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監管進行時”系列之一

50余張百萬元罰單:哪些銀行被罰、重災區在哪?【附表】

李彤 杜燕飛

2020年04月23日00:16  來源:人民網-金融頻道
 

“在深圳確實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深圳銀保監局、人民銀行深圳中心支行這幾天採取了監管措施。”在4月22日舉行的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布會上,銀保監會首席風險官兼新聞發言人肖遠企表示,貸款要按照申請時的用途真實使用,銀行一定要監控資金流向,對違規把貸款流入到房地產市場的行為要堅決予以糾正。

圖為銀保監會首席風險官兼新聞發言人肖遠企回答記者提問。

(人民網記者李彤 攝)

據人民網金融頻道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4月20日,銀保監系統今年已對銀行業機構共開出約580張罰單(統計以公布時間為准),日均5.2張。其中,罰款金額在100萬元以上的罰單有50余張。

從處罰原因看,銀行貸款違規“涉房”、內控不嚴等是“重災區”。政策性銀行、國有大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商行和農商行在處罰名單中。

銀行貸款違規“涉房”成“重災區”

在“房住不炒”“金融支持實體經濟”屢被強調與呼吁的當下,銀行機構依然頻現為房地產融資提供違規信貸、信貸資金變相流入“房市”等問題。

今年以來,銀保監會開出超過百萬元的罰單中,違規事項不少與土地、“房市”有關。處罰對象既有股份制商業銀行,也有城商行、農商行等機構。

記者梳理發現,相關違法違規涉及“個人貸款資金違規進入房地產市場”“貸款資金變相支付土地出讓金”“房地產開發貸款發放不審慎”“個人經營性貸款被挪用於購房”等。被處罰機構涉及北京農商銀行、招商銀行杭州分行、蘇州銀行、浙江青田農村商業銀行、天津武清村鎮銀行、鹿城農商銀行等。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金融與証券研究所聯席所長趙錫軍對人民網金融頻道表示,疫情期間,大部分貼息貸款是用於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這些政策舉措有著明確的導向。如果這部分資金違規流入土地、房產市場,或將推漲地產價格,涉嫌亂用國家政策。“建議對此前出台的信貸政策進一步梳理和細化,對違法違規現象加大處罰力度。”

有業內人士認為,信貸資金流向始終是監管關注重點。監管導向一直是十分明確的,嚴格執行授信集中度等監管規則,嚴防信貸資金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處罰不是最終目的,而是警示其他金融機構,銀行資金違規‘輸血’樓市仍將是監管重點領域。”

內控不嚴成監管“排雷”點

銀行機構自身風控能力,監管也用罰單打出了“成績單”。

記者梳理發現,在50余張百萬元罰單中,銀行機構內控不嚴主要集中在“貸款‘三查’不到位”“內部控制失效”“公司治理失效”“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等方面。

例如,中國進出口銀行陝西省分行“貸款審查嚴重不盡職,致使信貸資金被套取”﹔深圳農村商業銀行“重大關聯交易未按照監管要求進行審批﹔流動資金貸款審查嚴重不盡職”﹔渤海銀行福州分行“授信不盡職導致產生大額不良”﹔余杭農村商業銀行“董事會風險管理委員會未發揮穩健決策作用,公司治理失效”。

值得注意的是,對於銀行機構的違法違規行為,根據問責制度,監管部門還會對銀行機構高管、負責人、員工給予紀律處分、警告、罰款等不同處罰。

據媒體報道,2020年一季度共有355名相關人員受到行政處罰,其中316人被警告,11人被取消高管任職資格,更有28人被處以終身禁止從事銀行業工作的“頂格”處罰。

這些罰單與問責,也顯示了監管層視野對此的高度關注與治理決心。此前,銀保監會曾公開表示,當前受疫情影響和經濟下行壓力,一些銀行內控不完善,公司治理不到位,面臨一些風險和挑戰。“銀保監會作為金融管理部門,必須履行好監管責任,既然干了監管,就不能怕得罪人,不能當‘稻草人’。要敢於監管、善於監管,糾正各種違法違規行為。”(實習生歐陽易佳 劉卿對此文亦有貢獻)

附:銀保監系統發布的行政處罰金額超百萬元的銀行機構名單

圖為銀保監會網站公布的2020年1月1日至4月20日,處罰金額在100萬元以上的銀行機構。(杜燕飛、歐陽易佳、劉卿整理)

(責編:杜燕飛、李彤)