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金融

信托深化轉型:學好主動管理這門“專業課”

◎ 記者 吳林璞
2020年05月11日09:02 |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小字號

圖虫創意 圖

2020年宏觀經濟形勢預計難以迅速扭轉,而信托業監管預計更加嚴格,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壓力仍然較大。總體上,信托業將呈現“穩中求進”格局。

一年一度的信托公司年報披露大戲近日迎來收官。

整體來看,2019年信托公司交出的“成績單”可圈可點。主動管理規模成為“比拼”的一大看點,部分信托公司培育多年的創新業務在“量”上也實現階段性突破。

多位信托業內人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2020年信托面臨的業績收縮壓力增大。一方面疫情帶來較大沖擊,資產質量的變化后續還要看﹔另一方面,今年監管保持嚴格狀態,尤其是對於融資類信托業務有壓降趨勢。

不過,總體上,信托業將呈現“穩中求進”格局。在受托資產規模、盈利水平等方面預計不會出現大幅波動。

龍頭信托提振士氣

和2018年業績整體下滑相比,2019年各家信托公司交出的“成績”有所回暖。

用益金融研究院方面對記者透露,從其收集整理的66家信托公司年報數據來看,2019年24家信托公司營業收入下滑,2018年同期是35家﹔其中,手續費與佣金收入25家下滑,2018年同期是36家﹔投資收益29家下滑,2018年同期是41家,這主要受益於資本市場的有利行情﹔淨利潤28家出現下滑,2018年同期是43家。

在資深信托研究員袁吉偉看來,2019年信托公司業績的向好,一方面得益於股債行情可觀,固有資金投資收入增加﹔另一方面,2018年末信托公司的基建業務上升較快,2019年初房地產信托帶來的業績增長也較為可觀。

業績的增長並不代表沒有煩惱。去通道、控地產、風險項目增多,信托業的2019年似乎有點“焦慮”。而這也意味著,無論是從整個宏觀經濟大環境還是針對信托業的監管來看,主動抑或是被動,信托走出“舒適圈”都是遲早的事。

記者注意到,部分信托公司培育多年的創新業務盡管仍未可被稱為“支柱”,但在“量”上實現階段性突破。比如,平安信托2019年實現創新業務收入7.18億元,佔信托業務收入的19.3%,同比提升7個百分點。

從龍頭信托公司年報來看,主動管理規模成為“比拼”的一大看點。

2019年年報顯示,中信信托主動管理型信托資產規模為7258.6億元,同比增長31%。新增的1480個信托項目中,主動管理型有1343個。

另外,五礦信托2019年主動管理業務規模大幅上漲126%至6500億元,佔全部信托資產的比例從去年年初的47.81%大幅上升至73.45%。

對於主動管理,有信托業觀察人士季連(化名)對《國際金融報》記者分析,一方面,主動管理規模這一指標可以用來衡量信托公司的綜合實力﹔另一方面,這也是受托人責任的體現。本質上看,信托或者整個金融行業屬於風險管理行業,而如何利用主動管理能力有效地控制風險,為業績穩定增長做貢獻無疑是信托深化轉型過程中的一門“專業課”。

“小而美”有看點

龍頭信托公司的業績一定程度上提振了行業士氣。而隨著行業馬太效應的加劇,中小型信托的發展也備受關注。

其中,一部分“小而美”的信托公司因自身鮮明的業務特點和穩健的經營脫穎而出。

記者注意到,2019年杭州工商信托實現營業收入11.33億元,淨利潤6.38億元,資本利潤率為15.22%。截至2019年末,存續信托業務中主動管理型信托業務規模佔比為92.36%。其信托報酬率已連續數年保持在業內較好水平。

杭州工商信托相關部門負責人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公司在重視行業能力與金融能力相結合的同時,尤為注重提高主動管理和獲取資產以及提供優質金融信托服務的能力。其中,主動管理類信托業務比重的提升也相應帶動了信托報酬率的提升。

對於中小信托發展定位的理解,上述負責人對記者稱,從公司自身看,致力於成為市場中具有較強主動管理能力、擁有核心客戶、擁有核心競爭力的“專而美”的信托機構。

袁吉偉認為,專注化、專業化是中小信托發展過程中的關鍵詞。

“信托公司可開展的業務領域較為廣泛,中小信托可以結合自身資源,優選若干具有發展前景的領域深耕細作,在行業發展規律認知、風險把控、交易模式設計等方面形成較強專業優勢,持續提升主動管理能力。”袁吉偉指出。

此外,很多中小信托公司都有地方政府背景,具有服務地方基礎設施建設的責任。在現有信托公司僅具有為地方融資平台提供簡單債權融資的基礎上,中小信托公司需要培育PPP項目投融資方案設計能力、基礎設施資產証券化能力、基礎產業基金運作能力,形成顯著的競爭力。

上述杭州工商信托相關部門負責人告訴記者,公司將繼續堅持“投資化、中長期化、基金化、產品化”的業務戰略,深化業務模式,嚴控風險,穩中求進。

另有分析認為,新技術、新模式不斷涌現的當下,如果中小信托公司能夠善於運用新技術、新模式,則可以縮短成長曲線。信托制度應用空間廣泛,可以結合社會需求創新信托制度應用。

“穩中求進”為要

某華北地區信托公司業內人士林卓(化名)告訴記者,2019年行業不容易,雖然公司業績還不錯,但也在為可能面臨更大壓力的情況做准備。可以說,無論對外部環境還是公司自身都得有清醒認識。

“今年受疫情影響,還不太好說相關業務發展的走向,穩中求進為主。”林卓坦言。

“2019年信托普遍在防風險方面下了較大的力氣。”季連告訴記者,事實上,在剛兌尚未完全打破的情況下,如果“踩雷”項目過多,會對公司聲譽和業績造成嚴重影響。不能忽視風險對業績帶來的不確定影響。一般來說,一家信托公司如果風險還可以,業務也比較平穩,業績表現基本上還是會不錯的。

那麼,結合疫情下的宏觀環境和相關監管政策,信托業2020年的業績支點是否清晰?

對此,一位不願具名的信托從業人士對記者坦言,2020年信托面臨的業績收縮壓力增大。一方面疫情帶來較大沖擊,資產質量的變化后續還要看﹔另一方面,今年監管保持嚴格狀態,尤其是對於融資類信托業務有壓降趨勢,而這是信托公司核心業務和主要盈利來源。

“今年暫時未有看到行業趨勢性的業務增長點,可能會繼續在家族信托、消費金融、資產証券化、証券投資信托方面尋求突破。”該人士進一步指出。

用益信托研究員帥國讓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2020年宏觀經濟形勢預計難以迅速扭轉,而信托業監管預計更加嚴格,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壓力仍然較大。總體上,信托業將呈現“穩中求進”格局。在受托資產規模、盈利水平等方面預計不會出現大幅波動。

此外,帥國讓認為,在復雜的外部環境下,信托公司也將加快新業務的布局和探索,包括供應鏈金融、資本市場業務、普惠金融、慈善信托、服務信托等,都可能成為信托公司未來發力的方向。

(責編:史雅喬、庄紅韜)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