幅,分別較上一期下調20個和10個基點,LPR下行可帶動企業融資實際利率下行,推動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

銀保監會的數據顯示,今年以來,企業融資成本明顯下降,前5月,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6.03%,較2019年全年平均利率降0.67個百分點,一季度,制造業貸款平均利率4.32%,較年初降0.46個百分點。

——直達貨幣政策工具,中小微企業最受益。

讓利的“紅包”不僅要量大,還要發得精准,特別是對於受到疫情影響較大的中小微企業,要加大支持力度幫助它們渡過難關。據測算,在1.5萬億元的“紅包”中,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讓利約3200億元。

今年以來,央行創新貨幣政策工具,縮短貨幣政策的傳導鏈條,提高企業融資的“直達性”,包括推出3000億元抗疫專項再貸款和1.5萬億元普惠性再貸款再貼現等。

6月1日,央行再創設兩個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普惠小微企業貸款延期支持工具、普惠小微企業信用貸款支持計劃。其中,延期政策可覆蓋普惠小微企業貸款本金約7萬億元,央行則通過普惠小微企業貸款延期支持工具,提供400億元再貸款資金,鼓勵地方法人銀行對普惠小微企業貸款“應延盡延”。同時,央行通過信用貸款支持計劃,預計可帶動地方法人銀行新發放普惠小微企業信用貸款約1萬億元。

7月1日起,央行下調再貸款、再貼現利率。其中,支農再貸款、支小再貸款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再貸款、再貼現是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箱的重要組成部分,下調支農、支小再貸款利率及再貼現利率,有利於降低銀行從央行獲取資金的成本,進而帶動三農、小微企業等群體的融資成本下行,提升貨幣政策的精准度和有效性。”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說。

——銀行減少收費,為企業減負讓利。

企業辦理貸款和享受金融服務過程中,會有各種各樣收費項目,這些收費單項雖不多,但累加起來也是不小成本,減少這方面收費,是給企業減負的重要措施。據測算,減少收費讓利規模約為2100億元。

事實上,合理讓利已成為當前不少金融機構的主動選擇。今年以來,國家開發銀行在加大信貸投放同時,減免相關收費,讓利實體經濟,前5個月向企業讓利約41億元,讓利幅度同比增長63%。建設銀行則出台措施,對辦理抵押類貸款的小微企業,抵押物評估費、抵押財產保險費、房屋土地登記費由銀行代為承擔。中國銀聯對疫情防控重點地區實行取現減免、消費服務手續費優惠等措施,截至5月中旬,僅跨行取現一項已累計覆蓋逾600萬筆交易。

溫彬表示,今年以來,銀行業持續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合理讓利舉措已在按計劃和要求實施,下階段銀行還將加大讓利措施落地力度。

商業銀行是主力軍,大約承擔了讓利規模的80%

一年之內讓利1.5萬億元,對金融系統而言壓力不小,這其中,商業銀行首當其沖。

“這次讓利政策任務將集中在商業銀行,將對其盈利影響較大。”東方金誠金融業務部分析師郭妍芳表示,目前,商業銀行是我國服務實體經濟的主要力量,據推算,這次讓利任務約80%將集中在商業銀行,約為1.2萬億元。

也有人擔心,商業銀行讓利1.2萬億元,把利潤都讓沒了那銀行的日子咋過?

專家分析,商業銀行給實體經濟讓利的1.2萬億,最后並不會全部由商業銀行負擔。比如,目前監管層面已通過貨幣政策工具、定向降准、結構性存款管控等一系列政策,引導銀行降低計息負債成本。與此同時,商業銀行可通過降低存款執行利率、調整存款期限結構等措施降低存款成本,也將對緩釋業績壓力形成較大作用。此外,商業銀行由於業務增長全年預計還將帶來約1000億元淨利潤增幅。而隻有減少收費這項讓利,是直接減少商業銀行利潤的。

“中國金融業經過多年發展,體系完備、實力增強,有責任也有能力合理讓利,與實體經濟共克時艱。”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表示,在經濟發展面臨特殊困難的情況下,金融系統向實體經濟合理讓利,幫助實體經濟渡過難關,不但有助於穩定市場信心和預期,也有助於降低金融市場波動。

金融機構合理讓利,資金既不能空轉也不能跑偏,同時還要注重防范金融風險。金融助企紓困政策成效怎麼樣,關鍵要看企業的綜合融資成本是否下降,中小微企業的貸款難度是否真正降低。通過切實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助力企業生存發展,這個目標一定要達到。

專家表示,留住青山才能贏得未來,實體經濟恢復健康平穩態勢,市場主體和居民就業保持穩定,這從根本上有助於金融發展和風險防范,因此,金融系統向實體經濟合理讓利,既彰顯了金融系統的社會擔當,也符合金融機構自身的利益。

 

(責編:杜燕飛、王宇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